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做我自己。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与海》(一)

• cp:旻国为主,all果为辅
• 以《时间轴》作大纲写的故事,和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一直不是特别迷信的人,我明白那太不切实际。
  
  
但难得,我对着在蜡烛上头挣扎燃烧的小光源许愿,祈求你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一)
  
  
  
  
   
回到宿舍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没有了金硕珍以往的电话提醒,也没了闵玧其亲自到工作室喊人,等田柾国注意到时间早超过饭点了。
 
打开门时尽量不发出大声响,动作因为小心翼翼而变得缓慢。
  
啪。拉炮里头的纸片四散在空中。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亲爱的柾国儿,祝你生日快乐!”
  
几个男人的声音混在一起显得吵杂无比,在声音当中能听到一些杂讯,仔细看才发现郑号锡和金泰亨各捧着手机,上头映着的是正在当兵的金硕珍和闵玧其。
 
“...”田柾国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眼前的蛋糕发愣。
 
“你个臭小子,再晚一点回来生日都要过了。”朴智旻玩笑地把蛋糕递得离人的脸近了点,鼻尖险些沾上表层的奶油。
 
金泰亨附和了两句,萤幕另一头的金硕珍也作出表情配合装委屈,“你两个哥才惨,差点要被惩处了。”
 
“对不起...”
   
“泰亨在和你开玩笑呢,是询问过长官的意见的,没事。”
  
闵玧其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上一次见他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两天休假了。他冲着屏幕笑笑,“生日快乐,柾国啊。”
 
或许是因为这份惊喜,田柾国心里泛涩,有点想哭。也或许是因为他们几个人从相遇到现在,从未分别这么久,思念成疾。
 
“哎一古,我们小孩儿要哭了?”郑号锡笑得眼睛都弯了,用空着的那只手揉揉对方的脑袋瓜。
 
闻言,他噘起嘴反驳,眼睛却也跟着笑得眯起,“不是小孩子了啦。”
  
  
从前他们常拿田柾国爱哭的事开玩笑,一句‘要哭了吗?’总挂在嘴边,现在依旧是。但对他们来说这是溺爱他们小孩的一种方式。
 
要说他们坏透顶也罢,老爱欺负年纪最小的弟弟。不过实际上小孩哭的时候,他们无非是最心疼的。
  
记得当年送金硕珍入伍时,小孩的眼眶也泛着泪,金泰亨照着往常开玩笑逗逗他,而那句玩笑话依旧是眼泪的最后一道防线,问句刚落下,眼泪倏地也跟在后头频频直落。
  
那可把金硕珍给吓坏了,郑号锡从背后抱着人,一面哄着:“珍哥又不是不回来了,柾国儿不哭啊。”
 
“对啊,别哭了,待会我们几个人都哭了,硕珍哥可要肿着鼻子进去面对教官了。”朴智旻倒笑得开心,笑得眼睛都没了。
 
“明明不难过的......”
  
听到这句话,金硕珍总算把皱着的眉松开。田柾国的身高和他没有差太多,只需要稍微倾头就能对上对方的视线。他用双手捧起小孩的脸,明明不是回归时期却比那期间更少了肉,“我保证一放假就回来!”
 
“还是别回来了...”
  
小孩的话让几个人都倒吸了口气,“...回来了又走,会更舍不得的。”
  
金硕珍笑了,皱着鼻子将人搂进怀里,将刚刚的话又重复说了一次:“哥向你保证一放假就回来。”
  
   
 
