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mafusora】回答

-tittle:回答
-cp: mafumafu x soraru
-author:室内拖鞋
-tips:曾交往设定下、命题无能(无关

* 勿代三。
  
    
  
    今早的天色有些暗沉,就像情绪不稳的孩子,随时都能降下雨水。果然不出意料的,雨滴就放肆地至天顶撒下。它制造出的声响意外地大,一大滴一大滴的落在屋檐上头,不带节奏性的晨乐吵醒了屋里的人。
  
    soraru顶着睡意从床头坐起。最近他做这件平凡至极的事,总会感到不适。撇开‘还想睡’不论,会先一阵头晕然后恶心感从胃里直涌而上,下一步无非是冲进浴室。刚开始他当然直觉是病了,不过忙着曲子的事也就忘了需要看医吃药这回事。时间久了就将‘也快30了,身体老了是正常的。’挂在嘴边,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没将医生放在眼底。
  
    soraru撑着墙走出卧室,看着空荡的客厅他又再一次叹息:"都忘了mafu那家伙搬走了。"尾语是上扬的,像是在嘲笑。mafumafu搬出去早不是这阵子的事,至于对方是为着何种理由搬离开,soraru想起又要吐了。胃里一阵翻腾,他也没了食欲,干脆趁势将尚未调音的试唱整理整理。
  
    电脑桌上摆着杂乱缺了整顿的纸张,白纸上头存着些潦草的笔迹,那些字存在的证据是摆在一旁的蓝笔。soraru就窝在电脑前,戴着耳机,与世隔绝。
  
    听了无数次录了一截的音,却没做出任何动作,他把人声调成静音,就听着伴奏乐。也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就湿了,泪水浸湿了放在桌上的纸张,他尝试以衣袖拭干它,不过它还是赌着气和他作对。作罢,他摘去耳机,没好气地将它扔在桌上。胃中又是一阵翻腾,双脚没了力气,他想干脆就吐在这事后再去清理,不过胃里啥也没剩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干呕,呕得他难受,像是要将心肺给呕出来似的。soraru硬是停止了身体继续做出排除异物的行为,他喘着粗气,早分不清楚是心里头难受还是身体难过。
   
    ——或者,两者皆具?
   
   
    
    他不记得他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梦着旧事的他清醒着。他又梦见了那时候的事,
    
    "soraru桑...您知道的,我不会和您辩。"那人的语调放得很轻,是无奈、是宠溺。
    他早记不清起初是为了什么和对方吵成这副德性,不如说看来像是他自个儿在无故发火。"对,你最聪明,选什么都是对的。我服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对了,是为着分手一事。
    "那么我会按照刚才和您说的,搬离开。房租的问题请别担心,我还是会一起分担的。"说着,那人提起早放在脚边的行李,打算迈开步伐离开。
    soraru看着渐渐走近玄关的身影,着急地伸出手,他拽住对方的衣摆。梦着的他和过往的他,身影重叠在一块了,不管几次他依旧只会做出这般动作。他硬是将卡在喉咙里的话挤出来:"每次你要什么我都顺着你,这回不能换你顺着我吗...?"
    "soraru桑..."
    "这次就好,以后都听你的。...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
    那人转过身,轻巧地拉开对方扯着自己衣摆的手。语气依然温柔,这次他放低了音调,不如往常的高音阶,"soraru桑之后会遇见一位漂亮的姑娘,幸福地步入礼堂,幸福地生活下去。至时,我会去替您庆——"
    "不要。"他早哭得看不清对方的脸,话也带着浓重的鼻音,现在的他真的像个孩子一样了。"你说过我可以任性,说过会永远在一起...尽是说一些没意义的话,然后一走了之吗?这很痛...。"
    那人伸手抹去了soraru眼尾泛着的泪光,语调依旧:"soraru桑,那些话会忘的。"
   
    ——至时,我会去替您庆祝。庆祝我们的告别。
  
   
  
    soraru再次醒来已是黄昏时分了,他走进浴室洗了把脸,抬头看了眼镜中映出的自己,前发有些长了。之后他又回了工作间,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将存在资料夹里的音档编辑好,全数丢上niconico。他叹了口长气便去清理推特页面从未消退提示钮的通知栏。
    @sakatandao:哇喔!soraru桑好勤快好惊人!!!
    @luzabs:吓到了!
    @chomaiyo:是不是要下红雨了呢?
    没做多少回覆动作,点了个♥便作罢。soraru将通知栏下拉,满是来自各地的粉丝的讯息,些许关心、些许赞美、些许祝福话,他后悔着平时没好好的读完。他回覆了好些人,每一则都回了满满一串文字。当天空暗了下来,他只回了不到一半,他也只是摇摇头发了则推文:我会将你们的讯息全数回覆的,请耐心等候呢☆
    这不像他会做的事,不过他确实做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再清醒些。soraru掏出手机,点了联络人上的第一栏,在拿至耳边前清了清嗓子。
    "喂?"电话另一头传来熟悉的、有生气的嗓音,这让他险些哽咽。他忘了自己换过手机号,没报上姓名便开了口:"你明天有预定行程吗?"
    "soraru桑?"
    "嗯。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好久不见了,想一起喝杯茶。啊,还想请你帮我写首曲子。"
    "知道了,那就明天10点吧,这样soraru桑就不用担心起床问题了。地点的话就在soraru桑家附近的咖啡座吧。"
     "...好。"
     挂了电话,手机的电池量也几乎尽了。soraru将它放在脚边,抱着腿坐着。
   

    夜色盖去了影子。
  
  
    "soraru桑!久等了!等很久了吗?外头很冷的啊,怎么不去里头等?"mafumafu看来是全力奔过来的,正喘着气试图平复呼吸。
    "坐在里面也挺怪的,很像没朋友一样。"他微微地扯了嘴角。
    "...soraru桑没事吧?脸色很糟糕呢。"
    "啊?你是羡慕我白吧。"
    "...不说了不说了,进去吧,快冷死了。"mafumafu抖了抖身子,没等对方并肩,自顾自的走进里头。
    
    "soraru桑这次想要怎么样的曲子?要作专辑吗?"
    soraru摇了摇头,回答:"你愿意给我作什么我就唱什么。"
    "这么随性果然是soraru桑呢。"
    他垂下眼廉,笑道:"那么,当soraru还真累人呢。"
    "嗯?什么?"
    "不,没什么。"他伸出手。
    "唔?怎么了?"
    "不是要牵手啦,别替女朋友担心了。"见mafumafu带着疑惑地伸出手握住,他接着自己的话说下去:"仔细想想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道别吧。"
    "似乎是...的。"
    "如果真的说出口,那就太寂寞了。可是还是,再见。"
    "soraru桑...?"
    "谢谢你。"
   
   
   送出去的音档迟迟没有回音,那句等待也没了后续。那天一口气投稿的试唱是他最后蹤迹,他的声音【そらる】消逝了,无声无息的。
  
   
  
    两者皆具?
    —YES.

end.
  
他曾梦到两个人的过往日子,不过那依旧是过去。活在过去似乎很累。他替他描绘了色彩,却也在离开时擦去了。

评论(15)
热度(17)
2016-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