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世界那么大,遇见你需要多少运气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老成》 04-06

   
♦ cp:all果,雷者自避。现背。
  
   
04
  
「或许我能作个梦,梦中有你有我。」
   
   
     
雪停了,不知道下了多久,就连太阳高挂天上也没能将其融化。安稳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原本倚在桌缘现在可好了,措手不及地正面朝下。田柾国听到些微声响,烦躁地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看清楚掉在地上的东西才暗暗地骂了声操。
      
[硕珍哥的孩子出世啦!是个baby boy!我们找时间一起去医院祝贺如何?]从屏幕上能感受到郑号锡的愉悦语气。
    
田柾国看着手机萤幕笑了笑,手指在上头戳了几个字回覆:哥,恭喜啊。
     
   
几个人在病房里头吵吵闹闹的,几次被巡房的护理师喊声请求安静,金泰亨倒是听得右耳进左耳出,全将注意力放在小孩子身上,即便他刚吃饱已经昏昏欲睡没怎么理会他他依旧开心。
  
“泰亨从以前就很喜欢小孩子呢。”金南俊站在一旁笑着说,“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一直在这边吵嫂子也不好。泰亨啊,你不是等等有工作吗?”说罢金泰亨才惊呼了一声连忙站起。
   
   
医院大门缓缓向外敞开,冷风直直地灌进来,冷得金南俊抖了抖身体好保持热度。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联络人里的第一列,等待另一头接听了才开口,“柾国啊?不是说好一起来的吗,怎么迟到啦?哥哥们都要走了。”
    
“抱歉啊,哥...可以麻烦你过来我这一下吗?出来点状况...嘶......”
      
听那头小孩讲话方式有些断断续续,再加上最后那口吸气,金南俊几乎是用全力冲刺的跑到田柾国的所在位置,他想他在偶运会上的那次接力都没跑这么快过。在不远处能看见小孩倚着路灯捂着手臂,再仔细看点脚那儿有一大片擦伤。“这是怎么了?”
      
“啊哈哈...被人撞了呗。”
     
见田柾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金南俊心一急便开口骂:“都多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吗?车牌号呢记住了?受伤了为什么不叫救护车?要是哥没打给你是不是干脆不处理了?”
    
“...”田柾国缓缓张了口却没发出声又闭了回去,摇摇头才说道:“车速挺快的,没看见...哥你生气了?我会照顾自己,只是刚好哥打来所以先喊哥才没找救护的。”他冲着金南俊讨好似的扯了嘴角,“别生气啦哥~我现在就去医院把药给擦一擦,小伤!小事!”说着他扶着柱子就想站起来却又疼得坐回去,倒是忍住了差点从嘴里脱出的叹息声。“...哈哈,哥你扶我一把。”
      
      
     
在解散会议后的一天田柾国在金南俊眼下哭了。
     
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小孩哭丧着脸的表情,或许是因为时间走得快了,早把孩子两个字抛到远远的脑后。也是,他们都不再少年了。
     
金南俊向来不擅长安慰人,他的安慰方式就是给对方讲些人生大道理。这回他在脑内构想好的每一句话都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
      
“非要解散吗?”小孩哭闹着,用一个画面来形容大概是讨不到糖的孩子。“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时间了,非要解散吗?结婚了就不能再一起唱歌了吗?就一定...要离开吗...?”
      
“柾国啊,解散或许是新的开始不是...”
     
“不要说!”他抬手捂住耳朵,“我喜欢现在,我不想要改变不想要新的开始!”
    
——是啊,我也不想要新的开始。
    
“我不想要哥哥离开!”好不容易停下的泪水又在眼眶中打转。
   
——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哥!哥!你去求求PD好不好?说刚刚讨论的不算数,我们还是防弹少年团!”田柾国奋力地摇着金南俊的手臂,是在说服。“我们努力了这么多年,我不想要这么快就结束!不是说好到永远的吗?哥!”
   
