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朝着太阳飞去

微博:27片天空
头象的绘者是爽々さん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与海》(二)

• cp是旻国为主,all果为辅。因为没有肉,所以当成国旻看我无所谓,但请不要和我说【cp洁癖重】
• 所以说一点也不温柔!休假我再用电脑附上前一章连结,你们先点主页找吧..
• 想当一个勤更的人,所以请给我一点动力吧,看我一眼也好?
   
   

前一章
   
   
    
  (二)
  
  
  
   
   
两个95生入伍时,田柾国并没有到场,只有金硕珍和戴了顶鸭舌帽遮挡发型的闵玧其带话说小孩在忙行程,赶不上。
     
金泰亨点点头,开玩笑说那小子就是忙也不愿意来看他哥最后一眼。而朴智旻没有说话,田柾国在前一天晚上就有好好地向他俩作别了,他明白金泰亨的调侃只是打趣道的。
      
“少来,昨天他就事先说了。”朴智旻笑弯了眼睛,推了推金泰亨的肩膀,等对方看向自己才竖起食指悄悄地往人群后方指。
     
大概是刚刚才赶上,小孩只能在人群后稍微踮起脚,不仔细看并不会注意到他,毕竟包裹得严实,但那双藏着星星的眼睛总让人难以忽视。
   
为了避免待会田柾国被媒体困扰,他们没有把视线逗留在小孩身上太久,朝着那处笑开嘴角了才移走,不知情的女孩还以为是对自己笑,举着相机开心得都快哭了。
    
从以前就是这样,他们经常在人群中找他们怕生却又戒不掉好奇心的小宝贝。早些时候,小孩的身高还不是很出众,在人群里简直是玩捉迷藏一般。
      
这种时候闵玧其总会有办法一下子就找到人,朴智旻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他哥哥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有个粉丝曾问过他对忙内最操心的一件事是什么?是不是总不喊哥?
   
朴智旻有些无奈地笑了,摇摇头说:“他跑得快,我追不上他,一不小心就会弄丢他了。”
   

    
   
“朴智旻,教官室接电话。”
   
训练才刚结束,汗还来不及擦便被队长喊了名字,朴智旻没有愣太久,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他早已从起初懵懂无知的菜鸟兵退役。不久前激烈的训练并没有使他的音量衰退,“是。”
    
    
“忠,诚。”
   
“朴智旻吗?电话是你哥哥打来的。”
   
朴智旻没有亲哥,自然知道是成员哥哥打的,没有多想是因为什么理由而特地拨电话到军中,他拿起话筒,按了按按键,拨了金南俊的号码。
   
“哥,我是智旻。怎么了?”
   
电话另一头很安静,只有些微的脚步声,而金南俊的音量也放得很小,脱出口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极了他们第一次站在舞台上说话的样子,“柾国出了车祸。”
   
“...还好吗?”
    
金南俊深吸了口气,在那期间他没听漏对方身旁传来的一声短促的啜泣,像是哭了很久却又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拚命地屏息。
   
“...不太乐观。”
   
双方都沉默了一段时间,直到他再次开口喊了他的名字,眼泪几乎要从眼眶窜出,声音抖得都哑了,“...智旻啊,如果——”
     
“不要说!没有,没有如果!”
   
“智旻——”
  
他没有等金南俊把下一句话说完便挂了电话,力道没有控制住,发出了好大一声响。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办公的长官从刚刚就一直朝这处看过来,刚刚那一声也吓得他措手不及。
   
“长官,一兵朴智旻想请您批准假期。”
   
  
田柾国的车祸发生在返回宿舍的路上,距离宿舍很近,许多蹲点的粉丝都目睹了一切,现在SNS上的热搜话题全是车祸一事。
    
他知道了保母车是和对向煞车失灵的大货车相撞上的,车内的两个经纪人状况也不是很好,但小孩整个人飞出车外,等救护车抵达急诊处时昏迷指数只剩下三。
   
去医院的路程中,负责驾驶的一位经纪人哥哥和朴智旻交代了许多,从病房楼层位置到现场有多少媒体。他不知道后座的人有没有心听进去,对方只是紧抿着下唇,手指不断地往印着迷彩花纹的裤子上扣。
   
“哥,你能开得快一点吗?”
   
