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说书人》01

• 糖果
• 缓慢补坑。想好好疼疼小兔兔所以养成会拉得长一点,没毛病。
 
 
 
  
  
  
 
01.与小兔崽子相遇
  
 
 
 
田柾国已经忘记自己母亲的面貌,记忆中少了最重要的灵魂之窗,最清晰不过的是那张扬着好看弧度的笑脸。
  
  
打从他有记忆以来他就身处距离家乡遥远的英国,那时候他被一位白头发的叔叔接走,回到一栋看来古老却不失端庄的别墅。
  
男人肯定知道田柾国一点英文都不会说,但他仍旧将他看作平常人,对他说着英文,且语速一点也没放慢。见面前的小孩听得都湿了眼眶,豆丁大的泪珠大概没一会就掉在新衣服上头,男人才用他那有些粗糙的手掌揉揉田柾国的脸,他生涩得说着韩语,声音有些低哑却十分动听:“没关系、你,好好的。”说着,他伸出细长的食指,指着自己又回指向小孩子,“我,你,好好的。”
  
也不知道田柾国有没有听懂,但看着他含着眼泪点头,男人也就罢了,牵起他的手回房间。
  
  
 
 
 
田柾国知道了男人的名字,他叫作闵玧其,他的爸爸和自己是同一家乡的人但在闵玧其出生之前就过世了所以他不会说韩文。
  
闵玧其在告诉他这事的时候担心田柾国年纪还小,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也不懂死亡是什么。本来还想再解释为什么小孩会和自己在这里,而不是和爸爸妈妈,谁知道小孩子没起多少好奇心,反倒是自己的头发全吸了小孩的注意力。
  
“为什么闵玧其你的头发是白色的?你是爷爷吗?”田柾国奶声奶气地问着,还爬上闵玧其的腿去扒拉他的头发。
 
闵玧其被扯得头疼,他听不懂但也没阻止小孩子的行为,他托了托他的小屁股,抱得稳一些。伸长了空着的那只手,取了置在桌上的水果篮里的红苹果再拍拍小孩的屁股让他注意自己,“apple.”
 
“啊泼。”小孩儿眨眨眼睛重复了男人说的词。
  
“apple.”
 
“欸泼。”
  
之后的日子田柾国不常看到闵玧其从那扇深咖啡色,上面印着漂亮花纹的大门走出去,他很常在家里,总把管家支开自己照顾田柾国。只要一有空就教小孩子说英文,过不了多久田柾国便能流利地说些简单的对答句。
  
  
 
  
 
 
那天早晨唤醒田柾国的不是闵玧其总暖呼呼的手掌,而是平日在厨房里负责准备饭食的珊。她和他说闵玧其今天早上临时有事,出门了,由她带他去洗漱,吃早饭。
  
珊替小孩盛了杯牛奶,煎了颗形状漂亮的太阳蛋旁边附上小孩儿爱吃的火腿片,餐盘推到田柾国面前,他却不拿起叉子。
 
“小少爷您怎么不吃啊?”女人担心地看着小孩,而对方冲着她摇摇头说:“我不饿,我不想吃。”
  
“那把牛奶喝掉好不好啊?”珊把盛着牛奶的可林杯轻推到小孩面前,田柾国平常待在闵玧其身边都是乖巧听话的,对家里的仆人们也不例外,没一个人不喜欢他的。
  
“喝完了我们去逛逛庭院好吗?”见田柾国点点头后便伸手取了杯子,虽然整个人像是没睡饱一样将脸趴在桌面上但起码喝完了牛奶,她没放下笑脸,牵起小孩的手往外头走去。
  
 
阳光普照,虽然不时有风拂过,但气候宜人。刚入春,庭院里种得花大致上都绽开了,充满热闹的生机,只剩下些迟了脚步的还贪着瞌睡。珊将脚步停在树荫下,他怕小孩晒得不舒适。
 
“很漂亮对吧?”
  
老夫人十分喜欢红玫瑰,因为闵老爷第一次送她的花束便是它,于是在搬来这处时就请了园艺师父用块地种下满满的玫瑰花。
   
另一头是闵老爷喜欢的雏菊,说是最适合老夫人的清纯。不知道那雏菊是混品种还是如何,同一茎延伸出来的却有两种不同的颜色,虽然颜色不如红玫瑰那般鲜艳,但十分衬着它的红。
  
“这样是漂亮吗?”小孩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女人,他脱出口的是韩文,她听不懂,尴尬地笑了笑又牵着他坐上以往老夫人喝下午茶时欣赏庭院美景的椅子。
 
“我们来画画吧,记得少爷说过您很喜欢画图。”女人递上从刚刚就用手臂夹着的蜡笔盒及空白画册,“珊阿姨还没看过呢,能画给我看看吗?”
  
