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重生》(一)末日AU

♦ cp:all果,雷者自备避雷针。
♦ 末日向的架空设定。先是cp再来是设定,双面的雷,请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忍耐限度,切拜
♦ 没毛病,就是看了Run BTS才有想把老早以前的脑洞填坑的欲望。

           
            
             
  
              
即便太阳依旧和往常一样升起,但多数全身腐烂得恶心的生物早已不在乎这点光明,而那些还存着一丝希望求着呼吸的幸存着从一开始的希望转成了绝望,这片天光对他们来说拥有和失去或许没有多大的差别,因为在土地上苟延残喘都好比是一件梦想。
         
他们将这份黑暗称作末日。
        
           
  
         

   
哐当,铁罐子从置物架上落下。
          
闵玧其不满地啧了一声,冲着身后的人细声喊:“哥,你可以再粗鲁一点。”
         
金硕珍先是探头查看外头的状况,确认没事后才又转回身合掌道歉,“抱歉抱歉,不过这好象是食物,没过期?我们带走吧。希望不要又是军粮了...那难吃死了。”
          
“有得吃就够了。”
          
“不是!就是在这种时候更该享受奢侈。”见对方应了一声冷笑,金硕珍不满地低声抗议。他两同时听到从下层传来的声响,默契地闭上嘴只留下各自的呼吸声。他缓步走向窗前,“玧其啊,你真该看看这。”不知道是何时又是从何地冒出的,成群的丧尸。闵玧其看得直皱眉,低哑地说了句该死。
          
他们轻手轻脚地下楼,由于大门没阖上,握着护身武器的手又紧了几分。“等等直接往后走避开那群疯子。”金硕珍蹲在门边一面看着外头丧尸的动作一面轻声交代,“记得吧?如果谁真有困难就别管了,只管跑、只管自己。”
           
闵玧其点点头,“怕什么。”
          
          
按照先前计画的行动倒还能将今天称作lucky day,不远处有只野鹿刚死不久,牠身上的血腥味将那群丧尸全吸引过去了。闵玧其在离开这社区前回头盯了一眼那只死鹿,不明白牠的存在,因为不久前他们来到这里时附近并没有生物生存的迹象。
        
“想什么?”金硕珍无心地问,倚着树停下,“得找一个安全地,太阳快下山了。”
         
“嗯。”
       
      
       
     
安静得诡异,这是闵玧其唯一想得到的。社区门口立着几柱木桩,有些上头还插着无脑冲上前的丧尸。金硕珍拿枪戳了戳脸已腐烂半边爬满蛆的一只,不禁缩了缩肩,“真恶心,不过也真聪明。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找个——”话说到一半,他低头查看脚踝扯到的粗线,而跟着扯动到粗线,周遭传起了叮当铃响。闵玧其没多想,朝着一栋建筑物举起双手高于肩膀处再对着那处大喊:“活人!”
     
闵玧其的动作使金硕珍也顺着看过去,能看见一丝闪光,他一眼明白,那是狙击枪。随即把脚收回来也跟着举起双手。见那处的光褪去他们才将手放下,不过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就怕对方是什么不可轻犯的人物。
      
即便是在末日里头生存,依旧和原先的社会一样。资源贫乏的就是穷人,相对的资源丰富的是贵人,一个任人摆布,一个自由摆布他人。
    
“你们从哪来的?”还没看见人影先出现的是声音,等那人走近了才看得清,是位脸蛋看来稚嫩的少年,左眼包着纱布。
     
“东边。”闵玧其不带迟疑地出声回答,“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度过夜晚的地方,如果不方便我们现在就离开。”
       
少年身后又出现另一位,他冷着脸走近,在少年侧过头和他相望时笑脸自然地露出来,搭上少年的肩的手少了手掌部分,而在面对他两又是原先那副表情,侧头对着对讲机问:“南俊哥你觉得呢?”
     
从冰冷的机器传回不清楚的回应,又是一个问句:“国儿怎么想?”
      
“我觉得没差。”那位被称作国儿的少年没有低头靠近对讲机,只是目光总在他两身上来回移动。金硕珍觉得这少年长得很漂亮,是位值得欣赏的佳人,但实质地想抱怨被盯得噁心。
     
“跟我过来吧。”少年率先回过头往后走,见他那副没多在乎的姿态大概是就算身后的人做什么他也无所畏惧。
      
     
“谢谢你们愿意收留我们,我是金硕珍,他是闵玧其。怎么称呼?”这条路走得很漫长,先是被国儿盯得不适后来又来一只冷着脸的那位少年,金硕珍受不了但基于现正处于危机状况,他摆上笑脸。
     
“金泰亨。”
     
没在问你...。金硕珍带着微笑,在脑内白了一眼。“请多指教呢,泰亨xi。”
      
