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重生》(八)末日AU

♦cp是all果,全文糖果比例比较高。雷者自行考量。
♦这篇旻国的部分多很多
  
  
 
 
  
 

  
 
“什么意思?”
  
是闵玧其提的疑问,也是由他率先打破沉默。见文在锡往前踏了几步,不自觉地抬起手臂互住身后几个人。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相不相信随你们。”
  
“相不相信还是其次,总该给我们个理由去思考吧?”
  
文在锡灵活地挑起一边的眉毛,“肯定都有经历过起源吧?也肯定有听说过政府派军队出来支援。重点戏来了,”他打了个响指,“请问,在场有哪位被军队救过的?”
  
特地环视了一圈确认没有半个人表态才继续说话,“这就是重点,为什么派了军队却没有人被救上?”
  
“因为国家的军人太弱了...?”朴智旻看着文在锡,丢出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错了,并不是。但也不是根本没有出来救援。”他说得头头是道,将整场当作自己的演讲舞台,而眼前的这群人是他难得的观众,“是出动军队的目的根本不在救援。”
 
众人没了反驳的声音,虽然缺少了点惊讶的叹息声,但正是他想要的反应。
 
“他们装模作样地救了些人,将他们带回去作实验品。”
  
“你刚刚说丧尸病毒是各国制造的,为什么又要多此一举去研究?”金南俊向前走了一步,现在是他站在一群人前方。
  
“为了高阶层级人员。”
  
声音来自一旁的闵玧其,而文在锡在他说话后向着他又打了个响指,“正解。我要说的就这些,剩下的就是你们愿不愿意相信而已。”
  
“...你们知道他们的根据地吗?”
  
闻言,李玟娜朝着田柾国迈步,她很高,几乎和他视线平行。亲昵地搂上他的肩,“孩子,我们当然知道。需要亲自带你去观光吗?不过路程会有点险恶还有点远。”话才刚说完,手便被拍开,无趣地回过身才注意上几个人都瞪着自己。
  
“上述都是其次,我先带你们去小歇会儿吧,为了展露我们友好的一面。”又转过头冲着田柾国笑笑,分明是有心的行为。
  
  
  
李玟娜在几个人都踏近房间时便留了个背影离去。房间很大,除了没有柔软的床铺及能防护的门外缺点近乎找不到。
  
金泰亨先是用脚磨了磨地板,然后又在室内环绕行走了一圈,站定在吊床前,“哥,我们今晚的床?”
 
“吊床睡起来一点安全感也没有...”郑号锡随意地往地上一坐,面带嫌弃得看着仅用挂绳繫着的吊床。
 
金南俊倒是不介意郑号锡说的安全感一事,自然地坐上吊床,陷下的高度刚好能使双脚踏稳地板。
  
“你们怎么看文在锡说的那件事?”
  
放下一直背着的背包,肩膀少了重物压着轻松了不少。为了更放松肌肉,闵玧其歪着头揉了揉肩颈部位,“不能断言,但我得承认我现在大概百分之八十是已经信了。他说的并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说不通的地方我也找不出来。”
  
“明天亲自去确认不就行了,她都说他们知道根据地了。我们人多,怕什么?”金泰亨大概已经习惯吊床的不稳晃动了,双手扣在后脑勺躺着。
  
“就怕所谓的根据地是他们自己的集合地,那处全是他们的人。”金南俊实在想不透,不自觉握紧的拳头关节处都有些发白了。
  
“得了,从另一个方向想,他们要真想那么做,干嘛还让我们带着武器?”气氛沉闷,连心情也跟着糟糕了,虽然本来也没有多好。
  
“明天的事不能明天再想吗?睡觉吧。”一直没有出声的金硕珍难得说了话,拎起闵玧其的背包替他放在吊床一侧,然后自己再爬上一旁的吊床。
 
  
太阳即将升起。
  
  
  
 
田柾国难得睡了场长觉,醒来时身边的吊床都已没了身影。他倏地坐起身,突然的动作使吊床不平衡地左右晃动起来,试图将脚放到地上却也因为吊床没停下摆幅而向后摔,极为狼狈。
  
“怎么了?”朴智旻听到声响便立刻走过来,“怎么跌了?会不会痛...柾国?”话都还没问完,面前人便突然抱住自己,害他感到不知所措。
  
“为什么不叫醒我?”他将整张脸都埋在朴智旻颈窝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硕珍哥说你睡得熟,晚点再叫你起来...”抬起手臂将人往上托了托,再拍拍他的背哄人,“别担心,哥不会丢下你不管,我才要担心柾国儿哪天把我留在后头。”
  
“哥说的...要是说谎?”
  
