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all果】少年老成 00-03

♦ cp:all果,雷者自避。
现背。
   
 

00
  
我做了一个梦,出现在我梦里的是年少的你。嘴角微微上扬着,是你在环绕舞台看着应援灯光听着应援喊叫声时会露出的笑容,我们之间隔了点距离但我没有朝你走近,你从漆了白颜料的长椅上起身,张口问了句:“哥在想什么呢?”
  
 
——我想,我在想你。
  
  
01
  
「或许是时间走得太匆忙,将我们落下。」  

   
已经入冬好一阵子了,田柾国还穿着秋季的薄外套,他先将手缩进外套口袋里头再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电话的另一头,像是想起什么他忽然将声音提高一度,
  
“泰亨哥生日快到了吧?找一天一起吃饭吧?还是去哥家吃嫂子煮...哈哈说笑的。”
  
“柾国儿你在外面吗?早冬天了,有没有多穿点?别感冒了,哥我可不会照顾你的哈哈哈哈。”
  
“嗯。”他笑了,“在走回家。哥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没接着闲话,田柾国在另一头还没回应前便掐断通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降到了呼气会呼出白烟的温度,他对着天空吐了口气。
  
  
  
防弹少年团宣布解散是在金硕珍对着媒体公布婚事后决定的,对象并不是演艺圈里的艺人,是位单纯的姑娘。几个团员早知道这件事,身为他的室友,闵玧其是第一个知晓的,他没有反驳也没有支持,一声都未吭。
   
这消息正好赶上团内忙内因着腰伤住院的热搜话题。
     
会议是在病房里开的,田柾国从头至尾没有表示多少只是勉强的笑着,即便处了十来年有还是读不出那上扬的嘴角是因着腰又开始隐隐作痛而故作镇定地微笑还是因着不想示弱,把倔强换成了笑意。
   
“——那可多好。”金硕珍在与团员们同着方时赫走出病房前听到了没头没尾的这句话。
    
   
在宣布解散后他们在首尔体育场举办了最后一场fan meeting。一首首歌,没有最着名的刀群舞,他们各个在舞台间徘徊走着想记清楚台下每一位挥着应援棒,哽咽哭喊着不要走的观众。田柾国就着舞台正前方,离粉丝距离最近的位置坐下,此刻没了乐队的伴奏,像位平凡的少年自在地哼着他的小调:“站到舞台的瞬间,我能感受到你们的呼喊声——
    
——请永远待在那里,因为这样,即便是死去了也不会后悔。”他终是落了泪,结尾的几个字他哽咽地放弃了所有唱腔,垂下头抹去眼泪,再一次抬眸时又见到了他明朗的笑容。
    
   
田柾国的行李是第一个搬出宿舍的,但是他却不是第一个离开的。那一天晚上他推开金硕珍和闵玧其的房门再轻手轻脚地凑进金硕珍的被窝里,金硕珍刚躺下没多久自然没熟睡,玩笑地点了点田柾国的额头,见对方没反应,他将视线提起正好对上还在用电脑的闵玧其,他皱着眉,眼角垂着带着慵懒,和以往一样。
    
“哥,”回了个鼻音使对方知道自己醒着听着,
   
“哥的婚礼我们几个当伴郎吗?”他将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长长地睫毛轻巧地盖在眼上甚是好看。
   
“当然啦,还是柾国儿想当花童?哥也可以喔哈哈哈哈。”说着玩笑话但金硕珍却将手搭上对方的背,轻轻地搂着对方。
    
“哥啊,明明一个人对这个世界上的人事物不需要付出太多的爱的,一点给家人、一点给自己、一点给爱人。但是谢谢哥,分了一点给我。”他缓缓睁开双眼,金硕珍能从他清澈的眼眸里看见自己,“——谢谢你总是陪着我。”
    
金硕珍从来不是个容易说感性话的人,就连演唱会结尾的说词也没几次能吐出感性到使人感动得痛哭流涕的话语,他从来不担当那位角色,但他没想过此刻他也一句都说不出口。他揽过田柾国进自己怀里,就着这样子的姿势闭上眼,听着对方渐渐平稳的呼吸声他突然觉得有些鼻酸。
   
  
 
  
结束歌手事业后他们一部份的人离开了公司。金泰亨在演视圈迈了脚,朴智旻和郑号锡合资开了间舞室,金硕珍回去自家公司当个普通的上班族,金南俊经营了间小公司专门搞投资,闵玧其他依旧没离开音乐,留在公司里头作曲,当个称职的制作人。而田柾国并没有如每一回专访时所答的,和闵玧其一同开间家俱店。方时赫曾和他单独谈过,
  
