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做我自己。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说书人》03

• 糖果
• 这章开始就有加新的东西啦...!
 
 
 
  
 

03.小兔无时无刻让人想宠着
 
 
 
 
小学读了两个学期后,闵玧其便应下孩子不愿意去学校的想法,他特地请了一位韩籍的家庭教师来家里教导他知识。老师在接下工作之前还被再三告知自家孩子有多认生,或许该从和他做朋友开始。
  
“柾国吗,你好啊。老师的名字叫做郑号锡喔,和你哥哥年纪差不多,你不用叫老师,叫哥哥就好啦~”
  
“...”
 
回应是一片寂静,转过头看到的则是闵玧其满脸的“你看吧”。
 
  
 
最初几天田柾国总躲在闵玧其身后,连头顶都藏得好好的,郑号锡觉得要是和这孩子玩捉迷藏大概找到天荒地老也很难找到。
  
要是闵玧其不在家,他便四处躲,从珊的身后到凯文身后,或者见了人就跑,郑号锡都想建议闵玧其让这孩子去体育学院就读了。
  
“我也没想过他这么怕生,当初见到家里几个佣人也会这样,但没你严重。”闵玧其让人去沖茶,在郑号锡正对面坐下。
 
“玧其哥你这样讲得好像我特别讨人厌一样...”
  
闵玧其都能看到有动物耳朵在郑号锡头上垂下了,见对方拉耸着嘴角他也不好再多说些逗人的话,那样子的玩笑也太过分,“没这么说,你就再多尝试一会吧。真不行的话,也不勉强你了。”
  
  
  
  
追着田柾国的屁股跑已经成日常事了。郑号锡也已经为了自己不再如以往那般好体力,叹了数十次气。
  
“我的小宝贝啊,你要玩你追我跑到什么时候啊?”他冲着楼梯口大喊了句韩文,企图使前方的身影停下。
  
这次倒是管用了,从柱子后探出小脑袋,“哥哥会讲韩语啊?”
   
“会啊,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是讲了名字吗?怎么听都不像他们英国人的名字吧。”郑号锡不打算再追着小孩子的步伐,摆了摆手走到沙发坐下,还请一旁待命的女佣帮他泡杯咖啡,顺便倒杯牛奶。然后朝他招招手又拍拍身旁的沙发垫示意要他在一旁坐下,小孩也照做了。
  
“我听你哥哥说你在学校的成绩很好呢,为什么不想再去上学了?”他将女佣刚递上的温牛奶递给田柾国,待到小孩握紧把手后才放开手,“因为同学们欺负你吗?”
  
“欺负是什么意思?”田柾国乖巧地抿了一大口牛奶,抬起头时嘴角多了圈白色的奶胡子。
 
郑号锡见了只有笑笑,他悬空用手指在自己嘴巴前方绕了圆圈,“像他们嘲笑你不会分辨颜色就算一种欺负。”说着,他将小孩抱到自己腿上,拿纸巾擦拭他嘴角周围的牛奶。
  
“这个单字可以记起来,当作我们今天学习的。”
  
牛奶擦干净了,小孩儿又恢复原先的白白净净样,实在让郑号锡忍不住对他的小脸蛋揉揉捏捏。
  
“我不喜欢他们,所以不想要去上课。”田柾国脸上的婴儿肥还尚未退去,不过鼓起的腮帮子不难察觉。
 
“哎呀,那可真伤脑筋,不去学校就交不到好朋友了耶。”
  
“我有哥哥。”
 
“你哥哥要工作,不能一直陪你啊,而且不去学校就学不到新知识了喔。”
 
“你不是来教我了吗?”边说着,小孩还将头歪向一侧。
  
“...小聪明鬼。”郑号锡无奈得笑了,捏捏对方的鼻尖。
  
 
 
 
 
“明天得回老宅一趟对吧?”闵玧其站在全身镜前让管家给他更衣,上周订做的新西装早上刚送到,待到他下班回家才有机会试穿。
 
“是,安洁莉娜小姐的订婚礼宴办在明天。”
  
“那——”
 
“——哥哥!”
 
小小的身躯比刚到的时候长高了一些,不过挂在闵玧其身上还是绰绰有余的。他稍微蹲下身子把小孩儿抱起,“你看,哥哥穿这样好看吗?”
 
