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旻国】因为你

♦ cp:朴智旻 x 田柾国
雷者自避。
  
我们最温柔的五哥哥,生日快乐。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出了机场大厅并招了部计程车,那时天空下起了点小雨。
     
“诶,小哥,这次你亲故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啊?”或许是因为我总和柾国儿黏在一块,连计程车大叔都十分有印象。
     
“大叔!我说过那是我弟弟的!”我笑了却又立刻收回笑眼。
     
“怎么啦,小哥,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喔。”
     
“大叔...我和我弟弟吵了一架...”
     
“啊?兄弟吵架很正常啊,尤其是你们这种年轻气盛的小子,哈哈哈!”大叔从后照镜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我,看了看脸色后收起笑意,“要不说说为了什么事吵架,我帮你想想怎么解决怎么道歉好?”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在离开机场前和柾国儿吵了一架,那时玻璃窗外已能听见些微雷鸣声。
   
其实算不上吵架,而是我单方面的冲着他发脾气。我说他幼稚,说他想法还停留在小孩子时期。我说他任性,说他自以为拥有全世界。我说他盲目,说他看不见近在眼前的事物。
  
我多少还顾忌着地点,说话音量没有太大声。我清楚看见他的所有表情,从我的开头到结尾,他皱着眉头淡淡地笑着。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在半夜接到号锡哥的电话,说柾国儿病倒了,那时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本该在天上闪耀的星星全被遮掩住了。
  
我急得不管身上穿着睡衣只搭一件大衣便出门了,甚至忘了我才刚向着小孩发性子。
  
到了医院我突然想起那回事,直立在门口不敢进去,还稍微屏起呼吸,像是游戏里只要一点吸气声便会被对方知晓一般样子。
  
后来我知道柾国儿醒来的第一句话是问智旻哥有没有去。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在我和号锡哥的舞室里遇到柾国儿,那时外头下着大雨,我的裤管都被溅湿了。
  
我在那次医院过后就没再见过他,其实应该说在机场告别之后就没再见过。他看来恢复得不错,生气勃勃地。
  
柾国儿冲着我笑道:“哥今天晚到啰,我要和号锡哥告状。”
  
或许我该笑着回应他,又或许我该继续对他发火,可我两者都没选。我蹲下身子,将脸埋向膝盖。十分突然地动作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包括了我的学生更别论柾国儿。
  
“哥怎么啦?肚子痛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啊?”他走近然后也蹲下身,没大没小地捧起我的脸,其实我从来都不那么在意,“哎一古,我们釜山男子汉朴智旻怎么哭啦?”
   
哪儿恢复得不错,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比回归时期还要来得消瘦。我知道柾国儿很早便没了健身的习惯,这可好了,没了肌肉又少肉。你说,我该从何笑着看他拍拍胸脯说自己没事?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难得回公司一趟其实为了只是和PD们打声招呼,却在转角处撞见柾国儿和玧其哥,我不清楚当时的气候状况,我想,大概也是下着雨把那一点暖阳遮掩起。
  
柾国儿眼眶红红的或许是刚哭过,他奶声奶气地说着他很累。玧其哥却没有出声安慰他,他晃了晃用三指夹着的啤酒罐,举到柾国儿眼前说了几句话我没听清楚,但是我还记得,柾国儿皱紧眉心,扯了扯嘴角想笑眼泪却不停使唤地落下。
  
那些豆丁大的泪珠,我想多少也打在我心头上。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离开公司时朝着天空意味不明地扯开嘴角,果然下着雨。
  
我时常想,时间原来过得那么快吗?好像我只是一眨眼柾国儿已经长这么大了,而我们几个人已经不再是那群年轻气盛还追求着花样年华的少年了。
  
我偶尔也会想,我在柾国儿的眼里还是位好哥哥吧?当粉丝或者节目MC问起,他的回答总一贯,我想即便他在心里想着智旻哥其实最讨厌了,我也不会做过多的反应。听着奇怪吧?没来由的,我也不清楚。
  
   
“大叔,其实我是个怪人吧?”
   
“在柾国儿还小的时候希望他能赶紧长大,坚强一点好去面对那些会令他感到疲倦的事。现在他长大了,成熟得像我想要的那般样子,我却希望他能回到还懵懂无知的年纪。
  
这是我一点个人的贪念哈哈。如果还在他小时候,他开心的时候我能搂着他的肩同他一起笑。他难过哭泣的时候我能递给他卫生纸再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他。”
  
“你这不只是舍不得你弟弟成长吗?我懂我懂,这就像父母不希望孩子长大一样。”
   
我笑着点点头,“或许就那么一样吧。父母会为了一点小事对不起孩子然后愧疚好一阵子。
  
...我一直对他感到很抱歉。以往做什么决定前讨论结束后第一个征求的肯定是他的意见,可那次我们离开却一个人也没有等待他的答覆。有些像是...我们把他落在后头了,还忘了停下脚步回头等等他。
   
——他很好的成长了,我应该开心的。”
   
住处到了,雨也停了。我和大叔道了谢下车后却没有立刻返家,我拖着行李箱步行在街上。叶子没能支撑好驻足在叶面上的水珠,它滑落下,滴在小水坑里发出轻巧地声响。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拨了通电话给联络人上头标着最亲爱的柾国儿。在他接起的那刻轻声地:
  
“柾国啊,你幸福吧?”
  
那时天已然放晴,电话那一头的他笑了。
  
我记得,那天天气挺好。
  
 
  

  

评论
热度(17)
2017-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