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糖果】无题0906

❖ cp:闵玧其 x 田柾国
❖ 一发写完没仔细看错字和检查逻辑,当作一个草稿文吧,请多指教。
   
   
  
  
 
你可有想过自己在靠近死亡时的反应?闵玧其倒是满淡然的。
    
   
  
   
回到家时早过了晚饭时辰,闵玧其不太介意,只想著趕紧冲洗一洗好用剩餘的时间睡眠。家裡头养著的那只小狗总会在大门被打开时冲出牠的小窝来迎接,不过今天倒是没了动静,大概是睡了,他想。
   
一面扯著搭在颈上的领带一面伸手打开客厅的灯源。
  
“喔,你回来啦。”
  
  
闵玧其没什么反应。
  
即便是面前坐了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人,还有只本该出来迎接却蜷缩在他腿上的小狗。
  
  
“诶?这什么反应?”那人有些懊恼地皱紧眉,抱怨地道:“不是应该吃惊、吓呆、直喊妈吗?以往都是那般样子啊。”
  
而闵玧其无心地无视了对方,揉了揉太阳穴,“唉...已经累到出现幻觉了吗?”
  
“才不是幻觉!我可好好的坐在这!话说你这沙发真难坐,该换一个了。”他气愤地拍了下沙发椅垫,安稳睡的小狗被那一下吓得愣住。
  
“別,拜託。別用我的脸用那种语气讲话。”
  
“喔!你终于理我啦!”他有些兴奋地笑了,那副笑容有些违和地在闵玧其的脸上显现著。“你以为我想?照照镜子都觉得自己要变得厌世了。”说着,他换了副模样。
  
这会儿闵玧其倒是愣住了。
   
“?”那人见闵玧其傻住了便小跑步跑到他面前,然后用手在他眼前来回地挥了挥,“哈啰,闵玧其?还在吗?死了?”
    
“...国儿。”闵玧其一时间没办法反应,原先就皱著的眉又紧了点。没多想,放下西装外套便直走向臥室,再次无视了那人。
    
“欸!你怎样啊!”他再次气愤,这回还多了大声咆哮。
   
“你想怎样啊...shit,我要不是疯了。”话刚说出口他便反悔了,明明一心想著洗洗睡。
   
那人再次小跑步奔到他面前,“你有没有聽过如果见到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就是要死啦?”
   
“没有。”丟下一句回答便绕开对方往臥室走去。
    
“你不是一直头疼吗,你快死啦!”像是孩子般的玩笑话,闵玧其没有理会。“你就不好奇我是什么?不好奇什么时候死?”
    
“你再继续吵,我等会就死了。”
    
   
  
  
阳光没放过窗簾之间的缝隙,悄悄地渗进来,而闵玧其无法承受它那热情,皱著眉醒了。
   
“早安。”
   
为什么还在...
  
“你不问,我就自己自我介绍啰。”他晃了晃手臂,“你们怎么说的,死神?嗯对,我就是死神。”
  
“嗯,真棒。”闵玧其敷衍地回了句,打个哈欠拿起牙刷梳洗。
 
“...我觉得和你待在一起我也会变得厌世。”
 
一出浴室便看到那人在自家客厅来回走动,“你能不能別那个样子。”他想他大概是真的要死了,才会发了疯和他对话。
  
“你真的很奇怪?不满意自己的脸连別人的脸你都要管。”他瞇起眼,还在腰间上插了手。
  
“...你的脸?”
   
“对啊,怎样?”
     
“...没事。”闵玧其在吐司机里放了片吐司,坐上椅子滑起手机。
     
“你真不好奇什么时候死啊?没有想完成的遗愿吗?”
    