“你们看来年纪比我大,我喊你们哥行吗?”金泰亨没看起来的不好相处,听他讲话方式大略感觉得出来个性里含着些傻里傻气,那份冷酷或许是末日造就的。
       
“当然——”
      
“田柾国。”少年用自己的名字打断了金硕珍要给金泰亨的回覆,费了点力将铁门拉开,用手上的狙击枪指了指门边,“武器放下。”听见闵玧其啧了一声,他又开口:“我还不能相信你们到底是不是有心人。”
        
“啊啊,明白了。”金硕珍放下握着的武器后推推闵玧其的胳膊,“你是想出去流浪吗?”见对方也跟着放下武器后金泰亨出了声:“我们只是因为里面有老弱妇孺所以才这样要求你们的啦。”
        
      
        
“回来了?”说话的人穿着有些泛黄的衬衫,还有几处布料被撕扯掉了,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长腿。
      
“哥,硕珍哥,玧其哥。”金泰亨指了指他两,介绍给青年。
       
“要不是你我们可能还要花时间去找其他地方了。金硕珍。”金硕珍向前踏了几步好与青年对视。
       
“金南俊。”他能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你们说你们从东边来的,据我所知东边已经沦陷得可怕了。”
       
“是啊,简直地狱。”回想起家乡的景象,金硕珍只能无奈地直摇头,似是想起什么他猛得抬起头,指着门外。实际上金南俊被吓着了但是他必须为了面子保持从容不迫。“你们是怎么想到这方法的,大发啊。”
       
“是他们两个厉害,我只是在全处理完后做了点防护措施。”他看了眼蹲在一旁逗狗的金泰亨,“饿了吗?我带你们去吃点东西。”
        
       
       
“大发...”这是金硕珍说的第二次。
       
食堂不算大也算不上干净,但火炉打开有火燃烧就足以令人讚叹。金南俊从生锈的铁柜里头拿了些罐头出来,无奈地皱眉,“只有罐头食物了,附近动物都没了蹤影,明天会去远一点的地方打猎,到时候就有好料的了,今天先将就下吧。”
       
“你就这么信任我们啊?给我们食物吃,保我们安全?”闵玧其语调听起来不是太好,金硕珍注意到金泰亨朝着这处看了一眼,连忙起身接尾,“南俊xi,他这人就是这样,没有恶意的,抱歉啊。”
      
“我想就算是处于世界末日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你应该比我年长,但请谅解我使用平语一次。”金南俊笑笑,两侧脸颊多了两个凹陷的酒窝,“老实话,一点信任也没有。给你们吃的,只是基于礼仪。再一个老实话,就算你们真有什么心思,杀戮了那群老百姓,我也无所谓,我只保我两个弟弟安好。这夜过了之后你们可以选择让我信任留在这,或者离开另辟生存。不过你们选什么我都无所谓,只希望我们能和睦相处,还请多指教了。”
       
有的人笑着比生气更可怕。金硕珍想着。

       
      
       
“怎么伤的?”闵玧其从楼梯口出来,在田柾国身旁坐下,他正在站岗。见对方不解地看着他,他才接着说,“你的眼睛。”
        
“喔,和泰亨哥打架的时候被戳瞎的。”他无心地笑道,嘴角上扬着好看的弧度。
      
“他的手也是你们打架的时候你砍断的?真激烈。”
       
“开玩笑的。要是真是打架的,那南俊哥应该会把我们赶出去。”田柾国又笑了,这次笑得鼻子皱皱的。“是被牠们戳瞎的,岂止戳瞎还扯了两个爪印,一群疯子。”说着,他边把纱布摘下,从眉毛下方一直延长至眼尾下方有两道红印,而眼窝里头的景象令闵玧其别开头。“泰亨哥的话的确是我砍的。你有被咬过吗?...算了,这问题当我没问好了。他手掌被咬了,所以我就砍掉了。”他把纱布又戴了回去,站起身将弓弦拉紧,而令他来不及反应的是闵玧其拿过他的弓并从后方取了箭,对准在入口处缓步前行的丧尸。
       
箭准确地落下。
       
“你挺准的。”田柾国拿回他手里的弓,没有将目光投向闵玧其。
         
“这样你能相信我和那些疯子不一样?”
        
他噗哧地笑了,“本来就不一样。”放下弓又坐回原处,“我也能喊你哥吗?”
        
