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糖果】再見 再見

◉ 糖鸡有。
◉ 勿代三。
  
  
  
  
缓缓撑开眼皮,虽然没什么照明不过就一旁的室内拖能确认这儿是自家玄关。
   
自己这是累到一进门就直躺了?这得了,母亲大人有言,这会着凉的。
  
晃了晃脑袋,扶着墙起身。站直了腿没忘瞥向四周,没落下玄关边的病例单。
  
这果然不是场梦。
  
    
 
  
租屋处的侧边刚好面对着闹区,不需要太过的灯光也能靠着外头的亮度来看明,那么田柾国也就省了那走至开关处的几步步伐。
 
靠着沙发椅背坐在地板上,上头铺了点地毯,不是太冷的。滑过手机上头联络人的介面,家人的名字、上司的联络资讯、客户的谈话纪录...突然全成了密密麻麻的陌生文字,只剩下忘了解除常用联络人设定的那串名字,啊,连名字也忘了改,还是老样子——
  
——闵天才PD
  
大概,是疯了。
   
  
 
  
“喂?”
  
“是我。”
 
“...”那头顿了顿,不过很快便有回音:“怎么了?”语气很是冷淡,似是最后那一次那般样子。
 
“我想见你。”
  
“有什么事用说的,最近没办法,有点忙。”
 
嗯,意料之中。他总是拿忙当借口。
  
“闵玧其,”说着,他咽了口口水,“我快死了。”
 
“嗯,很好笑的笑话。”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些微的能听清楚,油性笔在有些粗糙的纸上来回动作,大概是被蹂躏过多次,还有,“玧其哥你在跟谁讲电话啊?”朴智旻以及擦着他那刚冲洗好的湿发的声音。
 
“我没必要开这种玩笑吧?”反正你也不会心疼。
  
  
 
切了通话,田柾国吸了口长气然后再全数吐出。
 
  
他以为人在最接近死亡前会很恐惧、惊慌再加个失措,这是他所想象的。不过他也没料到,在街口因为一抹鼻血昏过去然后再以白净作为背景的医院被告知活不久的当下,他的心情会如此平静。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
  
大概是,看开了,活腻了。
  
 
不过是现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接受大概是另一种解脱。
  
  
 
到了约定的地点掏了口袋才发现自己只带上钱包忘了手机,不过自己是提前到的,况且那人也不会想打给自己。
  
等闵玧其到达时已经是约定时间的一个小时过后了,语气依旧,“手机没电了?打电话你没接。”即便是穿着高领毛衣还是能看到颈部周围的吻痕。田柾国微微笑着摇了头,“我忘记带出门。”           
   
闵玧其到柜台点杯美式咖啡,田柾国没说什么,端正坐在座位上看着玻璃窗外过往的人影,看上去俨然像个当时候的乖孩子。
 
因咖啡纸杯外缘碰撞到桌面发出的声响使他回过眸,对上的也是个纸杯,闵玧其递上的。“谢谢。”
 
嗯,...原味的热牛奶没加任何甜物。
 
 
“你不会是想来叫我帮你处理后事吧?我想你没这么傻。”他抿了口咖啡。大概是苦味,他向来只喝原味美式。
 
“——冷水澡。”
  
“什么?”
  
“你烦躁的时候总是会冲冷水澡,不只烦躁的时候,你心情好也会冲。真的很怕你哪天就感冒了。
  
“想不出歌词的时候你会突然听起古典钢琴乐,用价值几万的音响播,虽然钢琴声真的很纾解压力,但真的太大声了。
 
“有的时候你会用转笔代替听音乐,无意识的把笔都砸断水了还会气得骂‘这什么破笔’。
  
“其实你在电话里头话还比较多,不会有多少甜言蜜语但是比起出门,真的多太多了。约出来时有的时候会想着真无趣。
 
“你其实很会做饭,我总说难吃是骗你的。你哪天不做音乐了,大概能去开家餐厅。”
  
全程闵玧其都没打断田柾国的自言自语,等对方停了嘴他才开口接话:“我说过我很忙了吧,如果你约我出来是为了这些话那就免了吧,别再说了。”
  
果不其然。田柾国倒是笑了,不是太大的笑容,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我只是告诉你,一些地方你自己注意,别让智旻哥担心,别对智旻哥发脾气,对他好。”见对方没回应,他又说:“我没要你帮我处理后事的意思,找你出来就为了这几句话。占用到你时间对不起,你回头忙吧,我先走了,热饮的钱我放这。”
  
  
 
在见他之前的确没打谱,不过倒也不是没想象过对方的反应。到场第一句问候: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说自己快死了?生病了吗?
  
当然这想法太夸张,毫无可信度。
  
迟到倒也不能抱怨些什么,不过他真没想过是在‘办事’。
 
一步一步走在街道上。其实这儿他并不熟悉,虽然距离闵玧其的工作室很近,不过是他两年前新搬的工作室。田柾国不太记得回家的路,因为刚才是搭计程车来的,不过他走得从容。
   
 
回到家已是傍晚了,忘了请假,手机通知里无非是一通通来自上司的来电还有两通自闵玧其打来的,然后是自公司传来的简讯一则:你明天别来了。
  
无力地坐在床尾处,播了通电话,开了免持,无心等待另一头接通,直躺倒在床铺上头。
  
“您好?”
 
