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少年老成》07-09 end.

  
♦ cp:all果,雷者自避。现背。

  

   

07

     
「我们都有那段追逐时间的日子。」
       
    
    
不知道时隔多久没回釜山,或许海风还吹得随和,或许在空中振着两翼的海鸥依旧飞得悠哉,或许有些事物,时间过得再久也不会改变。
     
电视墙正播着金泰亨主演的电视剧预告,而作为背景乐的OST正是自己的声音。天空开始落下雨滴,田柾国没带上伞,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拉了卫衣的帽子然后在电视墙前停下脚步,专注地盯着屏幕看,连瞳孔里都闪着电视萤幕的光。
     
预告结束了,田柾国收回目光准备离开,电视却播起他们曾经的歌。转回视线,屏幕里也是过去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他们,大概是一些粉丝合资买的广告时间。
     
    
「他们勇敢,
     
他们不畏艰难,
            
他们战胜偏见。
      
而我们能够作梦,
        
作一个不会恐惧明天、
         
甚至战胜明天的梦。
    
十七周年生日快乐,我们的大男孩们。
     
 我们,依旧在。」
     
田柾国蹙起眉头,但是笑了。打开许久没用的SNS官帐号,按了几个字之后发送出去连嘱名都没打上。
     
——谢谢。
    
    
    
“哎咿—柾国儿居然自己来找哥哥了,要下红雨了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郑号锡才刚换了身方便活动的卫衣,刚冲过澡,能闻到淡淡的沐浴味。
    
“哥也知道我现在没事做。”田柾国耸耸肩,“玧其哥那太闷了。是很想去逗小孩子但是手又不方便。南俊哥公司不能乱去,要是发现什么机密就不得了了。”
    
“诶...所以哥这边是最下策选择啰?”他拉了张椅子给小孩坐下,嘴角故意下垂,装出委屈的样子。
    
“不是喔,泰亨哥那才是。不过联络不上,所以哥说是最下策也不能否定...啊不是不是。”见郑号锡愈来愈下垂的嘴角,田柾国忙着转弯,“我这不是因为很久没看到哥跳舞所以过来了吗?”
    
“好啦,不逗你了。你在这待着,哥还有学生呢。”
    
“知道了,郑老师。”田柾国故作奶气地应了声并将手指并拢抵在太阳穴位置旁。
    
他们常和其他团的亲故抱怨自家忙内太吵了,但有时他太过安静时又会矛盾地开始担心,担心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心情不好?谁欺负他了又或者谁骂他了?郑号锡没将注意力全放在学生身上,不时偏头看看乖巧坐在一旁的田柾国。
    
咔。门被打开了,许是习以为常的声响几个人并没有多在意,甚至连回头动作都没有,田柾国倒是第一个。回过头的那一刻恰好对上朴智旻的视线,对方脸上没有平日里好看的笑眼。
    
“哥今天晚到啦,我要跟号锡哥告状。”田柾国坐在椅子上头晃着腿。朴智旻没有以往的愉悦喊着田柾国的名字然后冲向他,他蹲下身子并将脸用腿挡住,这个动作倒吸引了学生们的注视目光。
    
“哥怎么啦?肚子痛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啊?”小孩走近朴智旻然后也蹲下身,有些没大没小地捧起他的脸,“哎一古,我们釜山男子汉朴智旻怎么哭啦?”
     
“没有哭...”朴智旻用哽咽的声音撒了满个是漏洞的谎,“...你跟我出来。”说着,他猛地站起身,连带拽地把田柾国拉出舞室。
     
“哥、你等等,有点痛...”小孩有些吃痛,是朴智旻在扯着他时带到打着石膏的手臂了。
     
“你还知道痛了?”朴智旻不清楚自己生气的原因了,是想掩盖自己面对田柾国的尴尬还是心疼他的身体。“为什么就不能多珍惜自己一点?”
     
“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
    
“...哥,我曾经觉得不公平。”田柾国移开朴智旻紧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平放在腿处轻轻握着,“还没有解散之前因为年纪最小,很多事情上本就该我来担当,所以我只在心里觉得不公平什么话也没说。后来我觉得无所谓,因为年纪长了,不再是能随意胡闹的年纪。很多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不用任何事都到处宣扬,该成熟该成长。哥现在要我多珍惜自己一点,仔细想想我做得并不差。”
    
“哥别生气了,好吗?”
     
 朴智旻又哭了,他这次没做任何遮掩动作,哇的一声扑上田柾国,“没生气!不生气!” 
     
