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mafusora】送葬

-tittle:送葬
-cp:mafumafu x soraru  含些微suzusora描写
给かわ的生贺文!

 

  闪烁的车灯,路人的惊叹,急促的心跳——渐渐地什么也感受不到。

  不该是这样的。他在纸上做了记号,用红笔画上了一个大X。

  "抱歉呢,临时通知能出院没得先把家里清理干净。"mafumafu将手提袋子放至玄关的木质地上,空出来的手掏着脚跟脱鞋。
  他穿的是方便穿脱的凉鞋自然比一旁的西服先生来得迅速,先是踏了一步后便没再向前。
  "不想和我住的话,我能请阿姨带你回去的喔。"mafumafu再次提起袋子,与那人并行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阿姨他们已经搬来东京啰,旧家地震的时候垮掉了,这个你记得吗?"
  他晃了脑袋,"不用。"

  那时mafumafu正在开检讨会议,接到通知时是事后一小时了。他匆忙地向公司提了早退便把车子开往有些许距离的市医院。
  踮了底跟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头敲出的节奏迴蕩在走道间,他边扯着先前浮挂在脖子周边的领带边找着嘴边唸着的号码,多怕自己忘了又需要花时间去过问。
  着白袍的医生站在床边和对面的护理师一块检查床上病患的状况,听见脚步声走近他们才将视线转向迟来的mafumafu。不过他倒没注意那两人的目光,光是躺在床中央的人的模样就足以使他蹙起深眉。
  "请问您的身份是?"护理师收回注目,轻声地询问。
  "我是他的...朋友。"
  "是我们打扰您了,因为soraru先生的手机几乎是全毁了,能找到的联络人只有夹在皮夹里的纸条上的号码..."
  "不要紧,我会负责通知他的家人。"

  他拨了号码,"阿姨,我是mafumafu....soraru他出了点事。请您先别着急,没事的。是,我在医院。......我不清楚,等会儿我会去警局一趟,您现在方便过来吗?——"

  是浓重的消毒水味将他唤醒。

  醒了?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他问。
  谁?他问。

  17岁的他,并不认得他。

  醒来就好,没事了。她抱着他,说着说着都哭了。女人的脸上多了好多不必要的皱纹,他感到疑惑不过没出声过问。

  最后一片枯黄叶子始终抵不过冬季带来的寒意,风儿打得响,秋天过去了。

  mafumafu就坐在床边的铁椅上,小心翼翼地开口:"soraru都不问我是谁吗?"这是他认识soraru以来第一次,喊话对方便将视线对向自己。他说:"你是mafumafu。"
  "然后?"
  "没有了。"
  ".... soraru每个人都能这么信任啊?"他将盛了温水的玻璃杯递上前。
  "为什么这么说?"而他双手接过。
  "来历不明的人就坐在这啊..."
  "妈妈说你是我的朋友。"
  "所以...?"
  "没理由和她说我不认得你。"

  还真是残酷呢。

  "我是失忆了?"
  当声音传进耳里mafumafu才察觉对方站在自己身后,他阖上文件夹并摘下挂在鼻梁的眼镜。"怎么突然这样问?"
  语气听起来不以为意,没一会儿又晃到沙发坐下。"復诊的时候听到的。"话题也转得自然,"你能帮我找suzumu吗?"

 
  电话另一头传过的声音打断了等待接听的嘟声。
  "neru桑,我是mafumafu,突然打扰失礼了。"
  "想请问suzumu君的联络方式。"
  "之前的号码打不通呢。——嗯是的,我们好些年没联络了。"
  "啊!非常感谢!....不,没什么事。再次谢谢您。"

  棕色的头发、狐狸一般上扬的眼尾,他依旧背着吉他。他就站在那儿,就站在眼前。
  soraru没喊对方的名字,一语不发地自个儿凑上前。到对方要开了口他才出声:"我还以为你不见了。"

  他明明消失了。

  "呐你听我说,"soraru扯着suzumu的胳膊,要他跟着自己坐下。而mafumafu只是站在一旁听着。"我知道我也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可是我不记得了。"他没有意思要对方回应,也没有接下去诉说的模样,像想止住时间前进似的。