金南俊却不语,而那人更急了,哭得更加胡闹。他只能把小孩抱在怀里,一声一声地说着:“柾国啊,对不起。”
    
  
那天晚上小孩原先的哭闹到后来愈发胡来,劝不动金南俊他便开始扯自己的头发、挠自己的手......最后是请医生注射镇定剂才缓下睡去。金南俊记得清楚,清晰地难以忘记。
   
隔天早上几个人再到病房时田柾国平静得像昨晚只是金南俊作了场梦,金泰亨还推了推他的肩问是不是哥没睡好?金南俊没有出声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在他们面前笑得开怀的孩子。
   
   
  
“柾国啊,对不起...”
     
“啊?怎么啦,哥?”
     
看着小孩手被打上石膏,心里有说不尽的歉意,“哥刚刚不该对你凶的,对不起。”
      
田柾国只是笑笑,文不对题的回应:“前阵子收到一个听众的提问,她问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合体一起演出,我回答她或许吧。哥呢,如果是由哥来回答,哥会怎么答覆?”
     
问题是他提出的,却没有给予金南俊回答的时间,“我想大概会停留在或许吧这三个字上。或许我们会在二十、三十周年的时候再次合体?或许会在阿米的生日周年上合体,或许或许总归是或许。都走那么久了,其实我很感激还有人记着我们,但是或许再过一些时间我们也会从阿米们的脑里褪去。”他晃了晃脑袋,把盖在眼皮上的浏海往侧边拨去。“不过或许,这段时间内他们能骄傲的和人说我是防弹少年团的粉丝。”
   
金南俊听着没有作出回应。曾经那个还懵懂青涩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早长大了,这么一想,眼睛有些干涩。
   
“哥,我要去趟公司,你先回去吧。”
   
“我陪你去。”
  
  
他们在电梯口遇见闵玧其,那人有些震惊地看着田柾国再看向他身后的金南俊,“这是怎么回事?你撞的?”
   
金南俊原本没打算回答,见闵玧其皱起眉才开口道:“哥你自己问他吧。”
   
“别和我扯是你自己摔的。”闵玧其把视线转向田柾国身上,蹙着的眉依旧没展开。
   
“...就被撞了一下。”
     
“很大一下。”
   
“没有没有,就刚刚好的...一下。”或许是自觉到说出来的话丝毫可信度都没有,他后退了几步后忙摆出空着的那双手,“啊啊,哥,我去找PD了!你们慢聊慢聊!”
    
两个人见田柾国先是一边冲着他们笑一边往后退再之后跨大步伐逃走也没拦,只是眉依旧皱得紧。
   
“哥......有的时候我会希望我真的是在做梦。”
   
“你在说什么?”闵玧其看来不像不懂金南俊的意思,但还是丢出一个问句,或许仅仅只是问心安。
   
而对方没有解答他的疑惑,重复一样的句子,“我希望,我是在做梦。”
    
  
05
    
田柾国难得出现在闵玧其的Genius lab里,身上没搭多少衣物就穿了件大衣和一条闵玧其扔过去的毛毯。
      
“怎么来了,昨天听那胖子说你请假了。”闵玧其从工作椅上起身坐到他身边,让小孩把靠在自己身上。
     
田柾国倒也没拒绝,直接躺上了对方的大腿,“嗯,原本打算请假回釜山,哥哥休假回家了。”
     
“喔,柾贤啊。”闻言,他一边点头像在自言自语一边抬手挠了挠窝在自己腿上小孩的脸颊,逗得小孩呵呵笑了才停手。
      
“但是现在打算出国玩,这副样子回去肯定会被唸...”田柾国孩子气地笑了声。语落闵玧其没有再做回覆而是拿出手机点开联络人并拨了过去,再将屏幕对着小孩,“你再说一次吧。”
     
田柾国先是茫然地看了闵玧其一眼,怕是要挨骂了,再看了眼屏幕上的姓名后笑了,脱出口的声音带着自然的撒娇:“智旻哥,我想去日本玩~”
       
“玧...诶柾国儿?”才刚结束舞蹈,还喘着粗气,不过朴智旻没多加思考便对着另一头应,“我们柾国儿想去,哥陪你去吧。”
     
    
    
并不是假日时段但机场依旧还是会有人来人往的景象,莫不是工作繁忙的出差族,便是休闲旅游的过客。田柾国坐在大厅的排椅上,开着的空调使他有些睡意,才刚微微垂下头就听见一声来自女孩儿的呼喊,“请问是柾国吗...?”
     
