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世界那么大,遇见你需要多少运气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30天》

• cp为all果。现背,题材是你们看了可能会生气的
 
 
 
  
 
 
  
 
    如果可以当个永远长不大的彼得潘,那该有多好?
    
    作一辈子的梦。
 
 
 
 
   
 
D-30
 
 
 
 
 
    出门的时候天气并不是很好,异常地又湿又冷。到了公司门口恰好撞见警卫在赶人,这或许是难得会驱赶蹲点的粉丝,田柾国礼貌地和警卫大叔微微颔首代替道好便进到里头。
 
    他是来找方时赫的,正确来说应该是方时赫找他来的。他记得的事不多,担心被问些什么自己记不起来的,而自己没法回答。不过庆幸不是多重大的事,谈不过两个钟头便被示意能离开了。
   
    他在阖上门之前又被喊了一次名字,等到另一头把话说完他才将门轻轻阖上。然后便遇到的闵玧其了,对方似乎老早就注意上自己只是一直没出声喊人。
 
     “哥。”
 
    闵玧其朝人走了过来,步伐走得从容,毕竟他确信小孩不会丢下自己离去,“方时赫找你啊?”
  
     “嗯,哥呢?也要找PD吗?”
 
     他摇摇头,向上举了举手里准备用来盛咖啡的纸杯,“咖啡没了。”见对方点点头表示了解,又丢一个问题给对方:“自己来的?”
 
     “嗯,浩范哥没有在宿舍那边,我自己搭计程车来的。”田柾国戴了口罩,不过就算隔了那一层布料也不难想像他说话时习惯稍微崛噘起的嘴现在是什么样子。
  
    “知道了,听警卫说最近还是赶了很多人,要不要我送你回去?”闵玧其拍了拍人的背,还多了抚背的动作要他挺胸,打直背部。
  
    “我自己回去可以的,哥去忙吧。”
  
  
 
    在等下楼的电梯时注意上起了雾的玻璃窗,外头似乎只正下着雨,索性把回宿舍的想法又往后推了些。
 
 
 
 
    “说是有整整一个礼拜的假期给我们,”金南俊正对着固定在柜架上的镜头说话,向萤幕另一头观看着的粉丝傻笑不知道何时已成了习惯,“不过突然放假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所以还是窝在工作室里了。”
  
    “怎么都说后面有人,别吓我啊?”
  
    要说他胆子小也不是,但胆子也不是能夸耀的量。他像对待很亲的朋友一般和粉丝谈话,边抱怨着边回过头查看,雾面门那确实有个人影在晃动,不难看出那人的身份。
 
    “做什么呢,你就进来吧。”
  
    这场景似乎似曾相识,几次放送都会有这种时刻,只是登场的人都不一样。只要镜头里多出了另一个人,聊天室便突然暴动起来。
 
    田柾国透过镜头察觉上自己头发有些毛躁,揉了揉做个无谓的整理才对着镜头打招呼,“大家好。”
  
    “你也来工作室啊?”金南俊看着对方打了个哈欠,下巴带着口罩向下,它并没有多少遮掩行为的用处。
  
    “没有,我来乱晃的。看到哥哥在直播的通知所以来凑热闹。”应着,他又打了一次哈欠,挺困的,明明近中午才艰难地被朴智旻唤醒。
  
    “行了,你回去睡觉吧。”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后颈肉,笑着让对方再对着镜头说一次话,“走之前再和饭们打一次招呼吧。”
  
    听话地对着镜头挥挥手,小拇指关节部分自然地弯了一点,“各位,我现在要回去宿舍睡觉了,我爱你们喔~”
  
  
 
  
    离开Mon studio时又在公司里头混了一段时间才离开,明明气象预报说今天的温度会比前阵子还要来得高,但加上刚刚的雨,风一吹过便冷得使人直发抖。田柾国把口罩拉得高一点,脖子也往大衣里缩了缩,整张脸都快消失在领子下了。
 
    他没让计程车司机在宿舍正门口放他下车,几个街口的距离不算远,他打算徒步走回去。等回到宿舍门口双手却已经冻得透出红色,看来有些高估自己。他匆忙地和門口保全打个招呼后便加快步伐进房,才刚握上门把就听到后头有人自语地抱怨着就算现在门锁改成指纹辨识还是得掏出放在口袋里好不容易暖起来的手出来,那么一来手又会失去热度了。
  
    他笑了,朝着大步走过来的人说:“号锡哥今天的抱怨量很多耶。”
 
    “嗯?柾国儿出去啊?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你还再睡觉。”郑号锡加大脚步站到弟弟旁边,然后推推立在原地等自己的小孩的手臂要他赶紧开门进去。
  
    “说到这,哥哥们都出去了吗,我起床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
 
    “这我不知道耶。”他耸耸肩,他也是难得一大早就出门溜达,要是成员们都不在家,除了日常待在工作室里的闵玧其和金南俊,其他几个八成是和朋友出去玩了,等他们都回到家该骂骂没有人在家照顾柾国。
 
    暖气的作用,进了屋才渐渐回复温度,“不过你穿这么少都不怕感冒的。”说着,郑号锡抽出一直放在大衣口袋的手,然后将它覆在田柾国的双颊上。
 
    “哥的手好温暖。”体温是真高得暖和,田柾国多用脸颊蹭了下作为回应。
 
    郑号锡也没抽回手,就着姿势让人取暖,“下次出门多穿一点,感冒有得你受的。”
 
 
   
 
 
    [有谁在家里?]
  
