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Bad Boy》

#糖果
#ooc、短打、不是生贺文,因为没有准备
#听着Red Velvet的Bad Boy写的,所以题目打坏男孩,但和文章没关联性。
 
 
 
 
 
 
  

适合摆动身体的音乐从音响频频传出,即便时间已经近了凌晨也没见过舞池上的人潮减少反而愈见增多,他们是这么说的,这时候才算是夜生活的开场。
  
 
闵玧其的身份和这场景一点也不合,说出来还可能有些突兀,会被笑话的那种。但他不介意,这地方谁会多注意你的身份。抬起视线看了好几眼中央那片热闹,才转回吧台又向调酒师点了第二杯马丁尼。
  
 
“嘿,”
  
随着声音来源处将视线转向左侧,一个巴掌大小的脸蛋映入眼中,少年的眼睛很深邃,即便带着美瞳片也难以遮掩住原有的鲜明感。他在眼皮上头画上了细长的眼线让原本因为外型较圆而显得稚气的眼睛多了份成熟感。
  
“您一个人吗?”他的嘴巴也很好看,嘴唇不会太厚也不会过于得薄,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一点水光,是适合亲吻的嘴。
  
闵玧其习以为常地点点头,他并不是第一次去酒吧,穿着虽然不如在场年轻人那样狂妄但也不失该有的样子,当然也就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坐在吧台边时被勾搭上。少年的下一句他百分之八十能猜中,
  
“太巧了,我也一个人。”少年有些浮夸得拍了几下手,以察觉不到的动作悄悄凑身离得闵玧其更近了点,手肘都碰上了,“这样吧,我请您一杯酒,或许我们今晚能陪伴彼此。我叫田柾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先生?”
  
“闵玧其。”闵玧其不以为然,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开口的,但还是礼貌性地介绍了自己给对方。
 
“我刚刚看到你和你朋友在聊天了。”晃了晃玻璃杯,杯里的液体跟着频率晃动着。
  
“...闵先生既然都来了,不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可能是因为对方的不领情,他有些恼火,再看向他时他皱着眉双颊鼓得圆圆的。
  
“不是,我单纯来喝酒的。”
  
“谁来这间酒吧是为了单纯喝酒...”田柾国放弃鼓着双颊装委屈,离开闵玧其身侧回到他原本的位置。他身上穿的衬衫裁缝线处能隐约看到衣下的肉色,将长长地衣服下摆紮进裤子里,腰身清楚地现在眼前。
  
见闵玧其从头到脚望了自己几眼后又转回视线,更加不满,“这里可是gay吧,gay吧!来这儿单纯喝酒的您还是第一个。”
  
“那很荣幸成为第一位。”闵玧其挑起一边的眉,嘴角微微勾起。
  
 
“...我老实和您说吧,”他双脚跪在高脚椅上凑身向前,抓着人的手臂稳住身体,“我和哥哥打了赌,要是约不到您就得把这月份的给他...”
  
他当然知道少年说的‘这月份的’是什么,也没装出不明白的样子,太多余了,“我真没有那个想法,也不想和人胡乱来。”说着话的同时又将目光瞥向身侧的田柾国,他的目光并没有多锋利,但可见效果显着,对方倏地乖巧坐在原位,手有些用力地拍在桌面上,杯里尚未融化的冰块被震得相互碰撞作响。
  
“我这个人最秉持的就是安全卫生了!都会洗干净,也会定期看医生...”愈说愈发委屈,搞得闵玧其像骂了人一顿似的。
  
“得了得了。”他摆摆手,拍了拍对方的背便离开吧台往外走去,见人还坐在原位垂丧着脑袋瓜,向后喊了一句,“不是打赌了吗?”
  
 
  
  
 
  
田柾国没少见过有钱人家的少爷,他跟着闵玧其回到他住的酒店,刚下车看到建筑外观便微皱起眉,“这...不能带‘人’回来的吧?”
  
闵玧其关了车门,将车钥匙递给上前的door man,扔了手臂上挂着的大衣外套给人,“你也知道。”
  
  
 
这个时间点大厅除了服务的人员没多少住客,闵玧其向前台要了寄放着的房间钥匙后便向电梯走去。分明一眼就能看穿田柾国是闵玧其带回来的人,那些服务人员却默不吭声,田柾国被他们盯得浑身发痒。
  
本以为闵玧其是住独层的房间,其实也不过是普通的单人房,高级饭店里的普通。田柾国随意地坐上床舖,正想往后躺时便被拉住手臂,抬起视线对上的恰好是闵玧其的脸,“没洗澡不准躺床。”
  
“...喔。”他几乎是被扔进浴室里的,盯着占了半个版面的镜子瞧了半分钟:“能有多髒...”
  