他抬起头,是位看上去也有些年纪的女性,他点点头,“是啊,我是。”
    
“啊...真是,太好了...!”女性看来有些感激,都快哭了。
   
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原来是JungKook的站姐,在防弹少年团最后一场fan meeting结束后她的站子也跟着关闭营业了,虽然还有再关注田柾国的电台播送但是已经把那台拍满心爱偶象的相机放进柜里不再拿出了。他还知道了她大了自己2岁,已经结婚3年多了,就是当初签售会那位和自己告知要结婚的消息的姊姊,当时田柾国也没有多做出什么回覆,只是笑着握着对方的手,十指紧扣:“这样啊,那姐姐的这双手就要交给别人了呢。姐姐啊,要幸福喔。”
    
“我说柾国xi你呀,怎么就受伤了?努那要生气啦,你这么不珍惜自己...”见女性作势又要哭,田柾国急忙上下举了举打着石膏的那只手,“姐姐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我很好,也很珍惜自己,就是一个没注意...咿不是,我挺好的!姐姐你也要好好的啊,我们打勾勾吧?”
   
最后他和她合了张照,也在分别前再次握了手,仅仅只是握手,和以往签售会的十指紧扣不相同,他说:“姐姐啊,幸福吧?姐姐幸福的话我也幸福啦。要一直开心一直健康喔。”对方握着自己的手说完这段话,听完女性又难过了,皱着眉应,明明是我该对你说的啊。
     
     
等到朴智旻时他已经喝完一杯美式了,以他嗜甜不嗜苦的速度。还没等对方开口便先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将重量全交予对方,“哥好慢~”
     
“...柾国儿你先和我说你的伤是怎么来的?怪不得玧其哥打给我。”虽朴智旻的语气听来不是太好,但也能从中听出担心,田柾国侥幸地想着大概不会挨骂。
      
“就一点小意外...但不影响的,哥你别现在和我说不去了喔,我都等那么久了...”
      
朴智旻将身上的小孩扶起,皱起眉担心地从上看到下,仔细检查田柾国三回,“哥说好陪你去的当然不会骗人,但是我真的不放心...”
      
“哥,我可是黄金忙内啊,忘记了吗?”
   
   
   
在住院那段期间,最常至医院探访的是朴智旻。这让平常总嫌弃他的田柾国倒是满意,金硕珍去的话总和他抢食物吃,闵玧其虽不会唠叨但冷着的那张脸看了心情也不会太好,郑号锡秉持着少看一分钟就多抱十分钟的信念,虽然平时和金泰亨最能玩上,但太多的果然是吵了,而朴智旻的照顾刚刚好地到味。
    
“柾国啊,喝点?这硕珍哥费了时间煮的鸡汤。”朴智旻从保温锅里盛了一些汤出来,吹凉了再递到田柾国面前。
     
“不喝。”田柾国侧过头避开朴智旻的手。前天金硕珍抢了他的零食,他现在正愤愤地表示他该有一点小脾气。
    
朴智旻先是无奈地笑了又故作失落地说:“可是柾国儿不喝的话,我会被玧其哥骂的...我们柾国儿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玧其哥才不会骂你。”小孩稍微将脸转回来侧眼望着朴智旻。
   
“怎么不会?玧其哥最疼你了,和我疼你一样疼你,怎么不会骂我?”朴智旻又笑了,从包里拿出零食袋,“给你。”见田柾国不明所以地接过零食,他才接着开口,应该庆幸小孩没有什么也不问就开了包装吃起来。“哥哥们都最疼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硕珍哥受不了你对他赌气,拿了饼干要我来替他赔罪。现在你要原谅他了吗?”
    
而田柾国却把零食塞回朴智旻手里,“其实早就没气了,这些帮我拿回去给硕珍哥吧。让他吃胖点,穿不下西装!”
    