    二十分钟前传的讯息到现在群组没半点回覆音讯,金硕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从心底涌上的怒气。
  
    就算家里没人也要努着嘴表示自己的委屈,说不准老天会看到然后可怜他。
 
   走进厨房才发现有身影开着冰箱门在翻找里头的物品。
 
    “你怎么不穿鞋啊,不冷吗?”那人关上冰箱门金硕珍才看清楚是谁,拉着人到餐桌那坐下,又将对方的脚抬起放到自己腿上捂着。
 
    田柾国坐定了才拉开牛奶瓶的包装,身旁哥哥用心做的一切他没表示多少,拿冰冰的瓶装牛奶冻哥哥才是主线任务。
 
    “呀!”对方不出意料地作出了好大的反应,一下子抖掉原先放在自己腿上的脚。镇定后又把脚给取回来放着,故装生气的样子吼笑得欢的田柾国。
 
    被吼的那一方无所谓,把牛奶当水一样咕噜喝完后打了个小声的饱嗝,“今天晚餐要吃什么啊?”
 
    “你想吃什么?哥今天心情好,说什么就做什么!”说着,金硕珍还做了个逗趣的表情附加很衬表情的动作。
  
    小孩有样学样地模仿姿势,“肉肉!”
 
 
 
 
    接近晚饭时间成员们一个个陆续回来,大概是金硕珍有事先传讯息要他们回来吃饭,不然就算等到饭点过了也只能各自解决。
 
    等金硕珍把热汤端上桌才注意上成员几乎都到齐了,解开繫在腰后的围裙,坐稳椅子了才开口:“泰亨说赶不上晚餐,我们先吃吧。”
  
    得到开饭允许,朴智旻率先伸了筷子替弟弟夹菜,“国啊,这个你喜欢吃,多吃点。”
  
    田柾国迟疑地点点头,扒了口饭再配上刚添的炒洋葱进嘴里,的确很好吃。

  
 
    难得的假期朴智旻还是过了中午才打算出门,出发前料到这几天放假田柾国前一晚肯定打了整夜的游戏,现在八成还没起床,开着相机程式到他房里闹,“柾国啊,起床没?”
 
    小孩用被子把自己捆成一团,睡在床的边缘,偌大的空位显得寂寞无比。
  
    镜头对准了目标物,朴智旻也朝着人扑去。跪坐在被子团上企图挖出藏在棉被底下的小脸蛋,“弟弟~起床啰,太阳晒屁股啰~”
  
    整个画面被纯白被褥占满了不知道几秒钟才出现咖啡色的脑袋瓜。他顺了顺田柾国的毛发,翻转镜头朝向自己,“各位,柾国儿不起床。”然后切断了录影。
 
    又维持了这个姿势好一阵子,等他发完推文才放下手机开始叫醒人。
 
    “柾国儿~我今天要出去玩喔!没有金泰亨喔!就我们两个人去约会吧,嗯?”整个人像八爪章鱼似的搂着对方,认为这么做总会把人给折腾醒的。
  
    “你好吵...”
 
    人是醒了,不过朴智旻也注意上小孩脸颊残留的泪痕以及带着血丝的眼白。“...怎么啦?还好吗?”他用指腹轻揉田柾国的下眼睑。
  
    视线清楚了又皱起眉头冲着人直摇头,动作和语调带的生气一点都不成比例,“...没有啦,我去洗脸。”
 
 
 
    田柾国刷牙期间朴智旻在浴室外头喊了一句午餐在桌上记得吃,等到他洗漱完朴智旻已经出门了,是直到现在才又看到人,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郑号锡坐在小孩正对面,替人添了不少菜后才开口:“怎么今天都没有人留在家里啊?”
  
    “我才想问,趁着今天浩范哥给送午餐我才去买晚饭材料的,结果回到家没半个人,害我喊了半天,像个傻子。”金硕珍啪的一声放下筷子,他平时说话就这样,要不是认识他很久还以为他气极了。
 
    “哥别生气,”小孩笑出声,“看来我们都各自错开了。”话脱出口,几个哥哥一时间没有回应,田柾国以为自己搞得冷场,赶紧阖上张口笑着的嘴安静吃饭。
  
    朴智旻见了状,看着人的发旋,忍下去揉的想法又夹了菜进小孩碗里,“你慢慢吃,小心噎着了。”
 
  
  
  
  
