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mafusora】说书

-tittle:说书
-cp:mafumafu x soraru
  
〔回答〕的延续→mafu的视角(?)

 
勿代三
  
麻烦一定先看前篇。不是想推销,只是不看肯定看不懂这文的。————————————————————————————
  
  
 早晨在一声闹铃中被划开了宁静。mafumafu倒没有赖床的坏习,躺了会儿脑袋便清晰了。他瞥了眼身旁还睡得自在的身影,笑着拍拍那人的脸颊,"soraru桑,早安。"那人只是稍微撑开眼皮,不过没一会儿又盖了回去,轻轻送出一句,还早。
 
   
  "啊—真是费了好大一把功夫才把沉睡的soraru公主叫醒呢。"mafumafu在床沿坐下,"不过竟然是被早餐给唤醒,不是mafumafu的吻!真是的,要是没有我soraru桑大概不用吃早餐了。"
  soraru半梦半醒地揉了揉眼窝,声音带上慵懒:"反正现在有你啊。"
  他笑了,"也是呢,永远都会有我喔,逃不了的。"
  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我们曾经一起作过这样的梦。
  
   
 
  "soraru桑,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他不知道自己该带着那种表情面对对方,他始终垂着眼、低着头。
  "玩笑话?"soraru没将视线往上抬,他还忙着处理通贩的问题。他脚边早放了整顿好的行李,他也没注意到。
  "不,不是的。我想这对我俩都好,soraru桑的母亲那边也比较好交代。"
  他总算将视线向前放去,清楚地看见那人,mafumafu的脸。"哈?说什么啊?......是你厌倦我了吧?其实不用拐着弯,绕这么一大圈的。"
  "... soraru桑...您知道的,我不会和您辩。"即便是心疼这对方那副表情,mafumafu依旧没瞥开视线。
  "对,也是呢,你最聪明,因为是mafumafu嘛,所以选什么都是对的。我服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soraru稍些低下头,前发长得盖住了他的表情。
  "那么...就这样。我会搬离开的,房租的问题请别担心,我还是会一起分担的。"说着,mafumafu提起脚边的行李箱,迈步走向玄关。踏了几步便因被拽住衣角,硬是停下步伐。其实那力气并不大,但对于他来说,早足以使他动摇。
  "每次你要什么我都顺着你,这回不能换你顺着我吗?"
  他回过头,只见那人早不顾一切地哭了,他什么也说不上来。
  "这次就好,以后都听你的。......不要走。"
  mafumafu皱起眉拉开了扯着自己衣摆的那双手,他放低了音调,"soraru桑之后会遇见一位漂亮的姑娘,然后和她幸福地步入礼堂,再幸福地生活下去。至时,我会去替您庆——"
   
  替您庆祝,庆祝我们的告别。
  
   
 
  那些话会忘的。是我选择放开你的手。
    
   
   
  @soraruru:他们错开了彼此。那是梦,如童话一般。不过少了幸福结局。
  
  
  
 
  老实话,他一点儿也没想过那一次分离会是那么长的分别。因为尴尬,他自然不会去联络对方,更别说邀约合唱了,连推特上的互动也是能避开就避开。这自然也成了习惯。最令他纳闷的是,似乎连神明大人也染上了此习。明明就住在附近,却怎么也遇不见彼此。
  像是在捉弄人一般。
  "好久没有四个人一起玩游戏了~!"坂田嘴上叼着吸管,眼前放着冒着水珠的饮料杯。旁边就坐着urata,他的表情不是太好,还瞪了坂田一眼,"喂。"
  "哈哈没事的,urata桑。"mafumafu因眼前两人的互动笑了,"抱歉呢sakatan,现在可能没办法了..."
  "诶诶?为什么?"  "喂、"  "哎!urata桑你好烦啊!"
  "我没和sakatan说呢,对不起。"他制止了两人即将发生的打斗,话里带着笑意,但他皱着眉头,"我和soraru桑分手好一阵子了,现在还是会尴尬的。"
  "...啊,抱歉..."  
  "你是笨蛋吗?あほの坂田!" 
 "啊——!高桥闭嘴!"
    
