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輪廓》—重生番外(一)

#《重生》的番外
#糖果
#是主篇没有的确认关系后。不要问我是什么时候确认关系的,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打这行
 
 
   
  
 
难得月亮没有被乌云拢盖住,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窗射进屋内,并不是特别亮还不至于影响到睡眠但闵玧其反覆翻身了好几次睡意也丝毫没有产生的意愿。
 
“哥做什么啊?”
  
要生存在这乱世的人浅眠是必要条件之一,就睡在他身侧距离几个拳头位置的田柾国不醒也奇怪。
 
“抱歉,吵醒你了?”
 
对方没有点头亦没有摇头回答自己的明知故问,挪了挪身子离自己更近了点,他的呼吸几乎能吐在自己身上,
  
“哥睡不着吗?”
 
“嗯...我出去晃晃,不吵你。”
 
田柾国又挪近身体,整个人窝在闵玧其怀里,“反正哥也没什么事好做,不如,我们做吧?”
 
 
 
 
 
  
面前的人整个体重都压在自己身上,紧摇着下唇为得就是不发出一点声音,偶尔从嘴角溢出的呜咽让他耳朵都红透了。闵玧其止不住扬起嘴角,平常一副看透世面的大人模样也只有在这时候才让人想起这小家伙还未成年啊。
 
啊,这样算是犯法了?
  
  
稍微地顶弄一下,没意外地获得从小孩嘴缝漏出的声音。
 
“怎么办?没有套。”极为明显得示意是想射在里头,田柾国把整张脸都埋在自己颈窝间看来没有说话的打算。
 
“下次去市区应该去找找看有没有套子才是。”
  
在做情爱一事时田柾国不爱说话,通常都是闵玧其一人自个儿自问自答。前者没意见,后者自己玩得尽兴。
  
“哥哪次戴过?纠结什么。”
 
“敬语都不用了?我可不是你亲故。”语落便将原先扶在对方腰间的手掌移至屁股,将两臀瓣掰开,进入得更深了些。
 
“...哥不是我亲故啊,是男朋友。”他将头抬起,向前凑去亲吻闵玧其下颚露出的一点胡渣。痒痒的。
 
 
 
 
是光着身体做情事的,只有闵玧其的裤子遭了点殃,不过对他们一群男人来说应该不算大事。
  
原先完好繫在后脑勺纱布的细绳现在松松地挂在原处,要掉不掉的,田柾国也没去理会,就着窝在闵玧其怀里的姿势窃喜。
 
“偷笑什么?”

“笑哥好看。”即便从上俯视只能看见对方的头顶发旋也不难想象他笑到眼睛弯弯的,眼尾处还会多点皱折。
  
“啊对了、”猛地抬起头正坐和人面对面,闵玧其的下颚骨差点不保。
 
“怎么了?”
 
“哥把眼睛闭起来下。”
 
一面嘟哝着到底要干嘛一面照着对方的话做,将眼皮阖起。随后有些冰凉的指腹便在自己的额头落下,顺着弧度移至鼻梁、鼻尖、人中,略过嘴唇,抚过下巴.....
 
其实闵玧其在指尖落下时就睁开眼睛了,本以为面前的人会冲着自己喊让他闭回去,不过他却也紧闭着眼睛。
  
他的睫毛很长,粗细一致,弧度恰到好处,不必过多的形容,就是很好看。
 
指尖停在喉结位置便移开了,“我一直在想,要是两只眼睛都瞎了,我记性差应该不用多久我就想不起你们几个长什么样了。”说着,他缓缓睁开眼,对上面前人早睁着的眼睛没有多嫌弃,露出浅浅一丝笑意,“不过这样子,我应该会记得久一点。”
  
“闭着眼睛也能知道是哥!”
  
闵玧其没有为他的发言做评论,而是抬起手臂,手指轻缠上耳边的细绳,“我能拿下来吗?”
 