    房间里到处都能看到蓝牙音响,一开始回到住处的时候大约猜得到自己比起戴着耳机享受环绕的感觉更喜欢让音乐充斥着整个房间。
 
    起初田柾国还担心要是大声播着音乐会吵到其他哥哥,所以只打算戴着耳机听听手机里头的音乐。后来金泰亨来自己房间说了一句好安静便拿手机连接蓝牙开始播音乐,原先小孩捂着耳朵嫌太大声,但是身体似乎比脑袋更习惯这个音量。
  
    今天也是,不过他播的音乐不同以往的热闹,是扬着轻松却又带点忧伤的歌曲。听着听着睡意也渐渐涌上,他总是很困的。
 
    不过手机在床头柜震动起,还险些掉至地板上,他没有看萤幕上显示的联络人,接起来时另一头传来金泰亨的声音,“柾国啊,是哥~”
 
    “哥怎么了?”避免音乐声音盖过金泰亨说话,他按了停止键。
  
    “要问你有没有想要什么东西,我回去的时候顺便带。”他大概是在走路,能多少听见外衣擦过裤子的摩擦声。
 
    一时要说想要什么东西,他无念无想,只想到下午喝的牛奶空了,“家里牛奶喝光了,哥顺便买回来吧,知道牌子吧?”其实他也没有一定要那家牌子的牛奶,只是因为自从回到宿舍以来冰箱里放的牛奶都是那个牌子的,喝习惯了。
 
    “知道了~”
 
    等到另一头按掉通话金泰亨才放下举在耳边的手机,迈脚踏进超市里。站在冰柜前思考了很久又拨了号码,
 
    “哥是不是不知道牌子~”
   
    连接电话的基本问候都不给自己作,金泰亨哭笑不得,“还不是你说过好喝的有两个牌子。”
  
    “有吗?反正就是那个上面印着小牛的啊。”
  
    听到描述,金泰亨先是看了眼手上拿着的,又看了安稳放在架上的,摇摇头觉得还是草莓牛奶最好,什么牌子都好喝。
 
    “大部分都有印小牛啊...?我拍照给你,你自己选吧,我放弃这回合。”边说着边把手里的放回架上摆好。
  
 
 

  

 

 
D-20
  
  
  
 
 
    这个时间点还算早,不过看里头的灯还亮着,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小孩子没有睡着,金南俊总会早起去工作室,等成员们几乎到齐了再去练习室一块练习。
   
    “柾国啊,我能进去吗?”先用食指关节扣了扣门板出声提问便立定在门前等待里头的答覆。
  
    “哥进来吧。”
  
    打开门,田柾国桌前的电脑萤幕还亮着,看画面并不是在打游戏,他视力不怎么好,只能隐约猜测是在搜寻资料。他在床边坐下,“哥想和你谈谈,可以吗?”
  
    “哥哥怎么了?”他不是不会看眼色,金南俊表情有些严肃他也不好嘻嘻哈哈,起身关了电脑萤幕的电源,走到金南俊面前坐下。
  
    “国儿最近有在路上遇到饭吧?”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过严肃导致小孩的行为举止也跟着拘束起来,金南俊缓和了点表情,担忧地看着对方,“我们已经不能再和偶遇的粉丝拍照了,礼物也不能收。”
  
    明明是单纯的操心而唠叨,田柾国渐渐低下的头让人以为金南俊在为了他的行为感到愤怒。
  
    “对不起...”
  
    “哥没有怪你的意思...”他不擅长安慰人,面对这情况他脑中有跑过两次冲出去喊别人进来哄哄的想法。
  
    “最近私生饭变得很多,巡回演唱会的时间也近了,我很担心你出事,所以才来和你说说,没有怪你的意思。”
  
    小孩冲着自己点点头,被粉丝们形容成蘑菇造型的头发随着晃动幅度飘起,“我知道了。”
  
    “下次记得小心一点,还有早点睡啊,等等还得去练习,先睡会,我会请硕珍哥出门前喊你起床。”伸出手,在小孩头上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方时赫和金南俊谈话时金硕珍也在场,因为他听经纪人说是要谈小孩子的事所以才自告奋勇地表示要一块去,不过他不打算对那件事也做出管理,既然金南俊已经提过了,那孩子也不是不懂事,自然不需要再多费心。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牛奶倒进马克杯里去微波,热好了再加点蜂蜜进去,他平常不怎么做这事的。
 
    站在小孩房门前,没能从门外听到什么,金南俊出门前交代了自己要喊小孩子起床,现在应该还在睡。
 
    打开房门,人是睡着但灯却没有关上。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几个人会轮流在夜里守着他,因为他总是会在睡梦中吓得满身是汗,并且哭着惊醒。不知道是在何时,这个习惯被本人自己否决掉了。
  
    金硕珍轻轻地推了推人的肩膀,“JK,该起床了。哥帮你热了牛奶,喝点再去洗漱吧。”
  
    “唔...”人没有睡醒,皱着眉头,眼皮要开不开地盯着自己,缓了好一阵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床。
  