     
    
空气里头还透着凉气。
             
申在熙觉得田柾国大概是要把肺给咳破了,“...前辈,你没问题吧?”
        
“什么没问题?”他接下对方递过来的水瓶,喝了几口才缓下喉咙里的不适。
       
“前辈现在不还是伤患吗?又生病...明明可以在家休息的。”申在熙实在不明白田柾国的想法,还是演艺时期这种时刻当然是没法请假的,拚了小命也得苦撑下去。如果他有选择的话,即便是小感冒他也想偷懒。
      
“电台我都请假了,这边也请假可能会活不下去。”田柾国摆摆手,丢回一个离谱的答案便催促赶紧继续进行练习。
      
     
         
走廊上很安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荡着。房里头的灯还亮着这点给了自己一些信心,然后才按下门铃。
     
“怎么来了?”
    
     
田柾国没有进到工作室里头,就着走道间的长板凳坐下,闵玧其也依着他坐在旁边。小孩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再全数吐出,嘴巴张开又闭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闵玧其见得不耐烦,开口:“想说什么就说吧,哥听着。”
         
小孩侧过头望着闵玧其的眼睛,皱起眉,“哥...我觉得好累...”
       
而他却转过头面向前方,避开了小孩的视线。他手里还握着方才开的啤酒,气泡都消得差不多了,但他看来不介意地抿了一大口,然后将其递上田柾国的视线位置,“你喜欢喝啤酒吗?”
         
田柾国自然对这提问感到莫名,但还是乖巧地摇头回覆答案:“偶尔会喝但是不喜欢。”
          
“为什么?”
         
“因为它的味道涩涩苦苦的...”
         
“就算味道不喜欢,但是想想,我们当初还害羞得像个女孩儿的柾国儿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早就超过刚能喝酒的年纪了。”闵玧其晃了晃手里的铝罐,“我们这一路上走来,和一罐啤酒来比的话,我们苦多了不是吗?”
        
“可是我们老小啊,却很少喊过累。”
      
他将头转回右侧,和小孩面对着面,“柾国啊...或许我该叫你声小孩。”闵玧其上扬起嘴角,那个笑容很好看,以往每每拍画报时田柾国都这么觉得。“哥一直欠了几声对不起给你。对不起从前对你严苛,对不起总对你冷淡,对不起没有体贴地喊你别勉强。一开始我真把你当作是我们的救世主,毕竟带给我们希望。到后来,我不想你停下,因为不想你被情绪给影响,工作向来带给我安心,我想对你来说也适用——”
     
“——哥喜欢我吗?”田柾国没来由的一个提问打断了对方,不过闵玧其也不介意,他总是下意识地纵容小孩。
    
“我喜欢你。”见小孩又要开口说话,他也模仿了他刚才的行为打断了田柾国,“因为喜欢,所以希望我的小孩能够开心能够幸福。”
       
田柾国阖上刚要开口就被打断的嘴,也不知道从闵玧其口中说出的话是哪里好笑令他稍微扯开嘴角,不过没维持多久,他笑僵了。直皱起眉,没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
     
    
   
08
   
   
清晨下了场雪,原先设好的闹钟被切掉了三次,直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铃声田柾国才放弃赖床。
    
“...喂?”
    
“柾国啊我在你家门口~”电话另一头的金硕珍语调听起来还算愉悦,还能从后方听到小孩儿喊着我也要和干爹说话的声音。
    
“...哥怎么没考虑过送去南俊哥那边。”田柾国挠了挠头,缓步走向浴洗间。
    
“我可不想下班回家后看不到我的孩子!才不!”能想象到金硕珍用那张看不出实质年纪的脸在抱着不平。
    
“直接进来吧,密码没换。我要刷牙了。”
    
“知道啦~”
    
前脚才刚从浴洗间踏出来就接到一声糯糯:“干爹!!”
    
“哎,叫什么干爹,让你叫叔叔的。干爹听着显老。”田柾国猫下腰将小虎抱起来,听着小孩子委屈巴巴地说可是爸爸让我这样喊你,他把小虎的鼻子捏得皱皱的,“小朋友,你喊闵玧其什么?”
    
“玧其叔叔!”小虎对答如流,金硕珍表示很欣慰。
    
“朴智旻呢?”
    
“智旻叔叔!”
   
“金泰亨?”
    
“泰亨叔——”金硕珍一个眼明手快,将小虎的嘴巴捂住,不过没拦下田柾国便是,“呀!金硕浩,你这是差别待遇吗!”
     
