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重生》(二)末日AU

♦ cp:all果,不过糖果泰正会有点偏袒。不喜者勿入。
♦ 这篇篇幅比较短小,别介意了,现在晚上11点半,讲真平常我早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了。少年老成没有弃,只是我码字速度全给重生了。
♦ 让我道声晚安。
   
   
    
     
   
乌鸦发疯似地拍着翅膀,而那一声声鸟鸣叫得刺耳难听。在鸟群前有位突显其中的小男孩,田柾国没愣着,晃晃脑袋大喊他的名字:“金善!快过来!”
       
男孩被喊了名字自然地回过身,面上却毫无血色、瞳孔无法对焦,发出的只剩一声声低哑,看着田柾国就要冲向前。男孩,成了丧尸了。
     
闵玧其伸手抓住田柾国的手臂,跩着他跑进屋里然后用力地阖上门,随即门外出现了物体撞击上的声响,如果慢个几秒今回不会是门被鸟喙撞上而是他们的身躯。
       
闵玧其将先前的丧尸尸体挪到门前抵住,往墙壁上抹了一把尸臭。回头时见到田柾国咬着手指站在门边,“怎么了?那是小儿子?”
         
他摇摇头,“不是,是其他孩子...可我刚刚才和泰亨哥去确认过的...”说着,眉头愈发紧皱,田柾国抓紧枪把,打算把尸体移开,“得去孩子们那边。”
        
“外面什么情况?你再等会。”
        
“再等?等到这里也沦陷吗?”田柾国一脸不敢置信,“要,你跟我去。不要,你别阻拦我。”
        
闵玧其叹了气,他有些想念事事都需要和其他人讨论才能做出决定的金硕珍。
       
    
    
   
事发时间,二零七一年十月十七日。KBS。
     
“十六日凌晨两点左右,由一名疑似嗑毒的男子带领几名民众在街头作乱,当场造成的伤害人员共有五名,现在全员包括作乱民众都在XX医院接受治——”
     
上课铃声响起,原先教室里头吵杂的嬉闹声也收敛了些,学生们陆续回到座位上坐好等待授课老师进门,田柾国也将手机屏幕暗下,收进抽屉里。

       
      
二零七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日山诊所。_
     
      
“你和我答应过打球会小心一点。”
       
“不是~南俊哥,是泰亨哥打暴力篮球。”田柾国撅着嘴,挂在床边的两条腿还不安份地前后晃。
       
“金泰亨。”金南俊手没停下缠绕绷带的动作,自然瞪向站在门边的金泰亨,后者扯出傻子笑把视线移开。
     
“这样就行啦,下次再看到你因为扭伤来我这,你可能受伤的不只是脚踝了。”金南俊扶起田柾国给了他一个爆栗,再领着他往门口走去。小孩的一句玩笑,我知道,受伤的还会有我的心。
      
“先生,先生?请问您还好吗?”等待的妇人从进门就觉得坐在角落的青年不太对劲,刚刚才喊了护理士来查看。护理士在唤他时触碰到对方的手臂,体温低得吓人,“医生,这位先生体温稍低,请先行让他看诊。”
      
“明白了,扶他进来...”话还没落下,只见到原先还瘫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突然站起来并扑向护理士然后咬住她的肩颈,之后落下的就是来自护理士的惨叫声。再然后?一声声惨叫、救命,接连着响起。
      
“哥...丧尸?前几天新闻报导的那个?”金泰亨不可置否,愣在原地,说出口的话也带着恐惧。而金南俊没有作声回答,只是皱着眉。
    
“哥...?”田柾国神情看来比起恐惧更多的是担忧,即便平时游戏打多丧尸了还是有些被吓着,拽着金南俊衣服的那一角都皱了。
   
他将田柾国背起,拽住金泰亨的胳膊往候诊室跑,将门堵上后推推金泰亨的背,“泰亨啊,你勇敢吧?是不是和哥答应过要保护弟弟?”金泰亨也皱着眉,但还是乖巧地顿了头,“这个你拿着,”是把铁撬。
     
“等等出了后门你走前面,替哥哥找安全的路,我们都得活着。”
    
“哥和你保证,我们都会好的。”
       
   
    
兩年后,九月一日。首尔市区,商场。_
      
     
“哥?”田柾国跨过满地狼籍的物品探头找寻和自己分开走的金泰亨,“还缺什么,我帮忙找。”
       
“缺一块蛋糕。”金泰亨没有看向田柾国,埋头在冰柜里找着。
     
“找那个做什么啊?那种食物都过期了吧。”
      
“今天我们国儿生日,当然得要有块蛋糕...找到了!”话还没全数说完,他举起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在底层找到了被压烂的蛋糕,移到视线前盯了一会儿,“啊...真过期了。”
      
“就说吧。”田柾国耸耸肩,不以为然,“反正有没有过生日都没差啦,赶紧回去——”
    
哐。
     
物品从货柜架上落下的声音使两个人都静了下来。金泰亨将蛋糕盒轻放回冰柜里头,再将方才一直放在脚边的布袋背起,向着田柾国点点头,要他往回走。
      
如果有台时光机,金泰亨肯定要把以为和丧尸有段距离这个想法吞回肚里。不该往回走的。货柜被几只体型较巨的丧尸给弄倒,而时机似是算计过的,群群丧尸又从货库里窜出将他们给困住。
        
        
金泰亨右手掌是在救田柾国脱困时被咬的,而田柾国在他被咬的下一刻便举小刀砍了下去,毫不犹豫。金泰亨疼得快晕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着田柾国那一句“撑住,快回去了。别睡,给我醒着。”才死命撑着自己的意志。
      
田柾国在被围包时被抓得紧,手脚灵活才没被咬上,而他在田柾国替他做紧急包扎时才注意上他左眼被抓出两道长长爪印,被丧尸手指戳上的那眼还淌着血,在脸颊上划出刺眼的一道弧线。
    
“痛吗?”
    
“痛啊,当然痛,我把你的手都砍了能不痛吗?痛死了。”
     
    
     
“哥、南俊哥!”
    
不知道费了多少时间才回到根据地,田柾国觉得就算只花了不到一小时都像过了大半辈子。或许是错觉,另一只眼睛的视线也逐渐模糊,这错觉使他感到昏眩。
    
“这是...!”金南俊瞪大了眼,没顿多会,接手撑住金泰亨的重量,这时金泰亨意识已然近末了。他没有多少医疗资源,只能用手头上有的进行消毒清洗再作包扎的处理。
     
“柾国啊...怎么办...”朴智旻握着消毒液的手抖得不停,哭得像爱犬去世那时一般模样。
    
“哥...哭什么呢?又不是要死了,不疼的。”泛着白的嘴唇看是没和田柾国串通好的样子,白得痛心。
    
“国儿,张口。”
    
苦涩味沿着喉咙流进胃里,是酒。
     
“疼的话,咬着。”说完,金南俊将毛巾抵在田柾国嘴前。
     
    
    
那一日,太阳还尚未沉没,但那一声声含在嘴里的痛苦惨叫却是金南俊记忆里永远抹不去的,最深最黑的夜晚。
   
     
    

评论(2)
热度(26)
2017-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