“说谎我就去扒南俊哥的头!”兴致勃勃地抬起右手,手指并拢做出发誓动作。
  
“...南俊哥才不会骂你...”金南俊很喜欢朴智旻自然撒娇讨好的性格,田柾国只有半瞎,看得出来。再看看他哥伤脑筋的样子,不好再闹脾气任性,“算了,我相信你啦。”
 
“我就知道柾国儿最好了。”朴智旻搂着人笑得眼睛都眯起了,看来确实开心。
  
“咳咳、我不太想打扰你们,但我们要准备出发了。”
  
随着声音看过去,闵玧其倚着柱身站在门口处。朴智旻拉了声长音回覆明白了才拍拍田柾国的背要人起身,“怎么了?”
  
“脚麻了...”
  
  
   
  
 
走到外头时并没有看到文在锡的身影,只有李玟娜一人站在一台外壳看来有些破旧,但在车顶、车身都安装了些防护铁片,甚至连窗户都有加装的车前。
  
“老头子只要我带你们去参观,期待吧,我们第一次远足。”老实说从一开始见到她,金硕珍便觉得她的笑容让人发寒,认为笑容背后有什么深意还是其次,主要是嘴巴开合的幅度有些大过头了。
  
“前座加我大概只坐得下四个人喔,其余的人,VIP特席。”
  
  
是直到车子开动一阵子后闵玧其才明白她所谓的VIP特席的意思。坐在后车厢能欣赏什么?没什么好欣赏的,只剩下成群发臭的丧尸。
 
原本以为应该是刚刚通过的隧道里头会藏一堆避着阳光的丧尸,结果里头一路畅通,反而是出了隧道口丧尸才出现,况且不是普通数目。还以为回到病毒爆发时期的市区。
 
这处的丧尸也不知道是因为热源数太多,还是单纯看到会动的物体便拔腿冲过来,驱赶了一个狼狈地跌在地上,另一个踩着尸体继续攀附。
  
“我不太相信这里是根据地...这条路已经开多久了,只看得到腐烂得差不多的丧尸。”田柾国拿短棍将手扒上车身的丧尸打下去,“或许能开始策划怎么逃跑...”
  
“行,至少我们还能选择死法,如果即将抵达他们自己人的集合地,被他们拿大炮类轰死会是其中一种,再另一种就是当这群疯子的午餐。”闵玧其把人往车里拉一点,自己向前倾去打丧尸。
  
田柾国没理会闵玧其的话,用力地拍了拍前座脑袋后的小窗,“妳再不开快点把它们甩开,还没到我们就要被啃干净了!”
  
李玟娜大概是听到了,能感受到车体在加速移动,而丧尸渐渐离开视线范围。没一会车便停下,她熄了引擎,轻盈地跳下车,
  
“到了,这里视野最佳。”
  
“...”
  
在不远处有座用高墙围起的堡垒,里头与世隔绝般,各式各样的高楼大厦林立着。而高墙外却毫无生机,唯一能看到有生命活动的只剩下市区的一小部分。如果要更靠近观察高墙通过那处是一个方法。
  
在那处里生活的人身上穿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有些甚至沾染着干涸而发黑凝固的血迹。时不时有哀嚎从破烂不堪的屋内传出,只见村人们脸上看似丝毫希望也不报,无神地喝着髒水,吃着腐肉。
  
“这些人是实验后没有用的人。”李玟娜在说话的时候音量放的很低似是在给他们一点尊重,但也能从语气中感受到她的不在乎。
  
“没有抗体的人就没有继续研究的意义,所以这里都是些垂死的人。还年轻的也因为病毒的关系,像老了二十岁。啧啧,真可怜。”说着的同时她确认了手枪的子弹数,然后将保险关上收回腰间,拿起小刀握在掌心。
  