“柾国,你还年轻,还有发展的可能,我们可以考虑往个人出道的方向讨论。”
  
当时闵玧其也在场,他对方时赫的说法表示赞同也添了句自己能帮他作曲,当个他专属的制作人。田柾国摇摇头拒绝了,
  
“在解散之前我还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没想过不再唱歌之后的自己。...PD,我从没想过放弃唱歌,可是我想和哥哥们一起唱。我是防弹少年团的Jungkook,一辈子都是。”说着他也笑着,不同最初的腼腆笑容,他笑得和享受舞台时一般样子。
  
  
  
 
“呀,田柾国!”一声呼喊使他停下脚步回过头,他看到熟悉的身影从车中下来,大步的走向自己,“穿得这么少还叫哥照顾好自己?”
    
“哥怎么在这?”田柾国没有回应对方而是丢出一个问题给他。
   
“我今天放假刚去完超市要回家啊。”金硕珍将大衣脱下来给田柾国穿上,又将双手覆上他的脸颊,“脸都冷冰冰的...上车,哥送你回家。”说着也没等对方应允便提着对方的手臂往车走。
  
“刚刚去向日葵之家了?”
  
“嗯,他们挺喜欢听我唱歌的。”
  
“哈哈哈我看说不定是喜欢我们柾国的长相。”
  
田柾国在放下歌手这个职业之后并没有离开公司,他留下来替方时赫带一些新人并设了一个自己的电台,总在播送时间说些故事放放歌,和以往的直播放送有些相似。闲暇时刻他会去一间孤儿院做义工陪孩子们玩耍,里头没有他们的粉丝,他只是个普通人。
  
“哥呢,最近好吗?”
   
之前的习惯他们都默契地还存着,只是从以往的每天一通电话变成了一个星期一回,即便是打电话也不会多问对方的生活情况,就着几句问候。群组虽然还充着热闹生机,但总觉得少了点以往的感觉。
  
“挺好的啊,最一开始还蛮不习惯没有聚光灯的生活的哈哈哈,不过想想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吗之后就渐渐习惯了。”金硕珍从照后镜里看向后座的田柾国,冲着他笑了笑,“对了,柾国啊,我儿子快出生了,让你做干爹好不好?”
  
“诶,不要,好老的感觉。”
  
他们一同笑了。
  
  
  
到田柾国住处时天已经暗下了,也不看时机的下起雪。金硕珍见对方要把外套脱下后下车便出声阻止,“哥再找时间来和你拿,穿着吧。”田柾国也没反驳,点了点头就拉开门把下车,关上车门前再探头说了句谢谢哥。
  
金硕珍回到自家,他进了屋赶紧打开暖气好去了一整身寒气。妻子昨天说要回娘家一趟,说是家里养了很久的小狗生了病看情况时间不多了想陪着牠,金硕珍想和她一同回去却被婉拒了,她说工作重要。他脱下毛衣,平整地披在沙发椅上头然后再一屁股的坐上沙发,当然没压到衣服。打开群组介面,上头显示着99+,大概是那群崽子又闲聊了好多句,或许全是些不重要的日常小事。
  
渐渐暖和起来了,眼皮有些沉有些困意。
  
  
倒又突然怀念起从前的日子。
  
  
处在回归时期总忙到半夜才一个个回宿舍,有时回到家时也没了洗好澡再睡的一丝挣扎,半个身子摊在沙发上便随时能睡过去。金硕珍知道田柾国的性子,回到家是懒了但早上起床后又会生自个儿的闷气,因为没洗澡,所以会摇摇他的手臂喊他先洗澡再回房里睡,如果金南俊早回来了他会让他去自己房间睡,怕那打呼声吵了他仅剩的睡眠时间。
 
其实田柾国被那么一叫早清醒过来,可他总放任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任性,藉着想睡一词和哥哥撒娇。现在还是觉得忙内挺可爱,但突然觉得怀念突然感慨,或许是因为从前的日子早过了。他阖上眼皮,突然想和他一样放任自己一回。
  
说舍不得,从来都是如此,只是他从没开口说过,其实他最想要的是他的一句挽留。
   
  
02
  
推开门,外头的风放肆地闯进敞开的大门以及未拉上拉链的外套里头,田柾国打了个哆嗦赶紧将外套繫上,再在外头套上金硕珍的大衣。他是打算亲自还回去给他大哥的,这只是先替他保暖而已。
  
田柾国有买车,但他总习惯步行到各处,再不行就搭地铁,朴智旻曾开玩笑地替他的那辆车抹把眼泪。到金硕珍家时得庆幸他在家还没出门,要不他这就是白跑一趟了,不过要真是白跑也该怪自己没事先打电话问问。
  