“国儿,哥先去上班啊!小虎你要乖乖的,别闹事啊。”他决定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管怎么想,选择去上班都比留在原地劝架来得有意义。
    
    
“吃早餐没?”问着,田柾国糊了一把小虎的肉脸蛋,得到孩子的一句吃啦,迈开脚步,“那和我去铲雪。”田柾国不常开车所以将它在巷口处停放,不过最近服了自己赖床毛病愈来愈重,去公司都是用开车的方式。
    
“不行!爸爸说过要盯着你吃早餐。”小虎有样学样地揉揉田柾国的脸颊,故意装出严肃的表情说:“不吃的话,肚子会痛痛的。”
     
“是是,都听小虎老师的。”他应着小孩子的说话方式回答,转身到厨房替自己倒了杯牛奶。“吃啦,现在老师能和我去铲雪了吗?”
     
“嗯...这样算吃了吗?”小孩子还没多长知识,面对现在的处境有些困扰,不过也没困扰他多久,拿着小零食吸引他便被转移了注意力,田柾国不禁感叹或许永远不用担心小虎是不是金硕珍的孩子。
     
      
说是要他帮忙一块铲雪,金小虎却在一旁堆起了个雪人,而田柾国也没坚持多久,一会就放弃了,铲子一丢牵起小虎有些冷的小手,捂在掌心里烘烘,“走吧,我们走路去。”
     
小孩子一开始还精力旺盛地边走边唱着跑调的儿歌,没一会儿就累了,停下小脚拉拉田柾国的衣角吵着要抱。田柾国别无他法,又猫下腰把小虎抱起。
    
刚踏进公司就碰见方时赫正要乘电梯上去,田柾国喊了声要对方等等才匆匆地小跑步赶上前。
    
“也是很久没看到你啦,最近怎样?”岁月不流人,却在方时赫脸上条条皱纹作为痕迹。
     
“还不错。”田柾国向上扶了把睡沉了的金小虎,“我听说PD不久前退休了呢。”
    
“是啊,要不是还不放心也不会一直回来了,我已经在乡下买好地打算在那边养老了。”方时赫笑得依旧,鼻头皱皱的。
    
“那可挺好的。”田柾国也笑了。
     
     
公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热闹起来的,当初只有几个人会在办公桌间吵闹的场景现在则是极容易看见一群年轻人带着朝气在走道间跑动。田柾国轻车熟路地溜进Genius lab里,把睡饱了又来精神的小虎扔在沙发上,回头才发现闵玧其不在工作室里头。大概是去和PD们开会了,他想。
    
“金小虎,你又吃!”才一会没留神在金小虎身上,这孩子便自个儿拿起放在一旁桌上的饼干打开吃了起来。
    
“本来就是准备给他吃的,他不吃谁吃呢。”浓浓的酒嗓从门口传来,声音的主人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是闵玧其,他脸上带着淡淡地笑,俯下身揉乱了金小虎一头顺毛。
    
“哥。”
   
“放我这吧,你去忙。”闵玧其把小孩子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朝着田柾国笑说:”硕珍哥老把小虎丢给你,你都快变他爸了?”
    
“所以哥觉得我该不该和硕珍哥收褓母费?”
     
“那我该不该和你收托儿费?”闵玧其又笑了,刚拿了放在一旁的咖啡要喝就被小虎拍了一掌脸,“玧其叔叔!巧克力!”
    
“这可不是可可,苦得呢,你喝不了的——”还尚未和小孩子语重心长地说完,手里的马克杯便被取走,抬起头只对上田柾国皱着的眉,“又空腹喝咖啡。”
    
“嘶,老了记性差了,我现在去买早餐吃。”闵玧其演着懊悔地拍了拍额头,站起身将小虎抱好,戳了戳小孩子的屁股,“带着小虎一起。”
    
“小虎老师你知道怎么做吧。”
     
是被叫作老师,金小虎却摆出军人的姿态,还忘了自己阶级分明比田柾国高,“知道!我会盯着叔叔吃早餐!”
    
     
    
“前辈!我得到出道许可了!”申在熙外表上看来比早些前成熟了许多,语气上极为兴奋,当然行为上也没多加掩饰,只差直接扑上田柾国了。
    
“不错嘛,辛苦啦,我们在熙。”田柾国调侃笑着,像泄了气的气球般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出道了我也要退休隐居了~”
    
“诶?您不是还年轻吗?”
    
