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冬夜离开时,春日将近》

♦ cp:闵玧其x田柾国
♦ 过年前最后的一篇文章,预祝新年快乐!
♦ 谁都想看到评论的,我也想

  

  

脑洞来源
   
   
   
  
  
   
0
  
  
  
我们一直在学习微笑,直到哪天我们都不会再哭泣。
    
  
  
  
1
  
  
  
忘记是何时下的初雪,在今早太阳的照耀下渐渐融去,融雪带来的寒意叫醒了田柾国。应该说他本就没有安稳睡过,只是闭着眼皮似是期待下一刻来临的睡意似是在伪装自己休息得很好。
  
他扶着架在床沿用来预防睡眠中翻身而跌至床下的栏杆坐起身,虽然穿着毛衣但以现况来说不太足够。
   
虽然他相信医院的隔音措施应该做的挺好,但还是碍于礼仪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至窗边瞧一瞧融雪的场景。
  
原先覆盖着世界的白雪已经褪去得差不多了,有些地方融得较快已能看见新生的绿芽,春天近了。
   
  
咔的一声在身后响起,不用回头也明白这熟悉的声音,是门开了。再回过身就看见从门口走来的闵玧其。
  
闵玧其先走至床头柜将一些物品放下,能从那冒着烟而不环保的塑胶袋猜到是早饭。安置好物品才向田柾国走来,小心地不扯到输液管从后头环住对方,“今天起得很早,没睡好吗?”
   
田柾国先是摇摇头作为对方疑问的回应,才又扯了扯闵玧其的手臂示意对方想回床那坐着,“太冷就醒了,没睡饱。”说着,他对着面前的人张开双臂,嘟起嘴自然地撒娇,“你再抱着哄我睡觉。”
   
闵玧其搂住对方往上托了托,这孩子似乎又瘦了。“先吃饭吧,吃饱了再睡。”
   
“不要,吃完你就要走了。”他将下巴垫在闵玧其的肩头上,话里多了失落,原本抚在对方背上的手掌也失了生气垂放在腿边。
  
“宝宝对不起,昨天是曲子定案的最后会议啊...”很多人都说闵玧其变了,从前一向都是别人来讨好闵玧其的,自从遇上田柾国,他倒是学会放下身段。“今天没事了,在这里陪你。”
   
“...开玩笑的,”他突然抬起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才不介意我们闵PD的工作,你做得愈好钱赚得愈多,这样对我比较好啊,才不用担心吃垮你。”
   
在用蹩脚的演技演着失落时不忘伸手取桌面上的餐盒,“怎么好像被利用一样...”
  
盖子才打开一小缝,那冲出外盒的味道熟识得像多年老友,“又是一样的?”
  
“你不能吃口味太重的所以买这个啊,医院伙食你也说不好吃不是吗?让你挑食。”他边说着边熟练地拿碗盛了一点进去,吹凉了才递给因为上半身短,盘腿坐着看来矮了几截的人。
   
“我已经连续见到他三天了,现在闻到它的味道就想吐,我和它不好了。”接过碗,皱着眉用勺子戳戳碗底的白粥,舀了一匙进嘴里等完全吞下去后又吐了吐舌头嫌弃。
  
  
“你和它太好我也不乐意,你和我好就好。”
   
   
  
  
  
  
2
  
  
  
这周是闵玧其他们公司新人出道最佳的打歌期,前阵子就有听闵玧其提起,告知的同时也顺带说了那一周可能没办法到医院,田柾国耸耸肩表示无妨,医院有漂亮的护士姐姐,他不来正好。对方回给他一个爆栗。
  
起初田柾国会跟紧时间,将频道切到音乐台去看看新人的舞台表演,不时点头摇头,老王卖瓜地说闵玧其曲子做得太好了,一会儿又摇摇头觉得新人偶像没有吸引力,不成。
  
后来腻了就放弃做追星族,时常拖着点滴架在外头走道闲晃。他大学都快毕业了还是会有路过的护理师问他是不是高中生,他也不反驳,笑得甜甜的让人猜猜看真实年纪。
  
  
他喜欢在中午过后,阳光不再那么炙热烫人的时候到后院的平台走走。那处会有许多院里的老人家在那喝茶聊天,他倒不介意和老人家对谈有隔阂,毕竟他们总把他当孙子疼,家里媳妇一拿好吃的来探望只要下午有遇见田柾国必定会递给他嚐嚐。
  
他大学是修美术的,有位奶奶知道了便让他帮在场的人画幅画,头头是道地说着现在人都只用拿什么手机照相,那个看起来明明就只是个方块,年轻人总喜欢骗他们老人家。田柾国笑笑,从口袋里掏出奶奶话里的主角,“奶奶说的是这个吧?妳看萤幕,就像镜子一样而且还可以照相欸。”说着,他搂着女人对着镜头比了个V字,“哎一古,我们孙奶奶怎么长得那么年轻,一点都看不出来要70岁了。”
   
  
他静静地边听着老人家们闲话家常边在画纸上打底稿,话题却突然转向他:“小田是生什么病住院啦,好好一个孩子。”
   
闻声,他抬起头笑嘻嘻地应:“没什么啦爷爷,小感冒而已。还不是舍不得你们,不然我早就回家啦!”
   