“好看。”话是这么回的,田柾国倒是连头都没抬起来看,在被闵玧其抱起时就把脸蛋埋在对方肩窝处,连眼皮都自然得阖上。
  
见小孩话里带着浓厚的困意闵玧其也没多说些什么,和管家交代说明天婚礼穿这套,等会儿脱下来后替他再整一整,随后便抱着小孩往卧室走。
  
“哥哥听老师说果果今天有乖乖上课呢,不怕老师了吗?”衣领被扒拉得出现皱折,闵玧其也没让孩子松开手,顺着他的意在一旁侧躺下。
  
“老师人很好,和哥哥很像...”田柾国把那双小鹿眼睛瞪得圆圆的,似乎是在让自己的眼皮不要贪睡地闭上。闵玧其见了只是笑着揉揉对方肉呼呼的脸颊,因为笑意而微眯起的眼睛像在说睡着了也没关系。
  
把小孩哄睡了之后闵玧其才从卧室里出来,凯文早在门口等候多时,顺手得接过他脱下有些皱痕的西装外套。
 
“还是第一次有人夸我人很好。”闵玧其从出房门后嘴角便一直扬着好看的弧度,习惯皱起的眉头掩盖不了他心情好的事实。
 
凯文笑而不语,在闵玧其握上书房门把时才又出声:“少爷,关于小少爷明天的服装?”
  
他将视线转向说话的人,“原本没打算带他回去的,不过现在,随你意吧。别太张扬就好。”
 
 
 
  
隔天珊一大早就将人叫起来洗漱换衣服,田柾国原本还想委屈地找哥哥抱怨珊不让自己睡觉,却碰了个壁,哥哥正让人打理着自己的头发,原本遮盖着额头的前发现在全被有型得梳到上方。他只好瘪瘪嘴,让珊领着自己去梳妆打扮。
  
“换好了吗?”把小孩抱到自己腿上,用自己的手包覆着人的小手掌,“今天带你回去看看小姊姊,好吗?”
  
“小姊姊?”
  
“嗯,哥哥的妹妹。”他笑着指指自己,“哥哥好看吗?”
  
“好看!比平常好看一百倍!”田柾国扑腾着四肢,兴奋地露出小兔牙。
  
“所以平常不好看啰?”闵玧其装出失落的样子,小孩错愕地直摇头,赶忙加上:平常是100分现在是200分。
 
“果果也是200分,和哥哥一样。”
  
  
  
 
  
老宅距离闵玧其在英国的家有段距离,怕小孩子不适应长途车程,途中走走停停的,抵达那处时时间已经下午了。
  
这个时间点安洁莉娜肯定已在梳妆,自然没能亲自出门迎接。她是闵母姐姐的三女儿,小闵玧其两岁,自小性格就比较偏男孩子的硬朗不做作,几个兄弟姊妹还曾经嘲笑过她嫁不出去,可现在她却是第一个结婚的。
  
闵玧其的亲戚当中有许多兄弟姐妹,但即便有年纪相仿的几位,关系也不那么密切,安洁莉娜是他少数几个亲密的手足。
   
 
叩叩,两声打在门板上想吸引前方人的目光。
 
安洁莉娜本来还趁着化妆师去洗手间的空档滑滑手机,吓得以为是父亲来了,捧在手心的手机差点飞出去。抬起头,就着前方镜子的反射才松了口气,起身直径走向人,给了对方一个拥抱,“Yoongi,好久不见!”
  
闵玧其抬起手臂,在人的背上轻拍了几下,“好久不见,Ann。”
  
她松开手才注意到闵玧其身后站的小身影,那小孩抓着人的衣摆,水亮亮的大眼睛怯生生地往自己身上瞧。
  
“天啊,他就是你提过的果果吗?”安洁莉娜早没了小时候的那种少年气息,现在她留了一头长长的头发,自然捲的她发尾有些波浪状。她笑起来和闵玧其有一点像,眼尾都会皱皱的。
  
“是啊,果果来,和姊姊打招呼。”闵玧其牵过人的小手,带着他往前走。
  
田柾国微微颔首,在脸上挂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姊姊好,我叫田柾国。姊姊真漂亮!”
  
“哎唷,果果嘴巴怎么那么甜。”安洁莉娜蹲下身,与小孩视线平行才伸手捏了捏小孩的小脸蛋。像是想到什么,立刻起身几个跨步到化妆桌前拿东西,还险些踩到礼服绊倒,“来,请你吃糖果!”
  
在接下前还抬头看了看闵玧其,等到哥哥注意到自己的视线,笑着点点头才接过,“谢谢姊姊。”
 
  
 
 

评论(1)
热度(19)
2018-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