发出了鼻音示意对方自己同意便阖上眼皮。
纱布被取下,他还闭着眼睛,从眉毛下方一直延伸到眼尾处的疤痕至经还是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张开眼睛,好吗?”
 
起初田柾国只睁开完好的右眼,乌黑的眼珠子下纯净得不像话,能从里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倒影。是乱世污染了这一身纯白。
 
用指腹顺着疤的痕迹游走,最后轻轻划过盖着的眼帘,他便也睁开了左眼。
 
“现在还会痛吗?”
 
只见田柾国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说道:“南俊哥说现在会痛的话都是心理作用,不多想就不会痛了。”
 
“那,你有去想吗?”
 
“...哥长这么大以来最痛的一次是什么时候?”并没有给予对方回答的时间,自顾自地开口“老实话这个是我从小到大觉得满痛的一次,之前翘课出了车祸,腿骨折也没这么痛。”
 
“但是当下除了想着和泰亨哥一起逃走外没有痛的想法,”他移开正对着闵玧其的视线,握着纱布的手不自觉地紧了几分,“看着泰亨哥的手不断流血,甚至忘了自己眼睛被捅瞎。”
  
“那时候我刚上手狙击,和一般不太一样但是我是用左眼瞄准的,事后还蛮慌的哈哈。”
  
闵玧其揽过田柾国的肩,让他靠着自己,“可你现在还是挺好的。”
  
“可不是。我觉得国家就是少了这种人才,才会沦落成现在这样。”他抬起手,小动作的比划,“要是我的话,在一开始爆发疯病的时候就砰砰砰几下把他们全杀光光。”
  
“那还真是少了你就不行呢,失策失策。”
  
“啊,好痛。”
  
田柾国突然喊了一声便看似难受地低下头,闵玧其赶忙俯下身查看状况,“怎么了?”
 
“...太喜欢哥了,心好痛。”音量慢慢放大,最后一句还连带着明朗笑脸一同打在闵玧其脸上。
 
“...你打哪学的?”
 
“硕珍哥说一说我就记起来了,他总是这样和我玩。”将纱布塞进闵玧其手心便背过身,示意要人帮他繫上。
 
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他暂且没想到适当的形容词。
  
“...我会让他安静点。”抬手把纱布繫好,顺手得顺平翘起的头发。
 
“哥这是在觉得我学坏还是,吃醋?”语尾上扬得十分恰当,说着还转过身将手覆上身下处来回抚摸,没一会儿形状便有些清晰的透在裤子上了。闵玧其很容易被自己煽得情动,这点他明白得很,打算一辈子拿这弱点怼他。
  
“别闹...”
  
“那哥自己处理啰。”说完,他跳下不是那么舒适的床垫,随手套了套衣物便溜出房。
  
  
  
  
  
今晚的风挺大的,大概就是因着这风,月光才没被遮掩住。田柾国坐在天台边,两条腿悬空晃着,如果是郑号锡大概不敢坐在这儿晃荡,他想。
  
“嘿,”
  
光听这明显的醉酒嗓也能知道是谁,不过他还是在应声前回过头,闵玧其已然站在自己身后距离两个脚掌的位置。正想为自己的不灵敏感到懊悔便接到对方扔过来的下一句,
  
“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
  
他俯下身,在亲吻过后抬起手刮了刮对方的鼻子。
  
  
  
 
  
 
【哥,我们现在算什么,是情侣吗?】
  
【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那就是啰】
   
【那哥喜欢我吗?】
 
【嗯】
 
【可是你从来没正面和我说过喜欢啊】
  
  
  
  
 
“再说一次。”止不住的喜悦涌上心头,连眼睛也笑得月牙般。田柾国环着闵玧其的脖子,亲昵地啄了口对方的脸颊。
  
“好话不说第二遍。”
  
“不过能和你说,我爱你。”
 
  
 
 
 

评论
热度(14)
2018-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