距离全部上完色只差一点时间,但是他在那之后便整个人不舒服得没办法再和前阵子一样能自在的下床走动。等身体适应得差不多,同样时间回到那处时才发现少了总笑得爽朗的老先生。还以为是身体康复出院了,田柾国在草地上随意坐下,“李爷爷出院了吗?太好啦。”
   
原本见小伙子来了大家还开心地笑着迎接,说到这事便稍稍收起了上扬的嘴角。坐得离田柾国最近的女人最先摇头叹气,“李大俊那老头子先走一步啦,听说是在睡梦中,要是我也能那样走就好了。”
   
后来的话题他也无心再听,无神地拿着画笔在画纸上来回动作。晚一点太阳开始下山,风也有点起了后他便先和老人家们道歉说忘记今天家人要来,自己先回去整理,不然病房乱糟糟的又要被骂了。
   
不慌不忙地走到转角便止不住从胃里翻涌而上的作呕感,手捂在嘴前却没有东西要呕出的样子。走回病房前特地绕到护理柜台,请求护理师帮他打一剂止痛药物。
  
  
  
   
  
   
3
  
  
  
这是金南俊第四次向后辈解释闵玧其的转变史。
  
他们相差了四岁,除了读的高中是同一间之外没其他相同点了。四岁之差自然不会是在学的学长学弟关系,闵玧其在高中毕业后便没继续升学,就着音乐这项才能发展,然后就进了这间公司。金南俊和闵玧其几乎是同期,他的才能也不雅于对方,但他一直都憧憬着他的实力。
  
努力打拚了一阵子才用一首和出道许久却只小有名气的歌手合作在田柾国高三那年闯出一点名声,然后被邀请到高中校庆上表演,他们就是那时认识的。
   
喔不,别抢我话说他们就是像玛丽苏文那样台上台下对望一见钟情。闭上嘴,听我说完。
  
这是他第一次赶在后辈开口前说话,前三次都没意外地被插了嘴。
  
并没有小说的那种情节,但他们会相遇在金南俊听来也有点玛丽苏。闵玧其并不是那种自信饱满到能确保自己第一次上场便能万无一失得完美演出,重点到了,他们就是在彩排时遇到的。
  
  
当时闵玧其结束彩排,和高中时期的导师打完招呼后便踩着步伐准备离开校园。然后就措手不及地被油漆溅了一裤,因为田柾国在下阶梯踩空跌倒了。布置到一半的会场没事,屁股着地的田柾国也没事,只有闵玧其那件充满swag的破洞牛仔裤被泼了一层红漆。
  
田柾国是美术社的,社里平常作画多是以围围裙为主不过还是会以防万一多准备件衣服或裤子,他便借给闵玧其他的裤子也表示会把闵玧其的裤子洗干净再送还回去给他。然后交换了联络方式,然后闵玧其也自然地和田柾国聊日常。他们会在一起大概有50%是源自一切顺其自然,剩下50%是闵玧其的不要脸吧。金南俊总是这么和后辈们说。
  
  
总监形容过闵玧其像隻外头随处能见的野猫,而且还是猫群里领头的,因为很难掌握。不过自从和田柾国在一起后,金南俊会把这形容改作家猫。一起工作时不会再因为两人想法之间的矛盾而起争执,闵玧其会顺着金南俊的意见再往后推。他还亲眼看过闵玧其靠在田柾国肩上,乖巧地让对方替他顺毛。大概只有闵玧其他爸妈和田柾国能这样碰他了,或许连他父母都不给碰。
  
后来田柾国生了病,闵玧其的性子又有些回到之前那样易躁,这又是另一回事了。关于他们的爱情史我可不想再由我来说了,去工作吧。
  
说完,金南俊便摆摆手示意眼睛还闪着光想听更多趣事的后辈能离开了。
  
  
  
  
  
  
4
  
  
  
闵玧其到病房时田柾国正好从厕所出来,对方还开玩笑说还好他有穿裤子。
  
“傻小子,难道你平常不穿裤子的啊?”
   