朴智旻是愣住了,但没多表現出來,随即摆上笑容,捏捏小孩的鼻子,“我们柾国现在成了小坏蛋啦。”
  
   
   
飞机里的空调开的很足,田柾国却没了睡意。他在挑座位的时候和朴智旻换了靠窗的位子,一直到抵达目的地他才收回望着窗外的视线。
   
“我们柾国在想什么呢,刚刚。”朴智旻接过小孩的行李,稍稍歪了头问。
   
“唔?啊,没什么,就发呆吧。”田柾国笑着摇摇头,再将自己的行李提回手里。
   
  
他们没在日本待得太长,或许是因为朴智旻总是碍着田柾国身上有伤,禁止他吃哪些做哪些。也或许是因为从前也没少待过,这回倒觉得有些乏味了。
    
“哥,”
   
朴智旻小心翼翼地搂着田柾国躺在他的大床上,深怕挠到对方骨折的那只手。闻音,他抬起眼皮,见对方只是喃喃地吐出梦话他便抬手轻轻地在他背部拍了拍。
    
     
“讲明白一点我们这趟旅行根本是换个地方睡好觉。”朴智旻笑得宠,“不过这样也不差,毕竟能和我的柾国儿独处。”
     
韩国距离日本不算远,没有时差问题,虽然早了点但朴智旻打算和田柾国一起吃顿晚饭再送他回家。
     
“哥,我在机场等你的那一天有遇到一位阿米姐姐。”
     
“这样啊。啊—真怀念呢,好想她们啊。”朴智旻一边点点头一边感叹道。
     
“因为哥很慢才到所以我和她聊了好多。”他转头看向朴智旻,冲着他噘起嘴。“她说她结婚了我才想起来她是在签售会上和我说过的那位姐姐。之前玧其哥也提过有阿米和他告知要结婚的消息,他说那时候阿米明明是要结婚了,应该高兴的,却在他面前哭得唏喱哗啦。其实那时候我听到也觉得不懂,又不是结婚了就不能再看我们了,不是吗?”他在排椅处找了个位子,而朴智旻也顺着他,在他身旁坐下。
       
“不过在硕珍哥结婚时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他笑,隔了好阵子才再接上后头的句子,给朴智旻一句不明所以的结尾。“哥还记得硕珍哥抢我零食然后我生气那次吗?其实那次根本不是气他抢了我的零食。”
      
朴智旻没有回应,他张口又闭上,像极上了岸挣扎找水的鱼。他蹙起眉头,一开口就是他也没想到的怒意,“田柾国,你真的很幼稚。”原以为朴智旻只是在开玩笑,田柾国也笑着应,等下一句又落下时他才注意到朴智旻因为气愤而上眺的眼角。“你难道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啊?几个人还宠着你,你就把自己当小孩?不觉得,你太任性了吗?”
       
他没有骂过小孩,从前他并不担骂人的活。他也没有把小孩扔在后头自己离开过,仅仅一天他把多年没做的事全做了一遍。
      
     
06
  
「说什么年少轻狂,那该如何抬頭瞻望。」
    
    
    
似乎在他们去日本的期间首尔停止降雪了,乘着清晨的温度能感受到正在融雪。田柾国倦得难受但还是起身缓步走进厨房里头给自己倒杯水,却没料到左手使不上力连着水壶水杯一起打破,撒了一地玻璃、一滩水。正想弯下腰整理,一阵晕眩整个人跪坐至地上。
     
他抬起手,手掌在桌面上摸索应该放在桌边的手机。打开通讯纪录,没多想就按下第一栏位,时间还早另一头大概还在睡,运气好点或许刚通宵完。
       
电话被接起了,从屏幕里传出一声低哑,“喂?”
      
“...哥,”他咳了好几回才把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我...不太舒服。”
      
“找药吃了吗?”能听见关门时电子锁锁上的声音,闵玧其大概才刚准备出工作室。
     
“应该只是感冒了,我再去睡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嗯,你先睡吧,我去药局买药,等会过去你那。”
      
“知道了...哥小心点。”挂了电话田柾国却没有起身回房,将头垂向桌脚,保持着相同的姿势闭上眼。
    
    
能听见些微的谈话声,说话的人将音量控制得很低但或许是因为空间太过安静了,稍微专注还是能听明白的。刷上白漆的天花板,这不是自己家。右手臂还疼着,这不是梦。
    
“咳、咳...”田柾国费劲地咳出声,用力得差点以为自己要将肺给咳出来。
    
几个人同时注意上,却是金泰亨第一个迈步向前将田柾国扶起并递上了一杯水。“好点没?我都快担心死了!”
    