 
金硕珍离开后的一年,大伙也目送着闵玧其入军。或许是忙得没有时间感叹身边少了几位家人,才让人有种时间悄悄加快的错觉。
  
他顶着颗平头回来时,金泰亨搂着田柾国一同指着对方的发型开玩笑,他也不恼,笑着伸出手抱了两个弟弟一把。
  
郑号锡和金南俊又前后进到军中,宿舍里平常除了全体聚在一块时特别热闹外,本来就不吵杂,现在剩下四个人,偌大的宿舍显得格外安静。
  
防弹少年团现在几乎是半停止活动的状态,只有偶尔几个还留下的成员会上上电台,或是成双一块上从前不常参与的综艺。
  
但田柾国不太一样。
  
公司乘着防弹少年团半停止活动的时机,比以往更积极地捧田柾国,希望他能以solo名义暂时出道。
  
比起大部分拥有自己时间的成员,田柾国几乎是天天往公司跑。也不知道就着那孩子的性子,有没有好好吃饭,脸都瘦了一圈。
 
“我打算再去北欧一趟,毕竟就快当兵了。”朴智旻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停下伸手夹菜的动作,其实他早就准备好了,假也被批准了,只是还没找时机找成员们说。
  
“喔喔!我也想一起去!”金泰亨嘴里的白饭还没嚼完,几乎把未搅碎的饭粒全喷在朴智旻碗里。
 
相处再久还是不免嫌弃,抽了张卫生纸递给对方,见人好好得擦了嘴巴才又说:“你不是剧组那还有最后一挡戏吗?再说,我也想自己去闯闯看。”
 
金硕珍听了也点点头,拍拍一旁弟弟的肩膀,“你只有退伍之后的选项啦。”
  
  
虽然说公司以及机票行程等等的老早就准备好了,但行李也事先准备的话总觉得有些罪恶,像背叛似的。
 
朴智旻盘腿坐在铺了毛毯的地板上,面前就放着整理得差不多的行李箱。该带的衣物都带上了,东西却比以往巡回演唱时要来得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咔。卧室的房门把手被转开了,他和郑号锡共用一间房间,现在房间的另一位主人不在,他们忙内总放着自己的房间不管,硬是过来补齐人数。
  
大概是刚洗好澡,小孩周遭有股淡淡的肥皂香。他伸手将堆叠在箱里的衣服稍微翻开,“胃药之类的有带吗?要是突然吃坏肚子怎么办?”
 
“啊!差点忘记了。”朴智旻倏地起身,把原先摆在电脑桌上的药罐装进密封袋里再扔进行李里头才又坐回原处。
  
田柾国看着人坐回原位才叹气,眉头都蹙成了川字,“我其实也想和哥一起去的,但是太忙了。”
  
朴智旻抬手梳开对方的眉心,冲着人笑笑,“等几个人都齐了,我们再录一次Bon Voyage吧。”
   
  
  
  
“喂?”
   
朴智旻坐在机场大厅等待时,接到了田柾国的电话。他起床时已经超过饭点了,泡了碗杯面吃饱了之后才出门,结果还是太早到了,办理完手续后,距离登机时间也还有整整一个半小时。
 
“哥哥是几点的飞机啊?来得及的话我去送你吧。”
  
小孩的声音从手机另一头传来,他的周遭很安静,只有些微空调发出的声响。朴智旻笑笑,将交叠的腿放下,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等等就上飞机了,柾国儿不用赶了。”
  
“嗯,知道了。”
 
“对了,要是还有看到极光,我帮你许愿吧!想要什么?彩券中奖还是得大赏?”坐在对面的阿姨听到了他的对话,抬眸朝他笑了笑。
  
“...我不知道,什么都好吧。反正哥记得多穿一点,韩国好冷,那边肯定也冷了的。”
  
他又笑了,“知道啦。”
  
挂了电话后朴智旻才反应过来,对着阿姨点点头,女人温柔地看着他,问道:“女朋友吗?”
  
“不是的,”他笑着摇摇头,眼底自觉地带上几分宠溺,“是我弟弟。”
  
  
他替他决定好了,他想替他许个能够永远漂亮笑着的愿望。
   
    
  
  
   

评论(10)
热度(67)
  1. 小確幸27片天空 转载了此文字
2018-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