“玧其哥,”听到对方回了个鼻音让自己明白他有在听田柾国才继续说,“我掉头发了耶,感觉很快就会变成光秃秃的一片了。到时候应该不用镜子了,我把头擦亮一点就没问题了。”
   
闻言,闵玧其忍不住冲着他皱眉,“...那是化疗会出现的作用,别担心...”
   
田柾国见了却是笑了,笑够了才竖起食指将对方紧蹙着的眉头抚开,“哥看起来才是担心的那个哈哈哈。我没事啦,状况很好的。”说着,还将手臂举起来,作个展示肌肉的动作。
   
田柾国总有办法逗闵玧其笑。
  
“刚刚护士和我说最近不常看到你了,终于愿意乖乖待在房里休息了吗?”
  
“只是最近走久了关节会痛就不多走了嘛,我也很想出去遛达...”样子极委屈了。
  
“伸好,给你揉揉。”他把椅子拉得离床近一点。
  
“不用,你抱抱我就好了。”田柾国凑身抱住坐在床侧的闵玧其。他一直都喜欢闵玧其洗完澡后固定抹在身上的香水,味道不浓郁自然不明显,一股淡淡的薄荷香。
   
“哥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
   
  
  
他们确认关系是在田柾国高中毕业前,第一次约会却是在他大学二年级时。闵玧其工作忙,连见面机会都少得可以,平时都是以电话联络,时间早一点会用视频通话,每每都是闵玧其装委屈说太久没看到他,明明最应该说这话的是田柾国才是。
  
那次约会是在闵玧其的休假日,说是约会也不太算,他带田柾国回了大邱老家见父母。
  
小孩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还兴奋地以为要带他去哪儿渡假,直到脚踩在家门前的土地上他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转过身想把自己塞回车里。
  
之前并没有少听金南俊说闵玧其和他爸不合,所以正面迎上男人时田柾国实在无法自然地扬起嘴角,说无法自然也有些委婉,他嘴角抽搐得完全像中风。
  
好在田柾国的性子不冲,行为乖巧温顺说话也自然带着不多余的撒娇,闵家长两人都很喜欢他。
   
  
  
“一次会都还没约过就被带去见父母了,真的很吓人。你该庆幸我没有被吓得和你闹分手!”他还保持着拥抱闵玧其的姿势,整个人重量都摊在对方身上,说到重点时还加重了点音量。
   
“我只是想赶紧把你娶回家,怕你被人抢走了。”闵玧其拉了田柾国放在后头的右手臂到自己身前,握住手掌往上抬至视线处瞧了瞧,“好看的人戴好看的戒指。”
   
在见过双方父母后关系更加确认,闵玧其也就买了对戒当礼物庆祝,没有过多的花样设计,只有几笔刻上去的草杂花纹。田柾国在戴的时候也没多想便戴在右手无名指上,被告知了握笔会很不方便也没拔下,笑着说这样能自然地向大家炫耀。
   
“诶,你这样说我不会反驳的喔。”能猜到靠在自己身上的人笑嘻嘻地眯起眼睛,“好看的人嫁给好看的人。”
  
“我也不反驳。”闵玧其也笑了,搂着田柾国的背幅度不大的晃了晃身。搂着的人没接续话题他也没说话,衬衫上有液体渗透的温热感还以为是对方泪眼花花拿自己衣服擦,把人托起来想哄哄才发现不是眼泪而是一抹红。
   
  
  
  
  
  
5
  
  
  
田柾国做了一个梦,时间轴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大概日子已经过一段时间了,他脸上的青涩褪去不少,闵玧其难得陪他在画室里。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屋内,屋里充斥着暖意。
  
他正在画一幅画,远远地看隐约能看出是一副人像,镜头拉近了却是空白的画纸。窗户没有关上,风吹进屋内,摊在地上的图画纸随之被带起。大学时候,有幅作业他就是用这种概念完成的。
   
日子突然被往前拉,时间回到他们头一次吵架。田柾国早忘记他们为了什么事争吵,直到梦境他才又回想起。那次是因为闵玧其为了工作而搞坏胃肠,发炎了住进医院。
   
并不是两个人破口大骂,而是田柾国一个劲儿地唠叨闵玧其,而另一方忍着身体不适听了很久,听着听着也耐不住性子说回去。争着争着眼泪也跟着现出。那次吵架他们隔了一周才和好,金南俊还担心要就此分手了。
  