“随时都会有病变成丧尸的人冲出来,别松了警惕啊。”
  
李玟娜让他们在市区的最外围停下,说是最靠近高墙的位置,再往前走几步,下一秒落地的不是脚而是人头。
  
“这里可能看不太到,但中央的那栋建筑就是实验中心。他们每个星期会分发几个药剂下来,”说的是高墙内的人,“那些药剂是用来测试感染者反应的。据我们观察,有好有坏。”
  
“什么意思?”郑号锡环视了一圈市区内的情况,惨不忍睹。
  
“有人因为那个药剂而减缓了感染速度甚至完全将病毒消灭。”
  
“坏呢?”闵玧其双臂环抱着放在胸口前,眉愈发紧皱。
  
“激动到像是获得了全世界之后,直接暴毙死去。”她事不关己一般得陈述,然后突然跳开了话题:“我们打算明晚攻进去。”竖起食指,直指着前方的堡垒。

“他们从起源开始便持续做着实验,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生存意义?”
  
  
 
  
 
“睡不着吗?”
  
朴智旻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回过头朝着他顿顿脑袋,“一天下来获得的讯息太多了,不整理整理睡不着。”
  
这儿和他们原先住的地方不太一样,从天台位置看出去并不能看到些什么,乌云笼罩了月亮,一丝光源也这样消失。朴智旻跟着人在天台边坐下,“那我来陪你好了。”
  
“哥怎么想?”
  
“嗯?”
  
“她不是说他们明天打算攻进去吗?哥怎么想?”他转过头,能从朴智旻的瞳孔反射里看到自己。
  
“文在锡刚刚有和玧其哥他们谈,说素昧平生,没必要跟着他们一起。”
  
“但如果想进去,他们也有方法。”
  
抬起手抚上人的头,稍微用点力让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才將手移动去肩膀位置。“我们跟着南俊哥的想法走,要吗?”
  
  
  
金南俊选择了第二种能不会正面对上的选项,文在锡没有反对,几个人也跟随金南俊的意愿。
  
本以为只有文在锡两个人执行这件事,到了定点市内居民还有体力的全数站着等待指令下达。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自杀行动。
 
有几条下水道和墙内是相通的,市区附近就有一个。李玟娜带着他们几个找到下水道位置,拍了拍金南俊的肩,笑得依旧,“不会一进去就遇上什么难题的,装得自然点就不会出事,如果你们单纯是要去观光那就另当别论。”
  
金南俊没有回应她,她也不在意,留了句有缘再见便转身离开。
  
下水道里头很黑,金南俊走在最前方拿着油灯照路,郑号锡跟在他后头,他实在无法适应密闭的空间里又黑又髒的。“所以我们去里面干嘛?他们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我觉得我们进去也会被波及到。”他拉扯着前方人的衣角,深怕走丢了。
  
“物资最丰富的大概只剩里头了,挖一点东西出来对我们往后的生活并没有坏处。”即便音量放得再低还是会有回音缭绕着,加上一片寂静的黑暗让人多生了份恐惧。
  
走出下水道后是正常的街道,堡垒里的居民过得生活和外头完全不一样,他们忙碌奔波于事业、家庭,即便水沟盖是在有些显眼的地方,人来人往的街道也没人注意上他们。
  
闪着暖色的路灯,展示着漂亮衣物的玻璃橱窗...太多东西是许久没看到的景色了,几个人不由自主地多停留了几会。
  
“不是啊,哥。”金泰亨盯着橱窗里物品标示的价钱发呆上几秒才回过神喊人,“我们可没有钱?”
  
“这——”
  
音还尚未落下,机关枪射击的声响便从高墙上传来,人民开始恐慌,加快脚步离开广场回到住家。
  
“抢的事又不是没干过,会有罪恶感问题大不了去那儿抢。”闵玧其昂起下巴,朝着中央的那栋大楼点了点头。
  

  

  

评论(3)
热度(17)
201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