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做我自己。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说书人》02

• 糖果
• 日更只会维持这两天~



02.当个理性家长
  
 
  
 
 
田柾国入小学那年闵玧其只送他到校门口,没有和其他家长一样牵着他的手陪他进教室,是小孩前天晚上自己提的,他还因为闵玧其不答应和他不说话整整两个小时。
 
他蹲下身子替他整整衣领,又调了调小书包的肩带松紧度,轻声问:“果果确定自己可以吗?”
  
“可以啊,果果长大了。”小孩有样学样地替闵玧其调整领带,虽然有些太紧了使得闵玧其呼吸难受,不过他依旧没有阻止。
  
“我送你进教室就走了好不好?”
  
“不用啦,我可以自己去。”
 
“要是你迷路找不到教室怎么办?”他担心地握着小孩的小手掌,深怕一放开小孩就溜走了。
 
“有老师啊。”
  
“果果不是最怕和陌生人讲话了吗?要是太害怕了怎么办?”将另一只垂放在膝盖上的手也伸向小孩子,紧紧握住。
 
“唔...”
 
“所以我陪你进去吧,嗯?”闵玧其捧起田柾国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没料到小孩下一步却是伸出小爪子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笑出声,便往后跑走了,进门前还没忘回过头给愣在原地的哥哥一句:掰掰!
 
管家站在车门边笑了笑,替闵玧其打开车门,“在我看来,比起小少爷,少爷才是更需要小少爷的呢。”
  
闵玧其无奈地皱眉直摇头,坐上车时自己带上门。待到管家坐回驾驶座后他才作出回覆:“大概是习惯小家伙总在我身边绕了。”
  
“少爷忍耐点,工作完回家就能看到小少爷了。”凯文又笑了,他从闵父与闵母结婚后就开始在闵家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工事外能和闵玧其说这么多有关生活上琐碎的事,全是因为田柾国的到来。
  
  
  
  
  
闵玧其的母亲是在他22岁时离异的,她生了一场病,痊愈了之后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但最后她是安详地走的。
 
他没有为她的离开流过多的眼泪,他在葬礼上众人唱着道别颂时起身离开座位,在她那用橡木制成还特意涂上了纯白颜色的棺木边俯下身,安详躺在中央的女人嘴角微微扬着好看的弧度,时间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却依旧没带走她年轻时所拥有的优雅端庄。他在她的身体四周撒了她生前最喜爱的红玫瑰,吻了女人的额头,
 
“红色,才属于您。”
 
  
之后的日子闵玧其便像个正常人似的继续工作、继续生活,他本就不太表露心情,一个月内要看到他开怀大笑的几率或许比天打雷劈还小,所以看不出他心底究竟有没有丝丝感伤对宅邸里的佣人们来说并不是值得起好奇心的事。
  
是直到田柾国到来,他们才在他们老板脸上看见久违的笑容,负责打扫的女佣那时撞见了没忍住,直接叫出声,失了礼仪外还吓到了正在和闵玧其学习的田柾国,当场被狠瞪了一眼。不过她事后和同事炫耀,被骂也没关系,至少看见少爷的笑脸了。
  
那阵子她们还默契地把对田柾国的称呼全改成小天使,似乎是田柾国脸皮薄听不惯,闵玧其便让他们别叫了。
  
她们开玩笑说:小少爷是真像个小天使一样,救了这个家的生机。
  
 
 
  
 
因为临时起的会议,回到家时已经超过晚饭时间了。打算一回去便问问小孩今天过得怎么样,学校老师好不好同学又是如何有没有交到新朋友,没料到才刚让管家接过自己脱下的西装外套,珊便上前告知自己小孩没吃晚饭。
  
他打开卧室房门时看到小孩子连早上穿着的制服都还尚未换下便光着小脚丫坐在地上翻绘本书。他没生气但因为搞不懂田柾国的想法而蹙起眉头,在小孩的身旁蹲下身,“为什么没有吃晚餐?”
 
田柾国听见声音才转过头,首先做的动作不是平常的拥抱而是抬起小手,用竖直的指头揉开闵玧其皱着的眉。
 
“玧其还没回家,要一起吃啊。”
  
他坐上床沿再把小孩抱起,让人坐在自己大腿上。解开一直繫在颈部,被整得有些皱的小领带,放置在一旁,或许待会该给它熨一熨。
  
“哥哥因为工作上临时遇到问题所以晚了点回家,下次这样的话,果果不用等我,自己先吃就好,懂吗?”
  