    金硕珍是直到人将马克杯捧稳之后他才放开握着把手的手,凑身捂了捂对方的额头,“不舒服要说,哥不希望你演唱会的时候又硬撑着。”
  
    又喝了一大口牛奶,嘴巴周围有小小一圈奶胡子,“知道~”
  
    “知道就好,你喔。”见小孩笑得甜甜的,他也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拿了一旁桌上的纸巾擦了擦他的嘴巴又胡乱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瓜儿才作罢,“好了,去把脸洗一洗,衣服换好就出来吃早餐,吃完我们得去练习了。”
  
 
    从房间出来时瞥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九点十分,最近都差不多是这个点起床的,再过个半钟头也差不多该出门,差不多的规律挠得人有些烦躁。
  
    朴智旻头发还乱糟糟的,睡眼惺忪地啃着烤土司,见小孩在自己身边坐下,用低哑的声音道了早。田柾国看人似乎随时都会趴下,默默将面前的牛奶往前移了点。
  
    闵玧其还没出门,帮田柾国的马克杯倒了牛奶才在对面位子坐下,他已经吃饱了所以正在看早上宋浩范带来的报纸。
  
    “哥哥今天要一起出门吗?”
  
    “嗯,睡晚了。”
   
    小孩子点点头,他不太记得几个人的生活习惯,正一点一点地从生活上吸收。
 
 
  
 
  -
 
 
 
 
    田柾国在一年前发生了一场车祸,闵玧其目睹了一切,就他来说那并不像是场意外。
  
 
    那是一场严重的车祸,他昏了整整三天,医生照了CT表示并不是脑袋有内伤,至于是什么原因也只能单方面猜测。
  
    后来他醒了,望了望四周,开口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他几年来最常说的那个单音节,“请问你们是谁?”
 
    他记得他的名字,也记得自己的家人,还记得自己住在釜山,但是对于为何自己会处在首尔,身边几个人又是谁,他一概不清楚。医生说这可能是创伤后失忆,为什么是可能,他不敢保证,多少认为或许和心理因素有关联。
 
    公司作了公告声明,防弹少年团也中止活动近半年。金南俊想过就让田柾国父母带他回去养伤,田柾贤却否决了,“要是离开,或许就不会再回来了。我无所谓,虽然他很享受舞台,但我巴不得他赶紧脱离演艺圈。但是你们呢?”
  
 
  

    像回到最初相见时那样互相自我介绍着,没有过于的描述,只好好得说了名字。
  
    “我们是你的哥哥。”
  
 
 
    或许是还存有些微记忆,田柾国并没有当初那么认生,除了行为上有些拘谨外。
 
    金硕珍发现小孩基本的事都还记着,但他却把自己的生活习惯忘得差不多。他不挑食,但不记得自己特别爱好什么。他甚至不敢自己一个人睡,黑暗使他畏惧,困意费了好长时间才胜过害怕,却又因为作梦而被久久无法入眠。
  
    成员们总会在半夜听到喊叫声,前前后后跑进人的房间查看状况,后来他们便轮流陪着田柾国睡觉。怕孩子对他们还陌生,并没有搂着人睡,只在床侧浅眠。
  
 
 
 
    车祸并不是在偏僻的路段,当初人送进医院时也有粉丝在后头跟着,消息在网路上传得很快,他们不得不为这件事开场记者会。
  
    公司没让他们撒谎,却也没有明确地表示能按实说明。几个人讨论下来,无论公司的决议,决定将这件事告诉众人。
 
 
    对于网路上的猜测我们一概不回覆,车祸是事实,至于是不是人为或者纯粹是意外,我们以警方查证为主,也请各位不要再进行过多甚至偏激的猜测。
 
    当事的成员已诊断出创伤后失忆,日后会不会好转,以及会不会再一同行事,我们都无法给一个明确的答覆,会在官方网页上即时更新状况。只希望各位能祝福他。
  
    今天的记者会,防弹少年团并不接受任何提问,谢谢。
 
 
    出席记者会的只有金南俊、闵玧其以及金硕珍三人,其他三个人则留在宿舍陪伴小孩。
  
    记者会后方时赫问他们公开的理由,闵玧其回答时没有看着方时赫,视线一直放在桌面的稿纸上头,“隐瞒了或许会有更偏激的反应,这样也许、能替他减少一点争论。”
 
    如果能是那样,那就好了。
    
    金南俊没有说话,只觉得鼻尖酸得要命。
 
 
 
 
 
-
 
 
  
 
    “哎—不行,不行了,再不休息会出人命。”宽大的场内除了喘气声外最清晰的是金硕珍的抱怨声。
 
    郑号锡猫下腰取放在地上的水瓶,喝了几口水缓下气后才开口:“临时加了新的编舞还是多练几次吧。”
 
    “早饭在几个小时前消失了,刚刚吃的饭好像已经完全消化掉了...”朴智旻凑坐到金硕珍旁边,头枕着对方的大腿躺下,打算一块加入罢工行列。见郑号锡紧皱着眉头,嘴角也不再扬着好看的弧度,朴智旻把目光投向一旁喝水的金南俊身上,企图从对方身上得到援助。
 