  "那就这样,下次再一起吃饭吧,mafu君!"坂田笑着大挥手臂之后朝mafumafu站着的反方向离开。urata原本也是道了别后要自个儿回家,不过他折返回来,"mafu!"
  "嗯?urata桑忘记带东西了吗?"
  他走得靠近一些才接着话:"最近soraru桑状况好像不是太好。"
  "嗯...我有看到,说是喉咙又发炎了。"
  "我说的不只这个...。"urata叹了口气,只大2岁的,怎么说起话来像个老妈子呢,"分手是分手了,还是朋友吧?"
  "是啊。"
  "那就别跟我说不敢见面,不敢对话之类的话。你当初告白的时候可没这么胆小。他的状况我觉得你真该看看。"
  "...我知道了。"
  
  
  但是这并不相同。他也没能跨出这一步。
  
   
  
  时间久了,他也没再听友人提起那人的事,或许是理解到了他们之中的隔阂——是他们阻隔了彼此。他交了个年纪比自己小2岁的女友,长相普通不过个性挺好的。父母见他两相性不差便提了义要他们结婚,毕竟mafumafu也近30了。不过他也只是礼貌地回绝了父母亲,说想再交往一段时间。
  mafumafu今天和女友没约便索性待在家里头,浏览了下推特才注意到那人一口气上传了好些首试唱作品,里头也包含着几首自己作过的曲子。手附上键盘,打了几个字后删掉,重复了这动作好几次,最后只按了转推键。
  手机响了,上头显示的是不在联络单里的人,不过他还是接起了:"喂?"另一头隔了好些会儿才有回音:"你明天有预定行程吗?"是很熟悉的声音,带着慵懒,那人的。 
  
  "soraru桑?"
  
  "嗯。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好久不见了,想一起喝杯茶。啊,还想请你帮我写首曲子。"
  
  "知道了,那就明天10点吧。"他在行事曆上划去了原先的几行字,"这样的话soraru就不用担心起床问题了。地点的话就在soraru桑家附近的咖啡座吧,转角那家。"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后他没接着话,只是等待对方率先挂上电话。直到听不见对方那头传来的声音后他才放下手机,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他现在的表情又是如何?
  

  他还在乎着他。
  
   
  
  mafumafu整夜近乎都在想明天该怎么应对那人,没注意到闹铃便完美地睡了过头。他匆忙地出门,见时间似乎不太够,他极力狂奔起来。
  "soraru桑!久等了!等很久了吗?外头很冷的啊,怎么不去里头坐着等?"他喘着气平复呼吸,见soraru的双颊被冻得透红,他肯定等很久了。
  "坐在里面也挺怪的,像没朋友一样。"
  见对方试图勾起嘴角才注意到他苍白得吓人的脸,他有些担心地问:"soraru桑没事吧?脸色很糟糕呢——"
   
   —有好好吃饭吗?有好好睡觉吗?生病了有去看医生吗?
  
  这些话他没能开口,当然也没能得到回覆。
  
   
  
  他从没想过自己是个泪腺发达的家伙。再一次和soraru握上手时,他有些懵了。在soraru说出再见一词时,脸颊早流下一行泪。
  他笑着说别哭了,搞得我在欺负你似的。可他就是停不下来。是他迈开步远离他的,而他现在才发觉自己走得如此远,把对方扔在后头如此的远。
  
   
 
  在【そらる】消失之后,まふまふ也宣告引退。
  在一阵雨过后,太阳总会探头,天空会放晴。而他们的故事只交付给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延续,延续着梦,那场曾一同作过,早已消失殆尽的梦。

评论(5)
热度(23)
  1. 夏樹27片天空 转载了此文字
2016-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