把大衣还回去后他又迈步往电台走去。他其实认为自己不太适合从事电台播送,要是回到2013年告诉自己现在的他正在当DJ,那脸上还写着青涩二字的少年肯定会用一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的表情回覆自己,不过实际做了之后他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不自在。或许该庆幸听众不在意他的随意,并喜欢他每次说的日常小故事,有时还会寄信到电台,全是些支持的话,也不知道是从防弹少年团追逐至现在的粉丝还是现在的听众,田柾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还是挺享受现在的生活的。
  
   
  
闵玧其是在电梯前遇见田柾国的。虽然大部分时间还待在同一间公司里头,但是相遇的几率实在低得吓人,理由是闵玧其总把自己关在工作室的这个习惯从未改过,田柾国笑说好几次差点冲动想进去看看哥是不是还活着。
   
“柾国啊,和哥去喝一杯?”闵玧其朝着田柾国笑了笑。
    
“哥知道我酒量不好的。”田柾国也笑了,靠着闵玧其的肩近了几分。
    
“哥都忘了你还是小孩子。”如愿的听到对方一句我才不是小孩子后他又笑了,搭上他的肩,“陪哥去吃羊肉串吧。”
    
    
说是让田柾国陪自己来吃肉串,闵玧其倒没怎么碰面前的食物只是一口接着一口地喝着啤酒,但他也发现小孩没以前会吃,都是小口小口地吃着,要是是在偶象时期这般样子大概才是符合形象的。他开口:“不喜欢吃啦?”而对方摇摇头,
  
“没有,只是我已经很久没健身的习惯了也没怎么吃这种食物,怕胖又怕胃不适应。”说着,田柾国伸手取了闵玧其手里的酒罐,吞了一口小声地喊了难喝之后又塞回他手中。
  
在田柾国身上确实少了点以往的健全肌肉。他在解散那次腰伤住院后沒隔多久后生了场病,明明只是感冒却折腾了他好一段时间,他知道身体要保持健康需要适当的运动但他还是在那一次放弃了随时随地健身的思维,现在最多就是早晨出门跑一会儿步。
    
“今天住哥家?”田柾国眯起眼睛,大大的兔子眼并不会因此成了狡猾的狐狸。
    
“做什么呢?有家不回的,想我了?”
    
“想哥了。”
    
——正好,我也想你了。
   
   
闵玧其家只有一张床,他自然的躺在右侧给田柾国留个空位。田柾国在洗完澡后也自然地躺上床,身上穿着的闵玧其的衣服倒合身了。闵玧其从背后搂住小孩,往对方的颈部凑近,“我们家沐浴乳明明不是牛奶味儿的,你身上怎么一股奶味?果然还是小孩子吧。”
  
田柾国稍微挣开对方的手臂,翻了身面对闵玧其,嗅了嗅自己手臂上头的味道,“哪有?”语落,他扑腾地挤进闵玧其怀里。“哥没打算交个女朋友吗?都三十好几了。”
   
听到闷闷地声音传进耳里,闵玧其觉得好笑,“现在都嫌哥老了?嗯?”他挠了挠田柾国的耳朵,“哥要交了女朋友我们柾国儿怎么办?”
   
“我也交个啊。”小孩猛地抬起头,险些和闵玧其的下颚相撞上。
  
“哎一古,我们柾国儿什么时候这么随便了?”闵玧其隔着被子搔对方的腰际。他知道小孩只是说玩性的,或许只有一瞬间或许只是错觉,他在田柾国的眼里看到一丝不舍。
   
他没再说话只将怀里的人搂紧了几分,在他髮间落下一吻,“睡吧。”
  
睡吧,我在。
  
  
  
“闵PD好。”
  
闻言,闵玧其拉回原先看着新谱苦恼的心思。他不认识,不是他太不在乎公司里的新人只是平常他不怎么会在练习室附近走动,这回只是恰好。眼前的男孩也不反感他的反应,自信地带上笑容再次开口自我介绍:“闵PD好,我是来自釜山的练习生申在熙!”
  