  "这样就好了吗?"mafumafu替窝在沙发中央的soraru搭了件薄外套之后在他身边坐下。"没说到什么话呢。"
"嗯,这样就够了。"soraru的口气很轻,是mafumafu从未听过的语调。他用指尖敲着脑门,"我有用力地想过,可是suzumu不在里头。"
  "跟你不一样....我是这么觉得的。"他将眼皮垂下,细长的睫毛被窗外的光照的透白。"太用力想的话,头会很痛。"

  是断了线的风筝,男孩怎么追赶也抓不回那条原先握在手心的线。

  "还麻烦您真是失礼了。"mafumafu接过女性递上的茶杯,坐得端正。"soraru的行为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只是给人的感觉更安静了....。"
  女性在mafumafu对面不失优雅地坐下,她稍稍地眯起眼,眼尾都浮出了丝皱纹,"那孩子一直都是那样的,给他书吧。"

  "我回来了——怎么不打灯?"mafumafu走至玄关边,反覆压了开关两回,"唔、停电啊?"确认过后他也无能为力,等会儿去管理室那询问一下便是。他踏进客厅,没什么灯光不过还是能稍些看见沙发上蜷缩着的身影。"soraru?"
  ".....去哪了?"
  "我去找你母亲了,顺道还买了一些书才晚回家了抱歉。我没注意到你会怕黑。"mafumafu放下外套,坐至soraru身旁,对方想也没想地黏上去,话里是恐惧:"真的很黑啊......"
  他伸手绕过soraru的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嗯,没事了。"
  我在。

  门铃响了,短暂的一声高亢。
   "能替我开门吗?"

  suzumu在soraru身旁坐下,就像以往的日子一样,像旧相片一般。他今天没带着吉他呢,soraru这么想着suzumu便出声说道:"你的事我听mafu君说了,"
  "我的事.....嗯。"
  "呐,"

  "我不见了喔。"

  那时候下的雨没有停过,可我也没出现在其中喔。他替你撑了把伞,这样很好。我已经不在soraru的世界了呢。你该醒来了啊。

  他明明不懂的,明明不该懂的。soraru抬起眼眸,眼底沉着一丝光,既暗淡又不鲜明。他没多回应,任着suzumu关上门离开。

  创世主亲手毁了男孩的乌托邦。

  mafumafu回到家时soraru正看着第三回他前晚带回的书,不同以往,他坐在地上,背靠着阳台的玻璃门。他蹲下身子,问:"怎么了?"
  "没怎么。"
  见对方反应冷淡,mafumafu也没不愉快,反而是耍了个孩子把戏,将书本从soraru手上抽走。拍了拍他的脑袋瓜,"去换件暖一点的衣服。"
  "?"
  "我们出去吃饭吧。"

  "总觉得好久没和你一块这样走了呢。"说着,mafumafu吐了口气,一抹白瞬时化无。两个人肩并着走也不是多久之前的事,怎么突然变得好远,有些寂寞啊。"快圣诞节了呢,soraru想要什么礼物?"
  "....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soraru将半张脸缩进脖子上头的围巾里,声音都模糊了。"你呢?"
  "嗯——我嘛,soraru健康就好。"
  生日愿望似的.....
  soraru停下脚,缓缓地将脸朝向灰蒙濛的天空,从天而降的白雪冷不防地落在他鼻尖,"好冰。"
  "mafumafu、"
  "嗯?"他也停下脚步,回过身看向声音的主人。
  "好多事都变了啊...."街旁的音樂坊响起了整点的乐曲;放了学的孩子们聚集在超商前讨论昨晚播的卡通;提早下班的新手父亲伸手揽了计程车,他将赶去医院迎接新生命。天空不再像以往那般清澈,鸟鸣不再如以往那般响亮。"可是我还在做梦。"
  "只有我,将时钟弄乱了。"
  mafumafu快步走近他,将手心覆上他的脸颊,"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都别说了,都别听了。做着梦也好,醒着也罢———"
   你别哭了。