  
等田柾国洗好澡时闵玧其正坐在靠近阳台的椅子上用笔记型电脑。田柾国小跑步到闵玧其面前,挤过对方的手臂,在他大腿上坐下。
  
“我洗干净了。”他没有换洗衣物,只穿了件浴室里的浴袍。浴袍没有繫得太紧,能从空隙里看到里头的肉色,肩颈位置还多了些青黑。
  
“那里还有张椅子。”说话的时候他依旧看着萤幕,虽然没有制止田柾国的行为,但他这句话的意思并不难懂。
 
田柾国稍微噘起嘴便移动屁股离开对方的腿上,在隔了一张桌子的椅子上坐下。之后两个人便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自然耐不住性子,伸手点了点电脑的外壳吸引对方注意力,“其实如果怕我打扰到你,可以赶快结束的。而且是用小时计算的...”
  
这次闵玧其倒是理他了,但也只是丢了一句话:“钱我不是没有,你也可以不用在意我,做你想做的事啊。”
 
“...把人带回来又什么都不做...”
  
他说话音量有特意放低,不过由于室内的安静程度,这种音量还是能听得清楚,闵玧其阖上了电脑,“不卸妆吗?”
 
“啊?”看人比划了下自己眼睛位置才明白,摇摇头,“您如果要我卸的话我会去卸掉。”
  
“我没意见。”说完,他起身往床舖边走,去拿放在一旁的行李箱。
 
“您要去洗澡啊?要不要帮您搓背,我满擅长的。”
 
“有什么是你不擅长的?”闵玧其见人小心翼翼地绕在自己身边就想笑,轻推了对方的肩膀让人坐上床便走向浴室,留了个背影给身后一时发愣的人。
 
  
 
  
等待闵玧其的时间很漫长,人才进去不到五分钟田柾国就无聊了。虽然人在的话也没有多有趣,但至少两个人尴尬比一个人发呆要来的好。
  
他向前倒在床舖中央,再挪了挪身到床尾,伸长胳膊也拿不到电视遥控器又下床去取,拿到了才反覆刚刚的动作一遍。
 
电视播着过时的搞笑节目,看着看着他有些想睡。闵玧其洗好出来时,田柾国打哈欠泛出的生理泪水就完好的挂在眼尾。他头发没有吹乾,发丝还垂着水滴,不疾不徐地向人走去,在床边坐定,“怎么了,委屈你啦?”
  
田柾国无所谓地揉揉眼皮,也不怕把妆弄花了,“没有啊,不做事还能拿钱,怎么个委屈法。”
   
闵玧其拍拍人的屁股,示意他起身,等到对方坐好之后把人揽到自己怀里。这一串行为让田柾国以为自己迷糊到起幻觉,因为对方的动作像吃饭一样随性,差点让人忘了是那位三番两次拒绝自己的先生。
  
他就着抱着人的姿势拿浴巾稍微擦干头发,让头发不再滴水。吻吻人的耳后根,“他们都这样做?”问的是之前的‘客人’。
  
田柾国被吻得头皮发麻,覆在人肩上的手忍不住挠了下,“通常不这么做的。”
  
移动嘴唇至肩窝,“我不太懂,你们都做些什么。”
  
两个人的姿势变得有些尴尬,带着烟酒味儿的嗓音偏偏打在自己耳边,田柾国难得感到害羞,“...什么都行,但是不亲嘴。”
  
 
 
  
  
 
 
上课的钟声准时响起,原先吵杂的环境也稍微降下音量。田柾国缓缓抬起头,眨了眨眼睛好几回,等视线清晰了之后又打了个哈欠,点点同桌的肩膀,“老师来了再叫我。”
  
“知道啦。”同桌乖巧地点点头,对于田柾国总是拿空闲时间补眠他习以为常。令他佩服的是没多看这人读书,但成绩依旧不差。盯着人又恢复原来的姿势,不一会教室前门就被打开,他赶紧拍拍人的背喊人起床。
  
“我是你们这学期的新班导,”男子穿了件衬衫,没有呆板得连最顶层的扣子都扣上,稍微能看到锁骨又不会太不得体。他戴了副眼镜,在冷酷的脸蛋上增加了些斯文感。
  
他笑着介绍自己,“闵玧其,请多指教。”
  

 

  

评论(6)
热度(27)
2018-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