珊是一直都是挂着笑容的,待到小孩儿拿起画笔直到图画完成,她的笑脸愈转为疑惑,不过在田柾国抬起头和她笑说画完了的时候又恢复笑脸盈盈。
 
 
  
 
那是珊在宅邸工作以来第一次进到闵玧其的书房,平时只有管家能进去的。这回单纯只是因为她今天负责照顾田柾国,得去汇报一切安好。
  
闵玧其的书房装潢设计很简约,实如其名,两侧是特地订制的书柜,和墙壁同高,放得全是书。正中央是他平时用来读书的木制桌,漆上白色染料的墙壁挂了些相框,除了一些虽然说不出名字但隐约猜得出来价值不菲的画作,还有些颜色诡异的图画。
  
“少爷,这些都是小少爷画的吗?”
  
其实她从没看过闵玧其,只能在厨房里听听能近身服侍闵玧其用餐的佣人们对他的形容。
  
他的皮肤和她听来的一样,没有遗传父亲的黄种肤色,白皙得好比女人却自然得带了丝丝冰冷。细长的眼睛在眼尾处多了下垂的弧线,看来慵懒却不失威严。他的嘴唇很薄,不说话会让人不敢轻易迈脚接近。
  
“嗯。”闵玧其翻着文件,并没有将视线抬起看向站在距离自己前方不远处的珊。
  
“您不觉得小少爷的用色...有些新颖?”她不敢直言描述,怕是只要一说错话就会立刻被逐出宅邸,她还有三个孩子得养,这可不得。
  
这句话倒是让闵玧其放下工作,抬起头看了她。
  
“他没有辨别色彩的能力。”说着,他站起身,越过女人走向门。
  
“因为他的世界是黑白色的,看不出来画笔是什么颜色,他也不知道该涂什么颜色,”
 
 
所以才会说闵玧其的头发是白色的,其实是很漂亮的淡金色呢。
  
 
 
田柾国或许就是因为这项生来便无法治癒的毛病被父母遗弃的。其实这并不是多大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田父开设的工厂营运失败,除了收益上的损失,还多了一笔那个月份尚未付给员工的工资。他明明有更加努力,找份新工作然后一点一点还的选项,他却选了最糟糕的自杀来逃避一切。那时田柾国刚出世,田母连住院安养的钱都没有,硬是被赶出房,艰困地养了田柾国一年后才察觉了他的异常。
  
终究是骨肉,她舍不得但最终还是得舍得,她养不活他。
 
 
田母和闵玧其生父的妹妹是熟识,她很心疼田母家的遭遇,但碍于她婆家不准许,只好拜托尚年轻且事业有成的闵玧其照顾。
 
闵玧其答应时也没想过会费如此多心思在这孩子身上。或许是在见到他的第一眼便被那双略带恐惧却依旧闪着光彩的眼睛给吸引住了。
  
 
“玧其—!”
  
闵玧其刚打开书房们便看见田柾国朝着自己扑过来,还好他的反应够快,接个满怀才不至于让小孩撞到膝盖疼了自个儿。
 
“说过了不要直呼我的名字。”虽然是在唠叨,闵玧其倒没有板着一张脸,熟练地把小孩儿护在怀里。
  
“可是闵玧其你长得像爷爷可是又不是爷爷,也不要你当爸爸因为长得像爷爷...”小孩被自己的话绕昏头,后面说的词句都含糊不清,逗得闵玧其眼尾眯起,笑得自在。
  
“你在外面等很久了?”
  
“没有,就一下下。”小孩用力地晃了晃脑袋,用小小的食指和大拇指比划了一下程度。
 
闵玧其猫下腰将小孩抱上肩,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牛奶香味儿,“果果已经洗香香了呢,自己洗的吗?”
  
“嗯!不过凯文叔叔有帮我。”
 
这时才将视线往后一瞧,管家拎着小孩的拖鞋站在一旁。闵玧其揉揉田柾国的小脚丫,“很厉害呢,现在要去睡觉了吗?”
  
小孩又晃了脑袋,“不,我要等玧其洗好澡,你说过要念故事的。”
  
闵玧其拿他没办法,只好放弃最喜爱的泡澡项目,快速地洗了澡。不过回到卧房后小孩早已缩成一团球,睡得香甜安稳了,不久前帮他买的兔子玩偶还被扔在一旁,多寂寞呢,闵玧其一边摇摇头一边将它移至田柾国怀里,再替他掩掩被子,自己在右侧空位躺下。
  
 
  
那间特地为孩子准备的空房,大概还要一阵子才会使用到。
  
  
  
  

评论
热度(26)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