    不过金南俊还未开口替弟弟说话便被凑身说话的经纪人支开,再回头时是告知成员他有事先去处理等会儿再回来。
 
    “号锡哥,我们等南俊哥回来再练不行吗?”大概是趁金南俊和经纪人说话时也凑到金硕珍旁边的,金泰亨在半空中挥舞着手臂,甚至多放了一点无力感在话中,或许这样子做他们的舞蹈队长就会放过他们。
 
    “......行了行了,不过要是南俊超过半小时没回来,还是要继续练习啊。”
 
    平时除非必要,他也不会特意勉强成员们练习,现在加上几个人联合起来请求也没理由拒绝。下不为例,他想。
 
    “柾国啊可以休息一下喔。”
 
    被唤名字的那人却没有停下动作,练不好的地方来回重复了好几次,“我再练一下。”
 
    最后几拍的脚步还是踏错了,郑号锡切断了音乐,向田柾国走去,“我们一起练吧?”
 
    “不要紧的,号锡哥去休息吧。”随意地揪起衣领擦拭从额头流下的汗水,他本就是容易出汗的类型,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样式简易的T恤早湿透,甚至还有些透出肉色。
 
    “哥本来就想再练,还不是那群懒惰鬼太懒了。”
 

  
 
    田柾国偶尔会抽时间回诊,今天也是。但今天特别的是因为练习完后又进行了彩排,等到看完诊时,天色已经暗了。小孩几乎是一坐上保母车便打起盹,等到了宿舍金硕珍才哄哄抱抱地让人回房间睡。
  
    当天晚上朴智旻抱着枕头敲响了田柾国的房门。
  
    大概是下午练习结束后小孩子还有再洗一次澡,晚上的彩排也只是顺一下流程并没有进行大动作的运动所以没有流汗,身上还有淡淡的沐浴乳清香。朴智旻随意地在床舖上放下枕头,怕吵醒人又蹑手蹑脚地爬上床,搂着孩子睡觉。
  
    这一番费心,还是把人给弄醒了。
  
    “哥哥?”
 
    朴智旻装出害臊的样子,嘿嘿的笑了两声,“哥哥做恶梦了,让我睡国儿这好不好?”
  
    “智旻尼真胆小。”小孩不禁嘲笑了这说词,但还是往后挪了挪,空了更多位置出来。
  
    田柾国不常不带敬语的喊自己名字,从前朴智旻总会装凶地回一句:要叫哥。现在听到了,只觉得心里涌上酸涩。他讲不出理由。
  
  
  
  
  
 
    他还在活动中止期间,但一同参与巡回演唱会是田柾国自己提出的。
  
    他们只和他提过他是防弹少年团的成员,仅此而已,其他的他们从未多提过多少。田柾国会利用几个人各自在忙的时候上网搜寻有关自己过去的视频,他知道自己的艺名和本名一样,搜寻起来也容易许多。
 
    各个站子的focus舞台视频经过精心的后期制作,没少去舞台的灯光,反而更多了凸显田柾国魅力的特效。他为此感到惊艳,站子的后制能力还是其次,是因为自己在舞台上挥洒热情的模样。
  
    上个月发行的专辑似乎是在自己出事之前便录好的,只是还尚未到发行日便出了差错,直到现在才发售。田柾国听过每一张专辑里的歌,为的是希望能想起点什么,不过他没有。
  
    专辑的主打歌走的不是以往节奏性强的歌曲,鼓点很轻快可是旋律却带着悲伤,开头的声音他认得出来,是自己。
 
 
 
    回归舞台田柾国自然是没上去的,但他在后台好好看着,不管重复录了几次他都站在他认为最好的位置看着每一个人。
 
    他也会等到官方把舞台录制视频发出来后再欣赏几次,留言也会看看。后来闵玧其让他别看了,不是因为怪尴尬的所以不让看视频,而是留言。
  
    他们不知道那一句句带着侥幸或者打从心底开心的话小孩子到底有没有看到,如果看到了,他们能做的是让他别再接受伤害。如果没看到,便是避免他再受到影响。
 
  
  
  
  
 
  
 
 
D-10
 
 
 
  
 
    郑号锡带着孩子出门买东西时遇到粉丝了。路上遇到艺人是不能随便搭话的,其实这是潜规定,依旧上前的人不是不知道便是毅然决然这么做。他把人护在身后,笑得温柔,“抱歉啊,我们还有事。”
 
    “欧巴,就一张,一张合照就好,不会发出去的!”女粉丝嘟着嘴,双手捧着手机,看来委屈极了,“我们也很久没看到柾国了嘛...”
 