闵玧其放下平举在胸前的谱子,他已经放下萤幕前的习惯了,但还是挂上以往专属他的Suga微笑,“加油啊。”看着男孩连道几声后鞠躬离开,他已没心再多想曲子的事。
   
  
  
闵玧其曾笑过田柾国的单纯。
  
当防弹少年团生处低迷时期时,闵玧其没想过放弃,只想证明自己证明他们。而当他们伫立在巅峰时,他也从未想过放弃,他倦过、烦过可从没想过要和知名度上升速度成反比的快速没落,自然地压根没想过解散一事。
  
数不尽的日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平凡至不足为奇的一件事便能全数打散。这回换他笑自己的愚知。
  
 
田柾国并不是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闵玧其才是。那天天色暗的早,他还记得他低声地要小孩赶紧回住处,再晚一点就哥哥送他了,而小孩扯着笑脸说那我再待一会,等哥。他背对着田柾国阖上大门,自然没看见小孩眼里溢满着不舍。
  
“柾国啊,你会讨厌硕珍哥吗?”他俩的住处离得不远,闵玧其打算送他回家后再折返回住处。
  
“为什么讨厌?”小孩偏头看向发问者,“因为他总是讲大叔笑话吗?”
   
“因为他,防弹少年团解散了。”他在开头顿了一会,有那么一秒他想过这句话该不该说出来。
  
“那么哥讨厌硕珍哥吗?”
  
“...不,我不讨厌。”
  
“我也不讨厌。”田柾国将视线转正后朝下,看着自己向前踏的步伐,“和PD说我没想过解散其实是骗他的,我想过,只是没想得这么近。哥哥们有了各自的恋人再之后结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或许我再过不久也会这样。如果我回答,我讨厌硕珍哥,那也太自私了。”他再次抬起视线看向闵玧其,嘴角没了好看的弧度。
  
  
  
他缓了缓不自觉皱起的眉头,再次垂眼看向上头映着凌乱笔迹的手写乐谱。
   
  
  

田柾国坐在练习室的角落的椅子上摆弄手机,其实也没做什么就只是读过好久没看的群组好消耗等待的时间,他监督的练习生们正在休息。
  
才刚暗下的屏幕又突然亮起,是郑号锡发到群组里的讯息问一同吃饭的确定日期,而田柾国今天难得地回覆:泰亨哥最近还在拍戏吗?要是没时间哥我们就6个人自己去吃饭!
   
没隔多久金硕珍也出现在上头:哈哈哈就这样说定,金泰亨再见!
  
田柾国先是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愣一下再看着屏幕笑了起来,他没笑得太过,孩子们还自在地喝着水闲聊。他将身子蜷缩起,抱住双腿。
   
  
03
  
「有兴致喝酒,醉了睡,醒了继续作梦。」
   
  
  
“嗯,我找天就回去。”
  
田柾国蹲在货柜架前一面思考着给买哪一包饼干一面对着电话流利应答。
  
“哥有一个星期的假,你赶紧回来啊,不然就见不到哥哥啰。”另一头的田柾贤笑着说道。
   
“知道了,”他也笑了,拿起右手边印着小动物包装的零食放进购物车里,“这几天就回去,总得让我请个假吧,哥~”
  
结束久违的远途通话,心里还留着淡淡余韵。田柾国推着购物车向前走,买足了家里缺少了的用品外正打算走向出口处结帐。对向的谈话声无意地吸引上他的注意力,而意外地,那一方也注意上他,
   
或许是因为那双眼睛太耀眼了。
   
“柾国儿?”
  
“号锡哥。”田柾国弯起眼睛,朝着郑号锡笑了。
   
“这么巧,在这边遇见我们柾国儿~”郑号锡走近了点好去搭他的肩。
   
“这位是号锡哥的,女朋友?”田柾国看向刚刚还站在郑号锡身侧的女子,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
   
“啊哈哈...”郑号锡略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才轻声的说了对,田柾国没有孩子气地嘲笑反倒是用着金泰亨的傻语气和她打了声招呼:“您好啊,我是田柾国。或许我能叫你一声嫂子?”女子笑了,眼睛弯弯地挺好看。郑号锡更不好意思了,耳朵都红了,急忙开口:“柾国儿开车来的吗?不是的话,哥载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哥啦,我住附近而已,那边也不太方便停车。”田柾国摆了摆手拒绝了。
   
“那回到家打电话和我说一声喔。”郑号锡从以前就是这样子,小孩不多求的东西就不会过分给予,一切按着对方想法来。田柾国点点头答了声知道了。
   
“号锡啊,那是你亲故啊?”女子还望着田柾国离开的背影。
  
郑号锡笑着答,他不只嘴角,就连眼尾也映上极好看的弧度。
   
“不是喔,是我弟弟呢。”
   
  
不知道是什么开始下的雪,已经积一层薄薄得了。田柾国看见从对街小店出来的年轻妈妈将小孩子的衣领往上拉了点也笑着应小孩子的一句句:“妈妈你看!是雪!”田柾国也笑了。
   
是雪。
     
    
    
“哥,我到家啰。”刚关上门便掏出手机给那人报告平安。
     
“怎么那么晚才到?”
     