“练习生当过了,偶像也当久了,下了舞台换个角度看着你们为了能够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总觉得看到从前超级拚命的自己,还是会腻的。”他无奈得笑了。说厌倦了明星生活也不是,他很享受那段时间,虽然种种的苦老说不清,但知道的是,其实喜欢着。“而且我也过了追着明星跑的年纪啦。啊不过放心,我会持续关注我们在熙的。”
   
    
    
09
   
   
「当泪流尽时,我以为我在笑。」

    
年少轻狂还不懂世事,曾以为是自己迈步跑在时间后头,从没想过其实是时间一直在身后追赶着自己。
    
    
    
几个礼拜前收到郑号锡亲自递给的装饰精美的牛皮信封,里头是婚宴邀请函。田柾国当下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说了声恭喜又倒回床上,依稀记得被笑了句“我们柾国儿不会想和床结婚吧?”
   
等到清醒了见到平整放在桌上的邀请函才后知后觉地打电话给郑号锡确认不是在作梦,而对方又笑了,笑着和小孩再次要了一句恭喜。
    
婚礼当天田柾国难得起了个大早,还用一通电话将金有谦给从美梦里挖起来,说是自己搞不定装扮。
     
以往参加重大典礼总是Cody准备好得体的衣物给他们换上,真正自己手头上有的实在话,说不上多。不过打开衣柜,里头一览无遗的宽松白色卫衣还是让金有谦止不住惊叹。
    
“你的穿衣品味能不能随着年纪更动啊?”金有谦咂着嘴阖上衣柜门,“要去西装店直接挑一件吗?”
    
“喔,我想起来我还有件西装。”说着,田柾国转身走向另一头,再次出现时手里多了套浅灰色的西装,看来还很新大概没穿过几回。
    
“那头发呢?去理发店顺便做个造型吧。”
     
“啊,我昨天去过了。”
     
“诶,你打算妹妹头去啊?还染了黑色...唉,那什么,总觉得我们不像同龄亲故,你倒挺像我弟弟的。”金有谦扶额,一面抱怨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早起,明明都准备好了。
    
“还是你觉得我该梳上去啊?”他指了一旁柜上的发油。
     
“不不,我觉得这样挺好。说不准你还能抢婚,现在姐姐都喜欢年纪小的弟弟嘛。”
    
“欸,乱说话会遭报应的。”
    
    
    
昔日的大众偶像,即便距离解散已经隔满长一段时间了,免不妨还是来了些记者。除了在这段日子还得过奖的金泰亨以及闵玧其外,几个人都无法一时间适应不停在眼前闪烁的闪光灯。
    
许久没在镜头前摆出官方式笑容,朴智旻觉得脸要笑僵了。好不容易记者们被支离,他才抬手揉揉脸颊肉,“早知道多装扮一点...南俊哥,我没肿吧?”说实话,朴智旻花了很长的时间做准备,头发前一天去补了色,还在西装店挑了近四个钟头,出门前还照了三四回镜子确认自己有无得体。
    
“没肿,你好看得狠呢。都多大把年纪了还在意镜头。”金南俊笑得无奈,脸颊两侧多了处凹陷。
    
    
起初郑号锡希望传统韩服和西式婚纱各办一场,再考虑哪一场要只邀请亲朋好友便是。不过毕竟女人家,她嫌弃韩服穿来胖,便顺着她的意见只打算办一场。
    
新娘本身就长得不差,妆化得细腻,与她的笑容十分合适。而郑号锡一身白西装,恰好和新娘子的白纱衬着和谐。
     
金硕珍往后靠在椅背上,摇摇头感慨:“看着号锡结婚都觉得自己老了。”
    
朴智旻和金泰亨以往的默契还是在的,
    
“哥,你是真老了。”
    
“哥,你本来就老哈。”
     
“呀!你们两个?”见坐在身旁的田柾国笑得欢,金硕珍放低了音量,揉揉他的脑袋瓜,“我看哪天参加柾国儿的婚礼,大概是真老了。还笑呢,这母胎单身的死小孩。”
    
    
婚礼十分完美的结束了,中途一点郑号锡多想的突发状况没一件发生。在一一向宾客道别时,他侧过头小声地和换上了另一套裙摆混着淡蓝色的礼服的她说了几句便向前方经过的人鞠了躬迈脚离席。
    
“我们大男主角怎么没和女主角一起啊?”金硕珍手里还端着一盘从服务生那要来的甜食,吃向还是一如往常。
     
“我们几个人合一张照吧。”郑号锡举了举刚刚从雇用的摄影师那借的相机。
     
“哥,等我啊,我去找个cody补妆。”朴智旻笑着,作势要离开去找寻根本不在场的人。
    
“找你个鬼。”郑号锡给了他一颗爆栗,不过倒也笑了。
   
    
几个人的年纪加起来都破百了还是像高中生一样全挤在一块确认相机里的自己完不完美,需不需要重拍。田柾国难得站在后头没有上前参与,说明白点,就是静静站在后头看几个哥哥耍幼稚。
    
闵玧其推推他的手臂,“什么时候给哥吃喜酒?”
    