    小孩儿倒不是第一次正眼瞧过粉丝,最一开始人在路边喊他名字时他还有点不知所措,直到跟到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才明白是在叫自己。这次他乖乖地站在郑号锡身后,要不是哥哥在,他大概又会心软和人合照,对着镜头笑得灿烂。
  
    “抱歉啊...”郑号锡牵起小孩的手快步离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女孩发的,依旧有侧拍的照片在网路上流传着,成员间也有浏览SNS的习惯,要看到消息并不难。
 
    朴智旻举着手机抱怨道:“哥都自己带柾国儿出门~”
 
    郑号锡一句少幼稚都还没脱出口,转过头就看到朴智旻把小孩儿搂在怀里,像是撒娇又像讨好,“下次哥哥也带你出去吧。”看着田柾国被人逗得咯咯笑,郑号锡嘴角也跟着扬起。
 
  
  
  
 
    田柾国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歌曲练熟,即便脑袋不记得了身体依旧存有印象,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成效并不差。
  
    没有人逼迫过他,但他前阵子甚至窝在工作室里练习到凌晨才回宿舍休息。金南俊怕他巡回的体力消耗身体会扛不住,三番两次和他劝说,不过当事人听不进去他又能怎么办。
 
    “哥你去说说他吧。”
  
    之前田柾国最听闵玧其的话,因为他最严厉。现在他少了点严肃,但只要一开口,田柾国依旧会乖乖服从。
  
    闵玧其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但不是为金南俊的话做出答覆,而是开了另一个话题,“...你们有想过为什么他那么拚命地想参与吗?”
 
    “明明日子过得这么苦...我想,要真是脑子不记得了,肯定还残留一些情绪在身体里。”
 
    “我没问过他...为什么他要这么努力?”
  
    他没问过,也不敢问。
   
  
 
 
 
 
  -
 
 
 
    事过几个月了,期间因为官司,小孩还是在镜头前露面了。怕他不适应闪光灯的照射,金南俊全程把人护在身后,却依旧躲不过四面八方的摄影机。
  
    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回到保母车上,田柾国突然笑出声来:“现在总算有种大明星的感觉了。”
  
    金泰亨不禁皱眉,无奈地揉揉人的后颈肉,“差不多是这样。”
  
    分了两台车坐,随即坐上的恰好是忙内line的三个人外加一个自然混入的郑号锡。95生的两个人把小孩夹在中间,让郑号锡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座上,那里是最好补眠的位置,留给大一岁的哥哥。
 
    田柾国有些疲倦但却没有睡意,见一旁的朴智旻手撑着下巴望窗外,握住对方搁在大腿上的另一只手把玩。
  
    朴智旻面对突然地动作只是回过头朝人笑了下并没有阻止,“国儿,哥哥想问你一件事。”
 
    “嗯?”他的手没金泰亨的那样大,没法把朴智旻的手包在掌心里,只玩着骨感分明的手指。
 
    “明明一开始国儿不认识我们,但却没有反驳柾贤的提议,是为什么啊?”
  
    金泰亨微低着头滑手机,看不出来对旁边的对话有没有上心。
  
    小孩停下动作,稍微思考了下才回答,“我觉得该回到原来的生活,不然会造成身边的人很多影响。”
  
    “可是国儿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因为什么把那些事忘记的?”
  
    “...这得问之前的我了,要是有台时间机器就好了。”他无心地笑笑,见车子转进熟悉的巷子,他俯身向前拍了拍副驾驶座上的郑号锡,喊人起床。
 
  
  
  
  
  -
  
  
  
 
 
    前阵子朴智旻领养了一只小猫,牠和一般猫咪不大一样,牠特别黏人,也不太和煤炭起冲突。一开始田柾国见了小猫咪,双眼都发亮了,但小猫非常黏朴智旻,他也只好瘪瘪嘴离开。
  
    不过那小猫也挺聪慧的,有事没事就去蹭一下田柾国的手臂,让他摸摸牠。时间久了,他们也就熟了,现在只要田柾国在家就能看到他俩窝在沙发上要不看电视,要不打电动。
  
    这种发展自然不差,一方面小孩多了生活上的另一个重心,二方面这画面也是挺温馨可爱的。
  
  
    今天田柾国偷偷地把小猫藏在外套里带去彩排现场了。
 
    郑号锡是第一个发现的,他恰好看到小猫把头探出来,而小孩和牠亲昵地和牠鼻尖碰鼻尖。他笑得无奈,戳了戳一旁闵玧其的肩膀,邀他一块笑笑他们傻乎乎的弟弟。
  
    既然被发现了也没必要藏,他把牠抱出来放到舞台边缘,让牠乖乖坐着等。金泰亨盯着一人一猫对话也不知道双方究竟听没有懂,“猫咪已经不记得牠的主人是谁了吧?”
  
    朴智旻无所谓,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本来就是要给柾国儿的嘛。”
  
    彩排告一个段落时猫咪不知道遛达到哪里去了,没有在牠原本待的位置。小孩子直到回家的最后一刻都还再找牠,一喊再喊也没听见从哪处传回该有的喵喵声。
 
    “智旻哥对不起...我不该把猫咪带来的...”
  
    见小孩垂丧着头,朴智旻巴不得把屋顶掀起来寻找那小家伙,他顺顺对方的头发,“不要紧的,牠可能只是去散步,待会儿就回来了。牠不是挺常这样的吗?”
 
