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弧线》—时间轴番外

♦《时间轴》的番外,cp依旧是旻国带点微all果,也依旧即便你将它视为国旻我也不会去介意。
♦番外字数比正文还多没毛病。但乐乎是不是病了?
♦明天是最重要的人的生日,每年都卡前一天,今年也不例外。亲爱的,生日快乐啊。
  
  
  
  
  
  

他出院后的第二个月就开始跟着我们活动。
  
他常常头晕,不过他总说是因为眼压太高不必太担心。今天录制时却严重到撑不到录制完毕,中途就下去休息了,只好以“忙内柾国因身体不适先行休息”作罢。
   
导演一喊录制结束几个人连补妆合影都顾不上,直接往休息室走去,其中步伐跨最大的是玧其哥。
  
“柾国啊,没事吧?”我的手不大,但是覆上一个人的额面算不上难度。
  
“我没事。”小孩儿摇摇头,我没忍住用食指梳开他紧皱着的眉,“哥,抱歉...害录影中断了...”这句话是对着南俊哥说的。
  
“没事就好啦。”金泰亨抢着南俊哥说话前开口,平常时候南俊哥早给他一拳喊让我说话了,不过这回他应允着:“你没事就好。”
   
“我回去再熬个鸡汤给你补一补。”硕珍哥揉了揉他的脑袋瓜,挤出了一个平常会有的笑容,“等会儿哥背你出去吧。”
  
“不用啦,我好得很!”语落,柾国儿还拍拍自己二头肌的位置,“我去和前辈们道个歉。”
  
我跟在他脚跟后方踏出休息室,看到他和导演频频鞠躬致歉,心里头没来由的溢出舍不得的情绪。舍不得也就不看了,转身差点撞上平时替柾国儿整理妆容的cody姐姐,她拿着他的眼镜,神情有些着急。
  
“努那,我帮你拿给他吧。妳先去忙吧。”
   
   
“喏,”我先点了点柾国儿的肩才将制作得精细的眼镜递给他,“没戴上眼镜亏你还认得出来导演nim啊。”
  
“啊谢谢智旻哥。”小孩儿笑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再去医院检查?”明明刚刚才检查过,但是我又再次覆上他的额头确认温度的正常与否,怕是只剩下这个动作能表示关心了。
  
“真的没事!”他轻打了下我的肩膀便逃跑似的溜走了。他的背影确实看来精神,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们许久未见的柾国xi来和收听的粉丝们打声招呼吧。”
   
“内,哈哈...”刚答了一句我们便莫名其妙地被戳了笑点,几个人冲着他笑得开,他大概不知道哥哥们笑的原因但也自然得跟着笑了,“各位好吗?我是以健康回归的柾国。”
  
我们已经许久没有以七个人出席活动了,回归后的几个活动都挑了熟悉的放送,两个小时的电台下来除了一些必要的答话,我们有默契地把大部分回答都给柾国儿。当然不是推卸责任,比起为了粉丝,更多是因为想多听一点他的声音,有些自私但我是这么想的。
  
  
  
“今天累吗?”硕珍哥侧过头问坐在他身旁的柾国儿,他笑着摇摇头说不累,因为太久没有对麦克风说话,有种刚出道时的感觉。
   
“明天没有通告,在家休息吧。”原本安静坐在我身侧听着音乐的玧其哥突然开口,除了我至少还有硕珍哥被吓到。
  
“又休息...”小孩儿不满地噘起嘴,“我都休息多久了。”
  
什么话都能接,唯独这句话脱出口时气氛突然凝结了,没人接上。我瞥了一眼后照镜,打算看映出坐在副驾驶座上南俊哥的表情,却发现他正看着窗外,所以见不着。
  
“要不哥哥带你出去玩吧?”我从后排座椅探头到前排,在语气中参了点兴奋,不过这次南俊哥却说话了,音调没有多大的幅度,轻轻的一声:好好休息吧。
   
   
   
“柾国~睡了吗?硕珍哥炖了点鸡汤,喝吗?”
  
“明天再喝吧,我想睡觉了。”
   
“那得把头发擦乾才行啊,哥哥帮你吧。”我把原先拿在手上刚开的果汁罐放在门旁的柜子上再笑着走到小孩身侧。
   
“我等等会吹啦。”柾国儿不满得挥开我伸过来准备接毛巾的手。
  
“我们这样算是在吵架吗?”我没有顺着他,直接略过他的手取走毛巾,压了压肩膀确认不会乱动时才开始擦拭的动作。
   
“柾国儿在生南俊哥的气?”我压低了一点身子好让自己说话的时候恰好对上小孩的耳朵。
  
他不适地抖了抖身子,“没有。”
  
“南俊哥只是希望你好好休息,我们别气他吧?”他没有说话,我像在自言自语,“哥哥明天偷偷带你出去吧?”
   
