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还没护你一生,先赔了自己的一辈子。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古町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suzusora】驶离夏天

-tittle:驶离夏天
-cp:suzumu x soraru
 
是好几个想写的短篇结合起来,可能会有些卡,见谅了。
  
  
  
 
给欧纳  生日快乐宝贝儿
  
    
     
   &
  
  咚地一声,这是第三次因头撞击到车窗而发出声响。"嘶——"soraru皱眉揉了揉太阳穴。一旁的suzumu早看见了,这回他没忍住笑意。当然被瞪得完全。
  "睏的话就靠着我睡吧,"他笑得眼尾上扬,甚是好看,"再撞就要成傻瓜了。"
  soraru依旧是瞪着他,没一会儿便瞥开视线,"才不睏,只是无聊。"身旁的人又笑了,笑着说:就快到了。

   
   

   
   
     
    
   
  老师的声音在教室里迴蕩着,soraru倒没将注意力放在老师身上,他撑着下巴眺往窗外。
  "so—raru—"后背被笔尖戳着,后脑还传来呼喊自己名字的小声音。他不满地回过头,"干嘛?"
  "等下是体育课喔。"
  "所以呢?"
  "我们翘课吧。"
  "哈?"
   
  
  通往顶楼的门有锁锁着,不过早是几个不良少年的集会地点,只要用力推就能打开。那儿风景最佳,能一眼看清校园、感受天空。他们以身体不适,要去保健室为由翘掉了体育课。
  "太阳很大啊....."soraru稍微抬眸便能感受到太阳炙热的光线,不禁皱起眉头。一边的suzumu倒不这么认为,一派轻鬆地笑着靠着围栏坐下:"不过风很凉,不是吗?"
  soraru看了他一眼,没再回话。
  "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soraru就爱上了呢。"
  "说什么啊?"
  "字面上的意思。"他笑,"我是在一年级始业式时看见你的。"
  "我们不是二年级才分到同一班吗?"闻言,soraru不解地回过头然后提出问题。
  "听我说,"suzumu开玩笑地将手指竖起放在嘴前,"明明始业式就是要去礼堂不过我还是和初中时干了一样的蠢事,去了教室。"不出意料地得到耻笑,他接着说:"不过我可没迟到,校长的话全程听到底喔。"
  "所以你是怎么见到我的?"见对方一直没道出重点,soraru挑了眉开口问道。
  "你也在教室里头啊。"suzumu抬起眼看着对方笑,"就坐在靠窗的位子上,"
  那天太阳不是太大,大概是因着你皮肤白,阳光照得刺眼。风也恰好地吹进窗口,大概是你原本就长得好看,即便是髮乱了也盖不住气质。
  "你生气起来也挺好看的。"
  "......突然说什么啊?"语气中除了带着不解还存着难为情。
  "我喜欢你,soraru。"
   
  

 
   
  演奏在琴絃的断裂声下硬是停止了,soraru刚发出的音还来不及收回来便乾在一旁。他不满地回过头,那人也只能笑笑地摆手致歉:"抱歉,没注意到该换线了。"
  suzumu喜欢在休闲的时刻拨拨吉他絃然后嚷着soraru陪他唱歌。不过这也是少数时候,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大多是错开的,碰在一块时倒是尽可能的在一起,偶尔一夜缠绵,偶尔装个青涩。
  "我想去国外看看。"
  "...有钱吗?"soraru没因对方巧妙地不经意道出而感到惊讶,做了身为损友该做的事。
  "当然有的啊。"suzumu笑道,语气说得理所当然。
  "那就去啊、"他收回注视的目光,将其投向电脑萤幕上。
  "不会寂寞吧?"suzumu从后方搂住soraru,"我不在的话。"
  "说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错了。
    
  他一点也无法习惯双人床的另一半边是空着的。之前还会嫌着床小两个人一张太挤,现在倒是觉得太大了。睡不着他便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不过这也令他不习惯,平时suzumu会搂着他一块。那个人留下太多事了,是谁笃定地说不会寂寞的?
  最后是睏到极致才睡着的。在沙发上。
    
【什么时候回来】
【我才出门不到一个礼拜喔w想我了?】
  烦死了.....赶紧回来啊。
  
  "我没想到soraru会有兴致特地到机场接我。"不用花太多时间在人群里搜寻他的身影,因为他就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大概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挤到位置的,suzumu想着便笑着张开手臂。
  "下次晚回来的话就别回来了。"没接住对方的拥抱,soraru转过身便打算离开就是丢了一句话。
  "诶?诶诶诶?我可是准时的啊,连飞机都没误点啊?!"
      