    最后是闵玧其找到小家伙的,他将牠抱回小孩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休息室钻进外套里的,所以才没人找到牠。现在找到啦,可以回家了?”
 
    “嗯!謝謝哥!”
  
  
  
  

    回宿舍没多久后闵玧其和金南俊又被公司喊去开会,他们是团队代表,早习以为常了。金泰亨趁着两个哥哥不在,哄着田柾国要他和自己一块打电动,小孩当然愿意了,他的玩心可一点也没有消掉,抱着小猫往金泰亨卧室跑。
  
    两个童心未泯的人凑在一起一点也没注意音量,玩着玩着就吼起来了。
  
    “你们的声音在我房间都听得到...”朴智旻打开一点门缝,稍微探头察看里头的状况。
  
    田柾国听到声音连头都不回,专注在游戏上头,只糯糯地喊了一声智旻哥。
  
    “小心引来珍哥,他肯定会骂的,都这个点了。”话是这么说,朴智旻却移动身子他俩身边坐下。
  
    旗不能乱立,话刚落下没多久门便被打开了。
 
    金泰亨关了萤幕电源又抓了一旁的毯子往田柾国身上盖,最后人再往小孩身上扑,动作一气呵成,独留朴智旻一人对着门口展笑眼。
 
    倚着门框的闵玧其挑了一边的眉,“游戏不怕输掉吗?”说完,萤幕旁的音响便配合地响起LOSE的音效。
  
    “啊—泰亨哥,没有储存啊...”从毯子里传来的声音闷闷的,看不到人但也能想象得出小孩现在的表情有多么委屈。
  
    不知道是压到牠了还是牠也附和田柾国的话,喵了一声。
  
    好样的,只有他一个人独自瞎忙。金泰亨咬牙切齿。
  
    “你们也该睡觉了。”闵玧其从容地走进门,稍微猫下腰把毯子拎起,看看毯子下的小可怜。
  
    “柾国儿睡我这就好了!哥别操心了,保证不打游戏了!”金泰亨双手拦过小孩子的肩拥着,像护着心爱物品的小朋友般。
  
    闵玧其难得没有嫌弃,语调放得很轻:“嗯,晚安。”
  
 
  
 
  
 
 
    今早排练时田柾国流鼻血了。
  
    鼻血刚流下时本人并没有察觉,以为是因为排练而流的汗,等拿了纸巾擦汗时才发现流了有一小片了,嘴也不小心嚐到了铁鏽味。
  
    朴智旻注意到时吓傻了,只差眼泪没有夺眶而出而已,小孩用纸试着止住鼻血还一边拉住打算去找医护人员的哥哥说自己没事。
  
    后来血是止住了但一眼望去便能注意上衣服有多么惨烈,想瞒也瞒不了。
  
 
    “你坐着休息,别练了。”闵玧其说这话时口气很严肃,连带着表情,训话的模样做得很得体。
 
    “哥,我真的没—”
  
    “闭嘴。”
 
    看来闵玧其是真生气了,田柾国不明白理由,或许是自己打算隐瞒这事。
  
    金硕珍蹲下身查看小孩的状况,再三确认鼻血不再流了才放心,他递了替换的衣服过去,“听你玧其哥的话,休息几天。”
  
    闻言,他还想说些什么,刚抬头便对上闵玧其的视线,对方紧皱着眉刚对上便移开目光并转头迈步离开了,刚才想用来反驳的话全数被闵玧其的反应给压回去,低着头接过金硕珍递过来的衣服。
 
  
    “抱歉,我本来没打算凶他的。”
 
    闵玧其并没有转过头,但郑号锡知道他在和自己说话,毕竟待在外头等的只有他一个人,出了练习室自然也只能见到自己。他没有空作出回应,稍微低下头抿了口开水。
  
    “只是想到他要是又出什么事,怒气就上来了。搞得他无辜得要命,分明不是他的问题。”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他也自嘲地笑了。
  
    “哥,没事,好吗?”郑号锡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语气少了往常的生气,“哥也休息吧,我们都该休息休息。”
  
  
  
 
  
  
 
D-Day
 
  
  
  

    这次的VCR时间都拉得比往常还长,至少田柾国是这么认为的。刚下了舞台还是能感受到场内的热闹,粉丝们群群大声地尖叫,因为VCR呈现出来的景象。
 
    田柾国抿了抿嘴,往待机室走去。
 
    哒哒哒,步伐快速的脚步声愈发清楚,最后在自己身旁停下。随着那脚步,田柾国也停下动作,侧过头看到的是朴智旻,他卸下了不久前在舞台上绽放的笑眼,眉头微微地皱着。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朴智旻便拉过小孩的手臂,直径拉着人快步往待机室走。
 
    他的力度明明没有出多少,田柾国却觉得疼。
 
  
  
    回到待机室,他把人按在座椅上坐好,声音有些颤抖,“不唱了好不好?”像害怕对方没听见一样,连着名字又说了一次:“柾国儿,别唱了好不好。”
  
    在周遭都忙着作业里,朴智旻的音量一点都不算大,但郑号锡还是听见了,他礼貌地请cody稍微让开些,让自己的视线能更靠近他俩一点。
 
    “哥怎么了?”
 