“路上遇到认识的阿姨多聊了几句,她还给我几颗她老家种的马铃薯喔。”说着,他提起手上的塑胶袋将其移至视线里,“真不知道怎么处理,我再把它种回土里好了。”
     
“哈哈要真不知道怎么处理给硕珍哥打电话吧,不然哥去帮你煮了!哎一古我们柾国儿要好好吃饭,是不是瘦啦,哥哥今天看到都心疼了。瘦在你身疼在我心啊!”
   
田柾国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半身倚着前方的矮玻璃桌,偏离了话题,“...号锡哥,仔细想想我们解散也过一年多近两年了。”像真要数出确切数字般他算起指头。
   
“...是呢。”郑号锡沉下音调,缓缓地问:“那我们柾国儿这两年有好好吃饭吗?”
  
“有啊。”
   
“我们柾国儿有努力工作吗?”
  
“当然啦。”
   
“我们柾国儿健康吧?”
  
“肯定健康啰。”
   
“柾国儿想哥吗?”
  
“想啊,很想...很想。”
   
    
   
田柾国常在半夜静悄悄地打开郑号锡和朴智旻房间的门,再小心地不发出声响在地板上找个位子窝着。朴智旻没怎么有早睡的习惯,总会拉小孩上单人床一同挤着,要是睡得早了隔天早上会因为没注意到而踩上蜷着身躯躺在地板上头的小孩。
   
起初郑号锡会轻拍小孩的脸颊,等他费力地睁开眼又花了一点时间缓缓劲后再轻声问他为什么不回自己房间睡,而回答他的不是田柾国的声音只是小孩没多大精神看来委屈巴巴的表情。
  
郑号锡习惯了在半夜起床看看田柾国有没有又跑来睡在他们地板上,偶尔没见到小孩他会想大概是跑去金硕珍那房蹭地毯了。他们房间是两张单人床,即便成员没多大身躯要两个人挤一张还是太小了,郑号锡不像朴智旻一样,他总溜下床,找个好位置搂着田柾国睡,他知道朴智旻没睡着,默许了对方悄悄地凑到另一头躺下。
   
不过他们离开的前一晚他没有再到他们房里作客。郑号锡知道他是去蹭金硕珍那房了。
   
  
他和往常一样挨着田柾国坐下,揉揉小孩因刚洗完头还有些湿意的头发,“好久没有像这样要分开好远了呢。”对方或许是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了,没给予回应,“哥哥一定会很想我们柾国儿吧,要是想到睡不着怎么办呢?”
   
小孩突然转过头,沖着郑号锡扯开嘴角,“那我就立刻冲到哥面前给哥看!”
     
    
  
  
那天天气算不上好,乌云密佈却没有下雨或者下雪的迹象。行人在街道上来来往往,步伐不算缓慢但看着看着却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挂在门把上头的铃铛响了,自然地往门口处回头。
     
“哥。”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几个人同坐在一块吃饭了,或许最近一次是解散前的道别宴?金硕珍来回扫了好几眼,故作不屑地瘪瘪嘴:“哪有主角迟到的道理?再等五分钟!金泰亨再不来我们就叫waiter上菜!”
     
“那不是来了吗?”田柾国笑笑,指着从门口大步走来的青年。那人还是一样好看,依旧带着那一身独有的气质。“我已经提早出门了!”
     
“哥你别唸。”朴智旻一声硬是阻止了金硕珍的下一个动作,“金泰亨开车速度是出了名的慢,下次你一定要搭搭看。柾国儿的车是可怜没人开它,金泰亨的车该可怜开得没用处。”
      
“智旻xi你这不懂?这叫安全。”金泰亨回应,拉开靠拢的椅子坐下。
          
“我管你开车怎样?服务生!”金硕珍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皱眉,抬起手臂喊声。
        
“诶,顺便叫几瓶酒吧。反正今天大家不都没工作?”
       
他们聊了很多,从生活小事到工作日常,从生活近况到感情状况,几个人总不时嘲笑对方,偶尔几句支持几句敷衍。郑号锡注意上了今天格外安静的田柾国,回头正打算问问小孩这是怎么了才注意到对方额头冒着冷汗。“柾国儿?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就胃有些痛,一会就好。”田柾国摇摇头回应道。
     
“不然哥哥先送你回家吧?”
       
“哥,我没事。”他再次摇头,“难得能看到哥哥们,毁了这兴致多没劲。”
   
    
     

    

   

评论(10)
热度(37)
2017-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