“随你吧。”
        
“我原本有个哥哥。”田柾国低头玩着手指,“不过大概死了吧,不然就是像它们一样在哪条路上盲目地游走。”
          
“你挺勇敢的。”闵玧其看了眼他的头顶,没有伸出手去安慰。
        
“柾国啊,我来换班。”金泰亨从楼梯口探出脑袋,嬉皮笑脸地。“喔,玧其哥也在啊。”
         
“对了对了,一直想问,哥是怎么一路活到这的。太厉害了吧?”他两步并作三步地奔向闵玧其。
         
“就那样吧。”闵玧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丢出一个会令人恼火的答案,身旁的田柾国笑得勤。但金泰亨倒也不介意他的敷衍,“我和柾国儿是在厕所遇到丧尸的,然后拿马桶吸当武器击退它们了。”
          
“啊真厉害呢。”加重了给予的敷衍,这次还多了拍掌附和。
           
          
         
      
那是清晨,仓库里传来哀嚎声。没有多余的房间,他们是在大厅处打地铺睡的,然后被那一声嘶喊声给吓醒。金硕珍撑起身时刚好见到大步前往仓库的金南俊,“南俊xi那怎么了啊?”
           
“我不清楚。”金南俊皱着眉摇摇头,随后金泰亨也跟上前,走到一半还不忘回头把金硕珍带上。
           
仓库里头很暗,金泰亨来回按了电源开关几下,没反应,灯泡或许是烧坏了。刚打算掏口袋里的打火机就被金南俊拦下,他降低了音量警告:“等等。”
          
有撕咬声。
         
声音十分清晰,清晰得吓人,金硕珍不禁倒抽了一口气。丧尸是会感受热源的。金南俊推了推他们的肩膀,示意他们先退回去。
          
“不清楚里头有多少,数量应该不是很多但还是不能大意。泰亨你去叫柾国起来,然后确认一下孩子们那的门有锁上,记得叫他们安静点,最好躲起来。硕珍哥我们去拿油灯。”
       
“我去叫玧其一起来帮忙。”他直起身往回走。
     
    
“国啊,起床吧,有活。”金泰亨摇摇他的手臂,而田柾国倒动作顺畅地把金泰亨的大手当作枕头,转个身把它压在头下,还不忘把他的胳膊当作抱枕抱得紧。“真要起床啦,仓库有东西。”
        
“...要抱。”他将眼皮撑开,鼓起腮帮子就是个伸手臂。
      
“真是...”金泰亨笑出声,“那两个哥见你昨天那副酷模样再看见你现在这样爱撒娇不知道会怎么想。”
       
       
        
“为什么仓库里会有?”闵玧其将油倒进灯底,低声问。
       
“我也好奇。”金南俊皱起眉,从底层的仓库传来撞门声他的眉又紧了几分。
                   
“惠姐姐在仓库里头。”田柾国从外头走进来,后头紧跟着金泰亨。“哥还记得吗?姨母的女儿。”
       
“嗯,记得。”
        
“刚刚和泰亨哥去孩子们那的时候,姨母不在,她的小儿子也不在。”田柾国拿过闵玧其手上的油灯往仓库走,“哥去外面吧,我去引它们。”
         
“不行!”金南俊拉住他的胳膊,“我去,你给我好好待着。”而对方只是回过头,交予他一抹笑意,“哥,我杀不下手。”
          
“我和他一起吧。”闵玧其开口,上前夺过田柾国握着的提灯。
           
“玧其哥,拜托你了。”这话是对着闵玧其说的,但金泰亨的视线却是在田柾国身上。说完,他绕开金南俊走向门外。
           
         
       
抵在门前的丧尸随着门被打开先跌在地上然后再冲着热源爬起。闵玧其踩了老女人的头,再顺势地踹了从后头追赶上来的一只一脚,正打算举枪田柾国便喊声制止:“别开枪,火药在仓库里!”闵玧其点点头,跟着田柾国往外头跑。
         
“小刀给我。”说的音量不高,大概也不是要求而是告知。闵玧其从对方腰间取了军用小刀,在手指间转了圈握准在手上,朝着头部刺下。
          
简单几秒结束,剩下的是两个人的喘气声,田柾国紧皱着眉,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只有两个人。”
        
“什么?”闵玧其把气调整好之后才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着田柾国,他是真没听清楚。
      
“姨母的小儿子没有在里面...”话说得愈来愈小声,到后来的字词闵玧其甚至连读唇瓣都读不出来。田柾国将弹夾装上子弹,一把抢过还在闵玧其手里的小刀,大步往外走,“哥——!”
        
外头传着异常吵闹的鸟鸣,是乌鸦。一群群聚集在木杆上,眼白充着诡异的红。田柾国迟疑地停下脚步,在闵玧其也从屋里出来的同时乌鸦群开始变本加厉。
      
“田柾国...”闵玧其平视着前方,轻声地喊对方的名字,“退回屋子里...现在,马上!”
       
     
混乱的振翅声将早晨染上了黑。
         

      

评论(5)
热度(50)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