“哥的喜酒不能先吃吗?”小孩说的表情看来实在委屈逗得闵玧其笑了。
    
“要不哥娶你回家吧。”
    
“别开玩笑哈哈。”
         
时间在每个人脸上都留了点痕迹,已不再年少了,但那张照片里的几个人笑得像几年前那些还满腔热血、开口闭口全是梦想的少年们。金泰亨说照得好看,可以再出一本写真了,几个人也没反驳只是笑着应。
     

出了宴会厅,外头下着小雨,行人原先还漫步着,因着雨他们迈开步伐小跑进骑楼里避雨。田柾国手分明握着金泰亨刚从经纪人手里接过的雨伞,但却一点撑开的想法都没有,不是想怀念年少时期的热血中二,单纯只是觉得雨小,撑伞显得没实质意义。
    
    
   
他们常在演唱会结束前向着台下的粉丝道说时间走得太快,一会儿时间就伴着走过那么长一段时光了。
   
仔细想想,他们伴着彼此有过了这么长一段日子了。陪着彼此过完一次又一次的生日,陪着彼此撑过一次次难熬的回归时期,陪着彼此欢笑再陪着彼此打闹、陪着彼此哭泣再陪着彼此度过。
    
「要走多少的路,少年才能成为男人?」
    
他们都成青年了,几个有了家庭,有了事业,最初总念在心里的梦想他们达成过,然后呢?
   
    
然后该分开吗?
    
    
金硕珍捧着他的脸要他多吃点饭,别饿着了。
    
闵玧其揉乱了他的头发,轻声要他注意身体。
    
郑号锡笑着,笑得温柔,你要好好的,他说。
    
金南俊拍拍他的肩膀再捏捏他的鼻尖,说了句不要紧没事的。
    
朴智旻没有说话,轻轻揽过他的肩然后抱住他。
   
而金泰亨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
   
   
   

时间从来没有丢下任何人,自顾自地往前走。
   
是我们,不再陪伴彼此。
   
该分开吗?答案或许模凌两可。
    
    
    
end.
    

    
前天还出了场车祸呢。
    
    
最初,一首南优铉的时间送给自己。
     
首先《少年老成》全文共20694个字,或许会有有番外的打算也说不准。再来为我的拙劣文笔道歉,期间看着我的文字无奈的朋友,对不起了。
    
从九月开始到现在,我以为不会花这么久的时间来谱这篇文章。
九月初的《与你与我》以及十月中的《因为你》如果能看出点小心思,应该能发现都是在为少年老成铺路走。
糖果的以天气很好当每句话的开头,旻国的则用天气不是太好作为一种对比。不过最后都是happy ending喔。
全幅建立在他们解散后,有了各自生活的背景下。不含糖果及旻国的那两篇,共九个段落,最初的排序是按照他们的年龄,再来是加上这短短的文字,九加一。是的,我在玩无趣的逻辑游戏。献给我最亲爱的小孩。
   
   
虽然tag处和顶处都标着all果,但实际上情爱部分没多加描述,本意就不为爱情。令人无语的是,我还在回归期间写他们的解散。
在文章里我偏袒了糖果以及旻国,更过分是明显的冷落了泰正的部分,我也得为此道歉。
    
田柾国说过闵玧其对他来说如同老师一般,而我就此多想了一些。他在几个人忙着宠爱他时扮演恶鬼,教予他坚强,给他盾牌使他有能力面对困难。用数学的四舍五入来算,我想小孩会自然地依赖闵玧其多一点。
    
而朴智旻,能用视觉感受的出来,名符其实的柾国妈(笑)他在文章里对小孩的感情应该有比其他哥哥明显一点,就田柾国对金硕珍的态度方面上来看应该多少有一点?但是最后旻国这部分也没有一个完美ending,不过以《因为你》来说,我认为或许够美了。
   
   
文章到这边。
从一开始的50关注人数到现在的110人,谢谢。
    
该结束吗?他们的飞行到永远呢,说什么结束。
我是27,很高兴见到您。
     

    
      

评论(15)
热度(75)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