    他没有为小孩的疑问做出回应,“你答应哥,不唱了好不好。”
 
     “...”
  
  

 
  
 
 
    演唱会的尾声,这次的安排不太一样,他们先拉着手向四面八方的观众席鞠躬致谢,最后才是每个人各说些话。
 
 
 
    “大家,”
 
    田柾国才刚开口说了几个音,台下便传来捧场的尖叫声,顿时觉得满席的应援灯有些刺眼。
 
    “这是我们公演的第一场呢,在这些日子期间我们发生了好多事,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不过这时候你们会笑我,是我不记得了吧。”
   
    台下本还笑着的粉丝注意到一旁的哥哥们收起了笑容,也识相地把扬起的嘴角收回去。
   
    “前阵子我发生了一场严重车祸,那场车祸没有夺走任何人,那位女孩也复原得很好,”他在说话时,没有了以往谢幕时总哭哭啼啼的样子,”可是夺走了我好多东西。”
  
    几个人都意识到接下来的话在媒体在场的演唱会上完全是不可取的,或许会遭到媒体大肆夸张的炒作,也或许当一落幕便会遭到公司负责人责骂,但没有人出声制止,就连小动作地拉拉人的手臂提醒也没有。
 
     “每个人都说我忘记了好多东西,但我倒觉得我什么都没有忘。”
 
    “有人问过我还记得什么,”他摇摇头回应,嘴角扬着好看的弧度,“我似乎从来没忘记过什么。”

    “像是MV拍摄时需要的演技,或许我是在演一出戏。”他不再笑了,皱着的眉头让人从心底涌上酸涩苦味。

    “我记得回家的路,记得我的家人。

    “我记得每一首歌曲的舞步,记得每一段歌词。”
  
  
 
 
    田柾国的车祸是因为私生饭造成的,等事情发生了,公司才开始重视粉丝,私生以及黑子的问题,在这之前所有人能做的只是忍耐,再忍耐。
  
    因为平时锻炼不少的缘故,田柾国复原的速度不慢,期间他还不顾哥哥们的反对去探望那位肇事的女孩。
 
    女孩比起他的内伤,是外伤较严重,但经过时间的治愈,身上的伤口也变得较淡了,只有脸上那道刺眼的伤痕让人看得胸口发酸。
 
    “对不起,都是我害你漂亮的脸蛋变成这样的。”
 
    女孩的父母见女儿惹事而产生的受害者来访一时不知所措,赶紧从椅子上起身,让人坐着。等站到床尾才注意到门口处还站了些人,不是没看过的面孔,正是田柾国的几个哥哥们。
  
    “会留疤吗?”女孩一直低着头不对上田柾国的视线,他只好移开,朝女孩双亲投向目光。
  
    “说是会的......”女人说话畏畏缩缩地,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打了她的手臂,“田先生别听她乱说,没事的,这种小伤。”
  
    “我——”
 
    田柾国才刚想说些什么,金南俊便从外头走进来插话:“柾国,该回房了。”语落,也不给人把刚刚想说的话说完的时间,扶着人的肩膀,轻推着往门口走。
 
    他在离开前一刻回过头再次看向病房内,对上了女孩绝望的眼神。
  
 
 
    “我记得该怎么微笑,你们才会开心。”
 
 
  
 
    在闵玧其禁止他看放送前,他早就注意到粉丝在视频下方的评论,有心无心他说不准,但他不是文盲,要看懂字词里头包含的意思一点也不难。
  
   他从以前便是这样,记得就是因为不想看了,所以才把SNS的软件从手机里头移除,偶尔再向哥哥们借手机来发言就行。
 
  
    黄金这个称号他背负很久了,起初是金南俊命的名,他可珍惜了。但后来他觉得这担当太重了,压得要喘口气都难。
  
    但他选择什么也不表示,要扮演一个角色就得演到舞台谢幕的那一刻。
   
 
    车祸发生时,他第一个想法不是好疼,而是新闻会怎么报道?防弹的哥哥们会怎么样?经纪人哥哥还好吗?公司...?最后才是,“好痛......”
   
    实际上他根本不用昏睡那么久的。在坐上救护车时他的意识还清楚,知道坐在身侧的除了医护人员还有金南俊。麻醉退了之后他也本该醒的,但他选择继续闭眼,催眠着自己睡着。
 
    一觉醒来后,什么都会好的。
  
   
  
 
    但事实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所以他才选择假装忘记。
  
  
  
 
    “我也记得,我爱你们像你们恨我一样多。”
  
  
  
   
  
 
     要说田柾国胆大妄为吗,或者年少轻狂?
 
     大概只是看破红尘。

 
 

  
 

评论(26)
热度(192)
2018-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