   
   
宿舍早脱离以往的窄小,整间房空荡蕩的,只剩下吹风机在耳边轰隆作响,不过柾国儿却依旧昏昏欲睡,频频点头。我关掉了电源,空气终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小孩子不整齐的呼吸声。将人扶着躺下,自己也在还绰绰有余的床位找个位子。我还没有睡意,所以没有阖眼睡觉,侧身单手撑着头看着他的睡姿。
   
早些年前我们曾七个人一同写过一段时间的日记,是金泰亨提的,说是班上同学都这么玩。那时候玧其哥没有一口否决,但行事作风和现在没什么两样,总是两三句话便签下日期和代称。柾国儿不意外是最认真的,连小涂鸦都仔细的上了色,南俊哥曾无奈得笑着说希望他在学习这块也能放点这般用心。我向来晚睡总是最后一个写,或许是因为能最先看见六个人的日记,我也费了很多心思在上头。后来因为练习多回到家都晚了,写日记这项日常渐渐得只剩下自己还记着。
   
我悄悄地将手附上他的腰侧,不着痕迹地搂得紧一些。不过他难得浅眠,一小动作便睁开眼,“哥...?”
  
“吵醒你了吗?对不起,你继续睡喔。”我也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总做这个动作哄小孩子睡觉,不过既然有成效那也不是没道理的。他又闭起眼,我却仍保持着拍背的动作,直到我也困了。
   

    
   
  
“我还没坐过哥的车呢~”我替柾国儿繫上安全带,正准备关上车门便听到小孩子笑得欢,他现在视力弱,重配了副眼镜,大大的圆框很衬他的脸。
   
“哎,我们柾国儿第一次的乘车体验,哥哥得让你留下好印象才行。”我玩笑得揉乱他的头发才关上门,坐到驾驶座位上。
  
我用车上的音响播了电台,恰好是我俩都知道的歌,我跟着节奏微微地点着手指,而他小声地哼着调。几首歌过去,见后座安静了下来我以为他是睡着了,藉着照后镜一瞧,他没阖眼,正静静得透过玻璃窗望着沿途景色。
  
到了目的地,我还是想让他回家一趟,但柾国儿摇摇头拒绝掉了。他和我说:“我就是想釜山的大海了...看完就回去,好不好?”
  
釜山的大海很清澈,衬着阳光会有海水里全是宝石的错觉,我的老家不在海边附近,但我也怀念着这股令人安心的味道。
  
我把外套脱下来让柾国儿穿上,怕他冷到了,“要回去了吗?”
  
他摇摇头和我说:再一会。
   
开车途中成员们几乎都打过我的电话,第一通是硕珍哥,但是我没有接,反手开了静音。大概是到玧其哥起床,被告知了我把柾国儿带出门的事又不接电话,才打给我。
  
“柾国在你那?”玧其哥的声音比平常还要哑了些,听得出来是刚起床。
  
“是我执意要带他出来的...哥别骂他。”
  
“本来就是要骂你。”
  
听完那句话我还阖上了正要护航的嘴,等着领骂。但是那一声声没有预期落下,只留了一句好好照顾他。
   
  
  
他在太阳最靠近水平线时拍了张照,因为忘了带上单眼只能用记忆体容量所剩不多的手机拍起来。而我们待到太阳西下,海面上原先闪着的光点渐渐不再显眼时才离开。回程的路上天已经暗了。
  
我和柾国儿提议回我家住一个晚上再回去或者找间酒店待着,他却摇摇头并和我道了歉:“抱歉,哥哥很累吧...可是我想回去...”
  
我愣了会,其实也没有感觉到疲惫,最多的大概只有不太适应因为海风而黏腻的皮肤。我笑着揉乱他的头发,“没事,哥哥其实也想回去。我们先去吃饭吧,肚子饿了吧?”
  
我们在一间小饭馆前停下,在进门时注意上了柜台墙面挂了我们在花样年华时期的海报,不过站在柜台里的女孩见到我俩没什么太大反应,我也只朝她笑笑便领着柾国儿找位子坐下。
   
“柾国,”
  
“嗯?怎么了?”小孩子的两颊用食物塞得鼓鼓得,样子有些滑稽却令我觉得可爱。
  
“记得我们一起写过日记吗?”我一面说着一面伸筷子再替他夹了点菜进碗里。
  
“唔...好像有。是最后只剩下智旻哥在写的那个吧?”他习惯在思考的时候皱起鼻子或是咬筷子,他现在正做着后者。我被小孩子的印象逗笑了,笑着频频地点头说对。
  
“其实哥哥到现在还在写呢。”
   
“诶~很有毅力啊我们智旻xi。”他又将注意力转回食物身上,我很高兴看到他食欲这么好。
  
“臭小子,要叫哥。”我装势地凶了一句,将手抵在下巴,“再陪哥哥写好不好?趁现在还没那么忙,之后忙了不写也没关系。”
   
“诶为什么?”
   
“哥哥想稍微独占你。”这句话说出来有些害臊但我表現得坦然。
    
   
   
说是人吧,不能改变什么所以总是奢着侥幸。但此刻,即便是花掉我半辈子的幸运也谢谢能拥有你。
  
   
  
“嗯,知道啦。”
  
你笑得明朗,耀眼得令我措手不及。
  

   
   
  
 
 

评论(3)
热度(37)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