     
    
  
   
   
  "叮铃。"风带着悬挂在墙头的风铃轻轻地摆动,不时传出铃铃声响。是风带着夏天近了。
  "起床啦——"脸被人轻轻地拍打着,他皱紧眉翻过身喊了句再一会儿。
  "不是说了今天要出门吗?"
  "去哪.....?"
  "忘了?你答应我跟我一起回去的啊。"suzumu再次拍了soraru,这次拍的是屁股。
   
  "好远,好无聊,屁股好痛。"
  "是是,下次出远门前前一晚不要那么激烈了。"
  "说的是坐太久的屁股痛!"soraru的口气里添了几分怒意,顺带带上了句エロ脑。
  "就快到了,再忍会儿。"suzumu笑着转话题并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要他息怒。
   
 
  "我回来了!"打开门的同时他将音量提高好传进屋里,后头的人也礼貌性地说了打扰了。
  他们并不陌生,高中时常来他家玩,有时甚至会住下来,所以寒暄地很平常,像极了一家人。
  "总觉得有点怀念。"soraru自然地在suzumu的床边坐下。
  "嗯?说什么?"suzumu则是放下手提着的行李后在他面前的地板坐下。
  "上一次来你家是高中毕业吧?"
  "嗯,还干了事。"
  "闭嘴。"他们都沉了下来,等墙上的种开始响起准点音响时才又开口:"我可以先要生日礼物吗?"
  "还很久喔,soraru桑。"他笑了笑,不过没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我想要,suzumu。"
  "这什么呢,求婚吗?"他笑了,依旧是那个眼尾上扬的笑脸,也依旧是那么地好看。
   
      
  "——一直都是你的啊。"
    
      
      
     
  "我以为你会再多留久一点,反正请了满久的假啊。"他们坐在月台的塑胶椅上等待着回程的班车驶进站。
  "我想把剩下的假都留给和soraru相处♡"suzumu又笑了,这次没忘把手覆上。
  "ふん——"soraru没答覆什么话只用了鼻音哼了声。
  电车驶进站里,带着凉凉的风。他上了车,回过头时车门关了。
     
  
  suzumu并没有上车。 
     
     
  "搞什么?"他看着月台上的身影动也不动地,注视着彼此。他拿起手机拨给了联络人第一列,"你在干嘛?"
  "突然想留下来,哈哈。"话筒的另一头的声音笑着,惹怒了soraru:"那也说一声啊。"
  "抱歉抱歉,"
  "真是.....什么时候回来?"
  "soraru,夏天....结束了呢。"他巧妙地跳开话题。
  "...嗯,"而他没反驳他的话,听着。
  "时间总觉得跑得特别快呢。"
  "..."
  "啊不说了,soraru累了吧,赶紧坐好歇一会吧。别坐过站了。"
  "知道。"
  "那就这样喔,再见。"
  "再——"最后一个字还未全数吐出,另一头便断了音讯,soraru不满地皱眉便放下手机。
      
        
     
   
   
  
  阳台上的盆栽里的叶子是萎了,不过它依旧在阳光的沐浴下尽全力生存着。下雨了,雨滴落在叶子上头使得它垂下后又弹回。soraru捧着杯子走回电脑前,瞥了眼窗外也没多说些什么。
  他的头发有些长了,髮梢都搔到了颈部,是该修剪了。现在正值冬季,东京也认命地随着雨将温度降下,他讨厌这种天气,他讨厌冷。不过他偶尔会撑起伞到外走走,熟悉的街坊也好,距离自家有些距离的小城市也好。
   