  风铃声在耳边回荡,混着蝉唧。他被逼着穿上浴衣,还被拉去人潮多得吓人的街区,就只为了一瞬的烟火。即便是人群来往,谁也没在注意谁,每个人的目光都放在在空中绽放的花朵。
  "soraru,"他靠得更近了些,手也覆上了他的手背。"我——"
  啊?什么?
  他说了什么,又是谁,说了什么?

  soraru撑开眼皮,睡意全打散了。凌晨三点,天还未亮。从门缝能稍些看见还亮着的灯,他离开床走向房门。mafumafu还坐在沙发前的矮桌边打着文件,是在加班。
  光着脚丫踏在木地板上头发出的声响意外地比鞋子还大,mafumafu注意上了便侧过脸,"怎么还没睡?"
  "....我好想吐。"
  他的表情显得慌张,急忙地凑到他身边查看状况,"很不舒服吗?我倒杯温开水给你,吃药好吗?"
  soraru摇了头回绝掉,语调轻轻地又覆上了睡意:"你忙吧。"
  "真的没事?"
  "嗯。没事的喔。"他凑近坐至mafumafu身旁,两只腿蜷缩着,这样子身体比较暖活。
  mafumafu还是再确认了一次对方的状况才放心下来,继续他的作业。见soraru抱着两手臂,他开口:"soraru坐近一点吧,想睡了躺在我身上也没关系还哈哈。毯子盖着,别冷到了。"
  "想睡了我会自己走进去睡啦。"
  不过他没有。老实地照着ま先生的话做了。早上醒来时自己倒是好好地躺在床中央,大概是梦游回来的吧。

  "soraru桑!我来找您玩啦!"
  "打扰了——"两名少年带着朝气从外头走进,一点儿也不像冬季该有的样子。他们是mafumafu和 soraru之前在速食店认识的高中生。或许是年纪恰好,坂田和urata与少了记忆的soraru没多少隔阂,能谈得愉快。
  "这次带了new game喔!连夜排队买到的!"
  "是合买的,坂田才没那么多钱。"
  "想打架吗?!"
  "看起来很有趣、"soraru对着光碟盒眨了眨眼,看来十分感兴趣。
  "太好啦!"两个人同时笑出声并同击了掌。似乎从上周就计画着。

  "soraru桑把所有事情全都忘记了吗?"坂田吃着他们自己准备来的差点,目光是放在电视萤幕上头。soraru摇摇头说他记着自己是谁。坂田又问会想想起来吗,这句话脱口时被urata用手杆扔个正着:"问这什么问题?"
  他倒是笑了,笑着说会啊,反而是想忘了这段日子。

  "喏,我办了新的,旧的那支实在救不回来...."mafumafu将新的手机递上前,"我有把我的号码输进去了,有什么事就打给我。啊!suzumu君的也在里头喔。"
  "谢谢,不过suzumu的大概不用了。"话轻轻地落地,他按了删除键。因为他早就消失了,是他亲口说的。

  什么时后开始的?他习惯了这份记忆。又是什么开始的,他习惯了去依赖一个人。如果说是替代,那也太残酷了,不如说早熟悉了。即便是他的呼吸。

  soraru偶尔会在闲晃时哼起歌,他似乎很享受和mafumafu一起逛着大街。不,他可能只是单纯享受着出门,mafumafu想。树梢上堆着的雪渐渐化开,留下了株即将绽开的花苞,象征着新生,春季近了呢。
  "昨天回诊,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好。"soraru突然出声,不过并没有使mafumafu吓着,因为他也正好打算开口聊天。
  "抱歉,昨天比较忙,抽不开身...."
  "没差啊。我不是小孩子,能把自己照顾好的。"
  "嗯soraru真厉害。
  "然后呢,医生还有说些什么吗?"
  "没有了。"他抿了抿有些乾的嘴。