小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小脑袋瓜,“可是想和你一起吃啊。”
  
“我也怕你饿肚子啊,”闵玧其处罚似得捏了捏对方的鼻尖,“肚子饿吗?我让安娜阿姨给你煮你喜欢的番茄汤好不好?”
  
“嗯!那哥哥要一起吃。”他搂着闵玧其的脖子,凑身在人脸上吧唧了一口。
  
  
  
  
 
  
闵玧其第一次接到从学校打来通知的电话,因为田柾国打了同学。
  
他刚断了和校方的联系便让秘书推掉下午的行程,自行开车前往小学。等他抵达导师办公室时已经有家长站在里头了,明明听说是自家小孩子打了别人,刚进门看到的却也是小孩儿哭得直打嗝,他不停用手背去揉眼睛,想停下不断溢出眼眶的泪水。
  
闵玧其先和老师打了招呼便想问问事由,老师却回覆说她也不清楚,小孩子死活也不说,不过在对方父母要求道歉时立马地鞠躬说了句对不起。见对方父母也没再刁难,他也没想法再干涉下去,那样事情只会愈来愈复杂,鞠了躬便牵着小孩走出办公室了。
  
闵玧其握着他的小手,让他坐上置在走廊边的长椅,拿出手帕替他擦了擦眼泪又让他擤了鼻涕。
  
“我们家小兔子现在活像只小花猫一样了。”他用指腹轻轻搓揉着小孩眼下卧蚕的位置,小孩原先大大的小鹿眼睛因为他不停用手去揉,都红肿起来了。
  
“怎么了?为什么打人了?”
  
“...我道歉了。”说着,田柾国把头垂得更低了些,说出口的话带着浓厚鼻音,听来极委屈了。
  
“果果,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能用道歉来解决吗?”他向前将小孩搂进自己怀里,一下一下规律得拍着他的背,“当那种事发生的时候就需要知道事情的经过、事发的理由。”
  
“可我只是打了他一下,而且真的道歉了...”
  
闵玧其感受到自己肩上又被眼泪浸湿,托住小孩的腋下让小孩站直身,“哥哥不问了,别哭了,再哭要感冒了。”
 
  
 
回到家里要帮小孩洗澡时才发现原先干净的制服上多了其他颜色的染料沾在上头,等他洗好了,将衣服拎起来问本人:“今天上美术课吗?”
  
“...嗯,老师今天让我们画画。”田柾国点点头,他刚洗好澡正在尝试自己折衣服。闵玧其见他处理不好便接过手慢慢得折了一遍之后弄开让田柾国再试一回。
  
“画了什么啊?”
 
“题目是我的家庭。”刚说完,小孩兴奋地举起小衣服,他总算是折好了。
  
“很平常的题目,果果这么会画图老师肯定很称赞吧。”闵玧其自顾自地说着,明明是自家孩子的才能却也能因此感到骄傲,值得夸耀。
 
“不过你是怎么画到后面的?”
  
“...”
   
小孩不说话了,他抿着嘴唇。闵玧其移动身子至田柾国身边,接过小孩儿握皱的衣服。
 
“是因为这样打同学的吗?”
  
“...哥哥,我很奇怪吗?他们说我画的图都很奇怪,所以爸爸妈妈才不要我的。”他没有抬起头,垂丧着小脸蛋,说出口的话自然的带了点委屈,“我好像看到的東西都和大家不一样...老师讲颜色的时候我也不懂,两个差不多的颜色混一起,明明看起来还是差不多,同学们都说好神奇...他们还说我笨蛋,连颜色都不分...”小孩说着说着发音都绕在一起,让人听得不是很明白。
  
“果果,”闵玧其将小孩抱起,还塞了只兔子玩偶进他怀里,“果果不是笨蛋也不奇怪。果果的这些疑问,等你再长大一点哥哥再和你解释。”
  
 
等你再长大一些,或许可以承受这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不想去学校了...”田柾国搂住闵玧其的脖子,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评论(2)
热度(18)
2018-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