“妈妈,是我。”
  
“小国啊,怎么突然打电话回来?”电话那头的女人听见是出门在外的儿子打电话回来便笑开怀,“什么时候回来?妈妈煮一顿丰盛的!”
  
“妈妈...”
  
“嗯?怎么啦?”
  
“妈妈,我生病了...”
 
“感冒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啊,你这小子,难道还要老妈我照顾吗?”是在责骂,不过语气听来是宠溺,是溺爱。
  
“...嗯,有啦,只是突然想撒娇而已。我不是小孩子了嘛,会自己照顾自己呢。”
 
“对了,你哥哥他退伍回家啰,就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回来!”电话那头还传来一声一声的炒菜声,“要和哥哥讲话吗?他现在在做饭,很难得对吧?突然说要当个孝子什么的。”
  
田柾国见女人笑了也跟着笑了,“我也找个时间回去当孝子吧。”
  
“好好好,就等你回来。”
  
“妈妈,我爱你喔。”
 
“你这小子,”女人又笑了,“可不能这样就打发妈妈的喔,记得回来履行。”
 
“嗯,我知道。”
  
  
  
 
“诶,国儿!”
 
一声熟悉的称呼使他回过头,是金泰亨。“泰亨哥,”他也轻唤了对方的名字。
 
“真巧,在这里遇见。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了欸。”金泰亨还是和以往一样,那样子活泼有朝气。
 
“是啊,两年多了?”
 
“这么久啦?真亏你这小崽子都没变,要是变了我可能就认不出来了。”他笑着搭起他的肩,示意要他继续往前走。
  
其实田柾国也没要去哪里,只是徒劳地朝前漫步。“嗯,泰亨的话,不意外。我可能长胖个一两公斤,你就认不出来了。”
 
“呀,我可是你哥啊!”金泰亨笑着揉了对方的脑袋瓜儿,“不过我说,别说胖了,国儿你这是瘦了吧。”
 
“有吗?我量怎么还是一样?”他说着,挑起一边的眉。
 
“...你跟玧其哥还好吗?”话突然沉了,他的眉也有些皱了。
 
“就那样,没不好,也没好。”才不,差透了。
 
“我还是觉得很抱歉...”

“泰亨哥突然抱歉什么啊?”他倒是笑了,像是现在谈论的话题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一样,像个旁观者。
 
“毕竟我们什么话也没帮你说,明明当时在场...”或许是罪恶感太重了,他提开放在他肩上的手臂。
 
其实连自己被骗了多久都不晓得,只是对方不断地设计骗局,然后自己再傻得接受。
  
而他依旧只是笑着,还是那般好看,“那样也好啊,不是‘我们’分开,是‘我们’分开。”
   
  
至少他放开的,只有我的手。
   
  
  
  
预设的铃声响了,连铃响都忘了调,还是那首自己生日时他亲自谱的曲子。
 
“喂?”
 
“柾国儿,是我。”
 
“智旻哥啊,怎么了?”
 
“抱歉,我没有你的电话号码只好拿玧其哥的手机...”
  
“没事,怎么了吗?”
 
“柾国儿...我能和你见一面吗?”
  
  
 
打开门,门框上架着的铃噹相互碰撞上发出叮当的声响。朴智旻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走过来的路上就看见了,田柾国加快了步伐走至位子上。
 
“对不起,智旻哥,路上有点塞所以有点迟了...”
 
“不要紧。”朴智旻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点?”
  
“不用了,我不渴,柾国儿渴的话哥请你吧!”
  
他摇摇头笑道:“我也不渴。”
  
 
 
“...柾国儿,其实我真的对你感到很抱歉...”说着,朴智旻垂下了头。
  
“嗯?什么抱歉?”
  
“...你和玧其哥的事...”听来都快哭了。
  
“啊?喔!哈哈哈哈,没事没事的!我不是那么在意啦!”田柾国笑着,没大没小地拍了拍朴智旻的头,“智旻哥呢?现在还好吧?玧其哥有没有欺负你?”
  
对方果断地摇了头,说:“没有,他对我很好。”
  
“那就好啦!要是他欺负哥的话要告诉我,我一定保护哥!”说着,他摆出拳头。
 
  
“对了,智旻哥,玧其哥现在在工作室吗?”
 
“唔嗯,在呀。”
 
“你能带我去一趟吗?我有些话想和哥说。”见对方顿了会儿,他连忙补述,举起右手:“没有要干嘛啦,我发誓!”
 
  
“玧其哥,”
 
“智旻呐,怎么——”
  
看,回过头果然是那副表情。
 
“哥。”
 
“嗯,怎么了?”闵玧其将头转回原位,继续忙着原先的事。
 
“哥,”田柾国伸出手。意料之中,对方没回过头查看,身后的朴智旻是一脸茫然。“哥,你能不能,和我握个手?”再看着眼前的人不耐烦地将身子转过来,
 
“你想干麻?”
 
他笑了笑将手放回腿边,“我知道我这样叫哥可能会不开心但是我想叫最后一次,”
  
“你说这话讲得像是要去死。”
  
“闵天才PD先生,”
  
“...”
  
“再见。”
   
  
  
你曾说过我俩互相道别时会是在双方都顶了白头,沾了老人纹,怎么又想过你放开我的手前,连句道别都没有?你不记得了,我还记着,那么也罢,再见。

评论
热度(10)
2017-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