  soraru时常梦到那个梦。那个影象和声音都被修饰过的夏季。偶尔会往后延伸,不过他睁眼后,记得的也只剩前头的那些了。那个人说了什么,嘴型也读不出。

  他最近老喜欢往家里跑,去那按按琴键即便不会演奏、朝着自己的卧室左看右看的、将冰箱打开又阖上......。回住处的路上他也常绕到其他地方去,在几次求救后他摸透了东京。
  并非尖峰时段,车站人不是太多几个没参与社团活动的学生的嬉戏声甚是清楚。返家的那班电车还要一段时间,他难得没掏出放在衣兜里头的手机,就静静地坐在塑胶椅上望着来往的行人。他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背着吉他的麦田色。明明心里是明白的,脚却像是自动地迈出步。
  他当然没找到他,等回神,人已经出了车站。是错觉啊,他想着。并没有转过身继续等待返家,他离开车站,走得愈来愈远,甚至是他从没印象的地方。

  这儿车辆来往得十分频繁,街旁除了几家饭馆,近乎都是公司企业。工业区?不不、好像也不是这样说的。他摇摇头,没再多想些什么。
  天桥不远处前的斑马线对面有间开在角落的花店,店主将开得最艳丽的花摆置在外头,巷子里停了辆花店的运货车——

  诶?

_

  "哈?结婚纪念日?"soraru在左肩及脸颊并用地讲着电话,不时翻起袖子查看时间,然后再瞪向恰好亮起一抹红的警示灯。"忘记了就老实和她说就好了吧?....知道了,我等等去帮您买把花,行吧?"挂了电话,他叹了口气。
  赤色退去了,草绿亮得闪烁,嫌着真麻烦然后走进花店——本该是如此的。他走不到一半的白线,失了煞车功能的货车便这么撞上,没有警告,他也从没料想过就这么短的路程也没得结束。
那支去年生日刚得到的手机跟着脑袋撞击后的记忆一并毁损的彻底。

  还以为是梦呢。

_

  "那我先回去了,今天还要加班辛苦你了。"mafumafu在电梯口和同事道了别,看了眼萤幕上显示的时间,今天算是挺早的。没花上多少时间便从高处抵达一楼大门口,"soraru?"soraru在大门前的阶梯上等着,站得直挺挺的,"怎么来这了?"
  "来接你。"他倒没表示什么,三个字便简单易懂了。

  "肚子会很饿吗?我现在去煮,很饿的话我们出去吃吧。"mafumafu一面扯下繫在脖子上的深色领带一面探头问着。
  "我去煮吧。"
  "诶?"

  "soraru今天很奇怪啊,在干嘛啊?"他的嘴角微微地上扬着,心情应该不差。
  "?"soraru就坐在他对面,他放下正喝着甜味有些重的味噌汤的碗,语调带上了点自信:"我在追你,看不出来吗?"
  "——我不会再忘记了,对不起,mafu。"他皱了眉,表情铺上了层歉意。
  "....真的假的,我不是喝醉了吧?"他再三确认了放在手边的水杯里头放的是水并非酒精。他用手指指向自己,"我是谁?"
  "mafumafu,我的恋人。"soraru笑了,是平常那般的温柔,语气也和以往一样。是熟悉的那个他。
  "........让我....."
  "?"
  ".........好好地把你从头到脚好好地亲一遍。"
  "喂、等等........."
  他覆上他的嘴,再撩起他的浏海,轻吻他的额头、他的鼻尖。"今晚别说了吧,我好好抱抱你。"

  喂。

————————————————————————————
题外
标题送葬的意思其实将失去记忆那段日子的自己给埋葬。里头的soraru也有提到想忘记的是失忆的那段日子。
然后最一开始有说有一些suzusora的描写,其实也不是太多,但写的方向是以少年失了童话故事结构的角度去写的....建议suzusora党别看 不过看到这大概已经迟了 不标tag了

正题
川川生日快乐!
本来想昨天日本时间送给你的....结果没能码完字就去睡了....
没能给你sakaura对不起...我送你这什么东西啊【甩巴掌】
认识你好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是吧?对吧?嗯是啦(.....
你真的愈来愈棒 给自己多一点自信!
很常骚扰你度不起(´•.̫ • `)之后也请多指教!
再一次生日快乐!我爱你!

评论(6)
热度(17)
2016-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