“现在就可以死了。”他起身替自己冲了杯咖啡,“遗愿大概已经完成了。”后头那句是以很轻的音量说的。
     
“既然你不想知道我也没义务告诉你,”他耸了耸肩,再次往闵玧其面上靠近了几分,“不过我能告诉你说我能实现你一个願望!当然那种不要死啊、一夜暴富啊之类的不可能——”
     
“那你让我现在就死了吧。”
    
“...”一句话使那人缓下情绪,“我还没遇过这么求死的人,你是第一个。”
    
“那很好,我当了你的新纪录,你现在就可以让我死了。”闵玧其放下手机,正色地看向他。
    
“——我没有权限控制人类的死亡时间。”
   
“那就算了。”语毕,他起身提了有些皱折的西装外套往玄关处走。
     
    
  
  
   
“欢迎回家啊~”那人依旧在,完全把这儿当成自己家,小狗也把那人当成自己主人,乖的很。闵玧其果断选择无视,止痛药的副作用大概是精神幻觉。“玧其哥,”
    
“...”
    
一声便使他回过头。
就连自己也没想过,这些年来从没放下过他。
    
“这封信里是这样叫你的。”他举起手,手裡的一张信纸有些泛黄,有些皱了。
   
“你在哪裡翻到的?拿来。”其实根本没有口头讲的必要,闵玧其两个跨步过去一把抢走。
    
“兇什么兇...要不是我找到你永远也不知道它的存在...”
     
“你不是说过你能实现我一个願望吗?”闵玧其照着摺痕折起信纸,缓缓开口。
    
“我现在不想帮你!”他回过头,向着闵玧其吐了舌头并扯了下眼皮。
   
    
  
“替我,演一场戏。”
     
“到我死為止。”
     
     
     
    --
    
    
“还没睡?”闵玧其打开客厅的电灯,沙发那处还耸著一颗头。
    
“玧其哥今天也工作到很晚呢,”田柾国放下手裡抱著的零食袋,回过头应声。
    
“嗯,假日累积了很多事没做。”他上前揉了揉对方的头,声音满是宠溺:“你先去睡吧,我冲个澡等等就去了。”
    
“喔,知道了。”
    
   
闵玧其坐上床,侧著身把睡在右半侧的人儿搂得有些力度。他将脸埋进对方颈部,有著股淡淡地肥皂香,那是他最喜欢的香味。
     
“玧其哥,”田柾国挣开他的手臂,转了身面朝他。“你亲亲我吧?”
    
“嗯。”他吻了他的额头,再吻了他的鼻尖,之后是嘴唇。不重不轻地,连温度都传递不过去。
     
     
    
闵玧其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很短,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却觉得已经走了半辈子。梦里有他,和他,和以往一样。两个人都会在被窝里对着闹钟铃响死命挣扎,最後总是闵玧其受不住那铃声。会在吃早饭前倒给他一杯牛奶,用他替他俩选的杯子,并告诉他不许一口气把冰牛奶倒进肚子里。在出门前相互给对方一个拥抱,在回到家时给对方一个笑容。在被心烦的事惹得睡不着时他会抚著他的背,平时总撒娇的他这时会突然多了点男友力。
   
梦里的他在笑,醒来时,他在哭。
  
   
  
   --
 
“闵玧其我们分手。”
  
“我忘记纪念日了吗?我记着不是这几天啊。”他扯著笑容,十分难看。
 
“我说我们分手。”呼出来的气使得面罩起了雾。
 
“...理由呢?”
  
“分手。”
  
“...我在问你理由呢?”他气了,气得有些失去理智。
  
“...”田柾国不再说话,视线有愈来愈模糊的趋势。“——闵玧其,你说过你什么都不怕的。”
   
“怕啊...我什么都不怕啊...”他慌得按下呼叫器,“就怕你离开我...”他哭了,哭得幾乎失去理智。
   
  
  
  
  
闵玧其头疼得很,连呼吸都感到困难痛苦。白毛小狗在床边来回地踏来踏去,不时抬头查看主人的状况。
  
“闵玧其,戏该结束了。”他站在他床边,即便小狗大眼蹭著他的腿,依旧冷眼地看著一切。
  
“再见,玧其哥。这次的梦不会结束了——”
   
  
   ——我陪你走了。
   
  
   
 
   
  
  玧其哥:
  
      下次,想和你一起走完。

评论
热度(9)
2017-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