现在想想,还不是因为自己才会吵了出那场架。如果能重来一次他大概会停下辩论,给对方一个拥抱。
  
他听到闵玧其喊他的名字,回过头去追声音才发现叫的不是自己而是一旁年纪还轻的田柾国。那时和现在不一样,自己碍于面子无法在公众场合自然地和对方牵手,倒是闵玧其不在意众人目光就算了也不在意田柾国的想法,扯过手臂将比自己手掌还小一点的手包覆住。
   
还会调皮地摆出一个叫人火大的笑脸说:“还不是怕你走丢,牵好才是。”
  
过去的事像老相机的底片一样,一幕一幕得在面前跑过:从相遇,闵玧其主动联系,第一次用电话聊天,第一次参观他引以自豪的工作室,第一次从他那得到夸赞,第一次尝欢,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吵架......
   
后来周遭的灯光褪去了,黑暗渐渐铺成而至,一瞬间便将整个世界拢盖起,温度也逐渐流失。田柾国伸出手,指尖透着光,变得透明,自己,也正逐渐消失。
   
   
梦醒了,他流了满身冷汗,翻涌上来的作呕感再也忍不住,吐出的是胃酸染着血红。
   
  
  
  
  
  
6
   
  
  
“南俊哥,还是好看的吧?”
   
金南俊静静地看着站在镜子前摆弄毛帽的田柾国,他今天和闵玧其一块来探望这孩子,恰好和田家父母撞上了,后者被带了出去说想和他聊聊,剩下他一个人留下来陪田柾国。
   
他站的位置并没有被挡住,从镜子的照射不难看到自己的表情。金南俊没收起皱着的眉头,朝着那人笑道:“好看,不会不好看的。你讲话愈来愈像我家那口子了,小国。”
   
眼前的田柾国背对着自己,年轻人嘛,连帽子都有一定的戴法才凸显潮流,但是对方把毛帽戴得老实。帽子底下已少了那乌黑,老被嫌幼稚的蘑菇头。
  
“喔,说到那,我好久没看到智旻哥了。下次得敲他一笔,让他请我吃东西才行。”
   
“他这个月都在国外,回来了再叫他来看你。”扶着人回床上坐下,而自己落座在一旁的沙发上。
   
“嗯!等他回来。”
   
   
“...南俊哥,我说这话你可别和玧其哥说啊,”开口时嘴角依旧扬着好看的弧度,闵玧其曾经夸过,他看过最好看的笑容便是田柾国清澈的眼睛搭上那恰到好处的微笑。
   
“我怕我这身体等不到智旻哥回来就先归天了,”他依然笑着,但从他边说话边竖起食指指着天花板的动作来看,让人生了份心疼。
  
“等等、我会不会下地狱...听说会审判很多东西,我觉得我大概永远都无法投胎了...”
  
都能看到垂丧在头顶的耳朵了,金南俊揉揉对方的肩膀,笑不出来,“漫画看太多啦你。”
  
“要是我真走啦,哥要替我看好哥啊,他老喜欢不吃饭只拼命工作...哪天他暴毙在电脑前也不意外。”他耸耸肩,表现得无所谓,“他好好的就好,哥要看着他找到第二春才能结婚!”
  
“...这活留下来你自己担吧。你好好的才是他最希望的吧,而不是你说的什么第二春。”金南俊放下习惯翘着的腿,“你让我别和他说是怕他生气吧?”
  
“柾国啊,你不疼吗?”
  
“......”
  
  
“...南俊哥,我累了,想休息了。”
  
“嗯,你睡吧。”
  
  
  
数起来,田柾国没有哭过几次,最近一次也只是被逗得笑出眼泪。闵玧其最舍不得他哭,有次只是被胡椒呛到,他便紧张得直哄人,抱抱亲亲、讨好的问句一次全给了。田柾国不讨厌被当成孩子待但他堂堂一个男子汉也少在男友面前落泪了。
   
患病后他也没哭过,不管是半夜被疼痛给扰醒或者因为身体不适应药物反应而跪在马桶前呕吐直到全身发软无力,他都没哭过。
  
没了头发他照样回去后院和老人家们聊天,他们视力不好,孩子一直拒绝他们的食物才察觉不对劲,
  
“小田你这是怎么啦...?不是和奶奶说是小感冒而已吗?”
  