“智旻哥呢...?”
    
闻言,金泰亨侧过头和金硕珍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又回过头来顺顺田柾国躺得有些杂乱的头发,“你智旻哥忙呗。”
     
“...哥怎么会再这?不忙戏了?”田柾国抿了一口水,把水杯捧在手里来回搓弄杯缘。
      
“你病倒了我怎么还管拍戏。家人第一,工作第二,柾国儿是我家人当然重要。”金泰亨用手指比划了下,再用食指点点小孩的额头。
     
“就感冒没大事的,哥没必要请假...”
     
“什么没大事?”金南俊皱着眉也走近床边,“玧其哥一到你家就见你烧得不醒人事,送到医院还昏了整整一天。你该庆幸今天你哥哥们没有心脏疾病,不然肯定被你吓到猝死。”
     
“啊...我现在没事啦,好好的。”小孩笑得傻里傻气地,语气却带了些许慵懒,“明明才刚起床,怎么又想睡了哈哈...”他正打算抬手揉一揉眼皮却因为金泰亨握住他的手而硬是被停止了动作。
     
“睡吧,哥在这陪你。”
     
    
      
金泰亨不会照顾人,这是几个人一贯的想法,凭着他的四次元脑袋。
     
住院期间只要有空就会轮流待在医院里头照顾田柾国的起居,金硕珍曾调侃过不放心让金泰亨一个人待在这,当然只是玩笑语气。
    
“泰亨一个人在这没问题吧?能注意好柾国的动作吧?真没问题?”说罢,金硕珍还在柜子上贴了亲手写的注意事项。
      
“哥,好歹我也当过兵了,有这么不可靠吗?”金泰亨不可置否,耸耸肩往田柾国那处看去,想得到小孩的赞同。
      
“硕珍哥不就担心一下嘛。”朴智旻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笑了。
     
“谁让你之前照顾柾国照顾到自己也感冒了,那时候进房间要给柾国量体温反而是看到他在照顾你。”金硕珍伸着手指点了点金泰亨的脑门,“就是因为你总冒冒失失的,所以才不放心。”
       
“没事啦,哥。泰亨哥行的,再说我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啊,这注意事项不会太多吗?”田柾国点点金硕珍的腰间替金泰亨说点话也为自己抱不平。
        
“只有柾国儿爱我...快给哥一个bobo!”金泰亨发出呜咽声,将脸往床头凑近,然后再被闵玧其拉回。
       
       
等田柾国再次醒来时以是傍晚,房里没了哥哥们的交谈声也没了身影,他才撑着床架缓缓坐起身,门便被打了开。
      
“醒啦?肚子饿吗,吃点东西好不好?”
       
“哥还没回去啊?”小孩看着金泰亨走近床边坐下,开口问。
      
“说过陪你的啊。”金泰亨笑得嘴方方的,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他从塑胶袋里取出碗盒,“刚刚去买的白粥,吃点?”
      
小孩接过碗,突然发笑,而金泰亨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记得之前哥哥们总不让你自己一个人陪我的。”
     
“现在也没差多少喔。”他取过小孩捧着的碗,舀一口吹凉了再递上前。“所以我们柾国要好好的,别让他们几个有机会嘲笑你泰亨哥。”说完小孩又笑了,笑着说知道了。
     
    
“哥,我只和你说喔。”小孩突然垂下头,递给他的粥也不吃了,金泰亨抚抚他的背,让对方知道他听着。“我和智旻哥吵架了。”
     
“怎么会,柾国儿你在开玩笑吧?朴智旻谁都可以吵,就你吵不了啊。”
     
而小孩摇了头,“可能是我说错了什么吧。”
    
见小孩无精打采的样子,金泰亨也没敢再嘻笑逗他,凑身抱住他,“没事的,别多想。”

     

   

评论(13)
热度(57)
2017-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