  他讨厌一个人。
      
   
   
   "前辈今晚有约了吗?"一道尖锐的女声至耳后传来,是公司里的后辈。
   "怎么了?"soraru停下手边的工作,侧过头回问。
   "不,"她笑笑地答:"我们几个等等要一块去吃晚饭,车站附近新开了一家餐厅呢,所以想问问前辈,"
   soraru点点头表示明白她们的想法,至于要不要一起去倒是没给任何答覆。
   "啊!并不是要联谊之类的,我们知道前辈不喜欢那种场合,"她连忙解释不忘带着笑容,"因为是圣诞节况且一年即将过去了,所以才想——"
   "嗯,"他也笑了,使得后辈有些不知所措,"一块去吧,我也想吃吃看新开的店。"
    
  
   结束与后辈们的聚会后他绕了点路,或许是想醒醒酒,即便是只抿了几口这也无非是晚回家的最佳理由。
   他选择在公园里的长椅坐下,这行为像极了升迁失败的中年大叔。"说起来那家伙消失,又要过一年了吗?"奇妙的疑问结尾也令自己笑了,"噗、我在说什么?夏天都还没到。"
   
   suzumu在那年夏天失了蹤迹。soraru也是好奇,无论他怎么找就是找不着他,他suzumu甚至他的家人,有时他会怀疑自己其实认识suzumu只不过是场梦,根本不存有这个人,不过至少在和高中同学确认后这份疑惑便跟着最后的那句'再见'一并消失。
   "好想回家....."可是就是莫名累得一丝力气都尽了。
   "需要我伴您一块回去吗?"耳边的声音很熟悉,不用看也猜得出声音的主人,不过现在soraru并没有那份自信去猜测,他回过头往声音的来源处转去。
    "我真的醉了...?"话是这么说,他却用手摸上额头,看看自己是否发了烧。
    "说过醉了的话要叫我过去啊、"他笑着眼尾便跟着嘴角上扬了,"怎么是我自己过来了呢?"
    "......我果然是醉了吧。"
    "哈哈soraru不信的话,摸摸看吧。"他拉过他的手在自己脸上停下,"我的脸。"牵着他的手移动至颈部,"脖子。"然后再移至胸膛,"我的心跳。"
  
     
    
     
   
    "还再生气啊?"他从背后拥住soraru,像往常一样。
    "不气的人是怪胎吧?"其实他也不清楚他是在赌气还是因为太突然而使他不知所措,他自己也不明白。
    "抱歉。"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或许是长时间积下来的不满,他这回的口气不是太好。
    "抱歉我不告而别什么的。"而他的口气也沉了下来:"我只是怕道别会更难离开....哈哈,抱歉我很自私。"
    "......"soraru先是看了suzumu低下头,自己也移开视线然后低头。"不是生气,"
    "嗯?"
    "我可能不是在生气...."
    "可能是怎么回事啊?"suzumu笑出声。
    "字面上的意思。"他微微噘起嘴,像个孩子。"只是会觉得你很白目。"
    "那就那样吧、"他伸出手想讨回几年前在机场没得到的拥抱。
  
   夜晚,不,之后的日子还很长。长得不见尽头。
      
       
         
  
   咚地一声,他实在沈不住睡意,头硬是撞在邻座的肩头上。"嘶...."soraru神情不满地抬起头。
   "直接靠着睡吧。"他笑着揉揉对方的脑袋瓜,"难道需要个晚安亲吻吗?"
   "才不想......一个不够,亲到我睡着吧。"
  
   
   
   列车开着,开往更远的日子然后渐渐驶离没有你的夏天。
  
   
   end.
  
  
  To欧纳
生日快乐小傻蛋,我没忘的,没能送你什么东西不过这个我准备了一个月喔!!!【所以?
平常总和你抱怨一些杂事抱歉,因为距离问题好多东西我们沟通也有点代沟抱歉...
不过还是生日快乐!!爱你!

评论(15)
热度(14)
2017-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