“唉唷,当然是小感冒。只是因为天这么冷还要洗头太麻烦了,干脆剃掉比较方便嘛。”
   
几个心思细腻的女人静静地默许孩子撒谎,听着听着便红了眼眶,田柾国没难过反倒成了安慰的那一方。
  
田母也因为骨髓又撮合失败而没忍住在田柾国面前哭过,田柾国也是频频得安慰,说自己不要紧,机会还多的是,时间也还多。
  
  
  
“柾国睡了?”闵玧其从外头进来时后方并没有跟着田家父母,想想应该是交代几句后便先行回去了。
  
“嗯,他说他想智旻了,我也没办法,毕竟他的时间不是我能控制的。”金南俊无奈得摇摇头,希望得到闵玧其的谅解。
  
“我知道,等他回来再请他吃饭吧。”他坐上床边,怕惊扰难得熟睡的人儿,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对方的脸颊。
  
  
  
  
  
  
7
  
  
  
太阳慢慢得改过坏习惯,不再赖床,鸟儿也因为阳光而苏醒,昂首哼着小调,心情很是愉悦。
   
田柾国难得能一觉到天明,有些意外的心情在看到电子时钟上头显示的日期便退去了,他一睡便睡了两天,讲昏过去说不着还比较合理。
   
“醒了?刚刚摸你脚满冷的所以帮你擦了脚,有没有比较舒服点?”田母笑得慈祥,眼角还残留的泪痕不难看出女人刚哭过没多久。
  
“嗯...”田柾国笑着应,谁不知道他正发着高烧,只是都默契得演着没事。
  
“妈妈,玧其哥呢?”
   
“我让玧其回去梳洗下再回来,堂堂一个大制作人怎么可以邋遢呢,你说是吧?”女人把刚洗好的苹果握在手里准备削皮,“对了,柾国啊,医生说骨髓配对成功了喔。等你身体好一点,马上就能康复了,太好了太好了...”
  
  
谁又能保证他的身体能恢复到适合进行骨髓移植的手术。
  
明明都建了心理建设,明明都明白机会实在渺茫,明明,只是在自欺欺人。
  
  
“妈妈,你让玧其哥赶紧过来好不好?我想他......”笑着笑着,最外层的那副笑脸面具也逐渐被眼泪侵蚀而剥落。
  
  
  
闵玧其接到电话连头发都还尚未吹干,发丝还滴着水便赶到医院。踏进病房只看见田柾国一个劲地抹眼泪,像怕被别人看到一样的模样却还是让他看见了。他几个步伐走到病床侧边,握住田柾国的手掌,原先蜷缩着的手指顺着动作和他十指紧扣。
   
“别哭,宝宝,我来了。你别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当初因为自己耐不住唠叨而起的争执。对不起自己没有多珍惜一点之前能相处的日子。对不起,自己生了病,以后可能要留他一个人了。
  
“柾国,柾国,你看着我。”
  
他不常喊他的名字,他抱怨过但他总含糊得辩解:我得把你当宝宝宠才行啊。
  
“你会好好的。你玧其哥从来没骗过你对吧?这次,也不会骗你。”
  
是啊,他闵玧其从未骗过他。
  
除了那一次次说他吃得太撑了,肚子都抵在办公桌前,其实还为了曲子乔不定的事烦着。除了那一回回口口声声,甚至对天发誓说要戒烟,却会在对方熟睡时站在阳台处抽上几根外。除了每一次在看着田柾国因为梦魇而迟迟无法安睡,醒来之后和对方开玩笑说他睡得像隻小猪一样之外。
  
他明白,或许比面前这人更加清楚明白,明白自己留不住对方。
  
  
  
  
  
  
  
  
0
  
  
  
    【啊啊啊!对不起啊,弄脏你的裤子,很贵吗?我赔一件给你吧......】
  
    【...算了吧,不打紧。】
    
    【诶诶诶那不行,不然你至少让我帮你洗干净...】
  
    【...那你让我穿什么走啊?】
  
    【我、我休息室柜子有多带的裤子!样式没有你的那么,嗯多样,但纯黑,不会奇怪的!而且身材应该没有差多少,没问题的!】
  
  
  
  
  
  
一幅画,花了你一生的时间去完成。
   
  
一杯酒敬你,敬我,敬我们。
  
  
 
   
  
  

  
 
  
end.
 
 
 
 
 
 

  

  

  
  
  
 

  
  
7-1=0,所以最后篇章回归0。
呃没有,我瞎掰的。
  
  
一直很想看的病弱果,最后还是自己写出来的。脑洞也是源自自己。
完全是因为一拿起画笔便不知道该画些什么,所以用字来描述。没想到写完才发现,连用文章去解释一切都做不到。
国文老师对不起啊(毫无悔意)
  
 
  
最后,这一篇文章送给我的迪老师。
没有最精彩的结局,但有最简单的幸福。希望你能早日恢复精神,等你回来。

  

  

评论(8)
热度(36)
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