不是怕万一只见到你最后一面,而是希望能快一点陪在你的身边。
    
    
   
哒哒哒哒,安静的白色长廊里,急促的脚步声更加地显眼。
   
朴智旻有想过为什么医院的布置要设计成漫天的白,大概用意是为了给病人们安心,也使医护人员更容易作业。但他并不认为使人安心的效果有作用上,只觉得异常烦躁,呼吸急促得难以平复。
    
过了最后一个转角,他看到了金泰亨的背影。即便对方理了颗平头,身上穿的衣服和他以往的搭配一点也不合,身体也因为军中的训练而变得更加结实,但依旧是他阖起眼皮只听对方的呼吸声也熟识的那个人。
   
“泰——”
   
他在哭,哭得泪流满面。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紧紧地抿着嘴唇,视线也直直地看着前方,只是哭得鼻子都红了,像杂耍的马戏团小丑。
   
朴智旻迈步走向金泰亨,从背后搂住了那位身影难得看来瘦弱的同龄亲故。
   
他也哭了,空旷的走廊回荡着他们不计形象,放肆的哭声。
   
  
这还是第一次,发现眼泪的味道是如此苦涩。
     
  
   
  
“我和号锡下个月就退伍了,你们别太担心...”
   
宋浩范替他们订了以往常去的一间餐馆,满桌的菜肴热腾腾地还冒着烟,香料调配得恰到好处,香气十足又不会太过浓郁,却没有一个人拥有足够的勇气拿起面前的筷子开始吃饭。
  
“专心把兵当完,别中间又出了什么差错。”说完,金南俊抬手拿了罐放在正前方的啤酒。
   
金硕珍的话紧接在金南俊的动作后,要是撇开他眼眶泛的红,大概还是原先的那位Eat Jin,“吃饭吧,吃饭。都要饿死了快。”
   
金泰亨一言不发地从金硕珍手上接过筷子,抬手夹了烤盘上的肉进碗里,有些冷掉的米饭进到嘴里的同时,眼泪也跟着啪地落下。他维持着扒饭的动作,不管泪水如何在脸上放肆,像个和父母赌气的孩子。
   
郑号锡从刚到医院时就没有了笑容,他的营区距离市中心最近,来的时间比率先被通知的金南俊要来得早,甚至见到从生死之间抢救回来的那一刻。
     
“操,这还怎么吃。”
   
闵玧其离开前只丢下这句话。等几个人抬头看向坐离门口最近的哥哥时,他早已留了个背影给他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们,怎么办呢?”
   
关门前,他听到了这句话闷闷地从里头传出来,像泄了气的气球,毫无生气,毫无希望。
    
    
  
雨正在外头猖狂地跳着舞,待在室内也听得见外边的动静。朴智旻率先结束了这场食之无味的晚餐,和金硕珍打个招呼说想去趟厕所便直径走向外头,打算去呼吸新鲜空气,把鼻腔里的油烟味全驱赶走。
   
“哥,雨的味道好闻吗?”
   
没头没尾的问句令人发笑,闵玧其却只是保持着原本的蹲姿,脸上一点表情也放,唯独眉头蹙得紧,“...很苦、”
    
“很痛、很难受。”
   
朴智旻凑身在他身旁蹲下,没再延续刚刚的话题,“柾国儿,会好吗?”
   
这一次闵玧其回答的时候拉得很长,要不是稍微侧过头就能看到对方的视线直盯着前方,还以为留下的均匀呼吸声是睡着了。
   
“我不知道...但他得好的,他得...”
   
     
朴智旻记得那场雨下得很久,或许是雨季提早来临了。
  

   

   

评论(27)
热度(72)
2018-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