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少年与海》(四)

• cp旻国为主,all果为辅。
  
   
   

前一章
  
   
(四)
   
    
   
   
看似漫长无边的日子迎来了入伍后的第二次雨季,当老天将积蓄已久的雨水全数倒光后朴智旻和金泰亨便退伍了。
    
他们没有从着一般人的退伍时间一块踏出军营,朴智旻事先打了电话给金泰亨,说他想再多留一天,等到明天了想去见他,再和他一块离开。
    
金泰亨没有了想立刻回家的心情,点点头但又碍于对方看不到,隔了一小会时间才开口说好。
   
他们不知道成员哥哥们是否等了很久却苦苦等不到他们的身影,但隔一天相约回来时,抬眼看到的是两个94年生的哥哥。
   
郑号锡的头发已经留长了,而金南俊却还是一头俐落,粉丝说这像回到了花样年华,只差了沾染个鲜明的蓝绿色。
    
“欢迎回来。”郑号锡往前踏了几步,拥抱不是分别给的,而是伸长了手臂,将他俩一块拦过来,手心的温度全透过和背部的接触一并传递过去。
   
“昨天每个人都到了,柾国硬是要出来接你们,但没等到。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来了,玧其哥在公司,珍哥在医院。”
   
朴智旻松开郑号锡的拥抱,朝着说话的金南俊点了点头笑道,“谢谢哥没有让我们孤单回家。”
   
“没看着你们入伍,起码要迎着你们回来,因为是一家人。”
   
   
久违地回到了宿舍,并没有全俊浩在道别前说的那股陌生感从地底窜出,反倒是怀念的心思更胜一筹。
   
朴智旻回到房间便换下穿了两年的军服,他忘了他带了多少东西进到军队里,只知道出来时除了必要的东西,他什么也没带走,能送的便送给同队的兄弟们,剩下的全扔进垃圾桶里。
    
家里一直都保持得很干净,除了有定期的清洁阿姨会来清理之外,成员们也会自发性地做些环境打扫的动作。但即便如此,也能感受出来家中有许多地方,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是缺少了温度的。
   
好比明明在选购家具时特意买了两张长型的,却依旧会挤在同一张上看电影的那张沙发;时间再晚,累得没食欲,再忙,只能打电话叫个外卖,也会挪出一点时间一起吃顿饭的那张餐桌。
    
只能猜,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曾经开口闭口的「家」成了「睡觉的地方」。
   
他离开和郑号锡的房间,走向走廊的另一头,打算去敲敲金泰亨的房门,问要不要一块去趟医院。
     
      
     
   
  
-
   
  
   
田柾国昏迷了近一个月,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只有金硕珍在场,差点慌了手脚,忘记按铃喊医生,想直接打电话告知成员们。
   
闵玧其没有第一时间接到电话,他那时刚从工作室回到宿舍,所以赶到医院时,头发还在滴水,来不及吹干,但即便如此,他踏进病房时田柾国又陷入昏睡。
   
田柾国这样子昏睡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差。身体的抵抗力似乎也变差了,好不容易感冒好了,又沾染上另外一个,导致只要任何一位成员有点小咳嗽就不敢踏入病房。小孩如果那天精神特别清楚,便能折腾金硕珍一个下午,问为什么没见到哪位哥哥。
    
朴智旻和金泰亨退伍的前一天晚上田柾国才从高烧中脱身。为了避免抗药性,只好泡着冰水降低体温,郑号锡心疼地连看都不愿意看。
    
凌晨时好不容易降下温度,但小孩似乎没有睡着,天才刚打了盏灯他便推了推在一旁打着盹的闵玧其。
   
“哥哥,今天要去接智旻哥和泰亨哥吗?”
     
闵玧其缓了会才回应他,“...我留在这陪你,他们去就好。”
    
“我也想去...”
   
他叹了口气,整个房间除了空调微微发出的声响外没有其他声音,小孩或许会听到那一句短促的叹息,“你整晚都没睡。”
   
“我精神好...!”田柾国小幅度地挥动未被打上石膏的那只手臂,病服设计得较宽松,袖子都落到关节处了。
   
闵玧其最后还是没答应,但小孩却说服了金南俊。金硕珍说他是疯了才答应他,他却没有反驳,“换作是哥,也会点头同意的。”
    
我真的很想他们,真的......。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最后并没有等到那两个思思念念的身影现在面前。
    
   
长时间的昏迷导致田柾国身体机能有些衰弱,从抵抗力能看出来,再来便是活动能力。起初他连手指弯曲都做不到,更别提站稳身子。
   
第一次摔在地上,撑着墙壁也站不起来时是发生在郑号锡出房打通电话,直到听到房里发出物品掉落的声响,郑号锡才急忙挂了电话进去。
   
小孩脸上带着多大的惊恐,郑号锡想忘也忘不了。
   
“—没事、没事,有没有伤到哪里?”他双手穿过人的腋下,将人架起来放到床边坐稳,流畅的动作才使他发现他们的宝贝孩子瘦了这么多。
   
“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但脚步好虚...”田柾国瘪起嘴捶了捶眼前的膝盖。
    
小孩的毛发平顺地搭在头顶上,车祸留下的伤结了痂几乎被头发给遮盖住了,只有仔细看才能看到隐藏在里头的缝线。
   
郑号锡牵起田柾国的手,再用空着的右手揉一揉对方刚刚打过的膝盖骨,“没事的,过一阵子就会好许多的。”
   
     
    
   
   
朴智旻连敲了好几声,房间里头都没有回应,打开门探头进去瞧瞧才知道金泰亨是睡着了,索性自己搭车去了。
   
去到医院时正好碰到田柾国来精神的时候,正和金硕珍笑得欢。没见到闵玧其的影子,看来一整天他都窝在工作室里。
   
金硕珍入伍开始,防弹少年团便一直维持半停止活动的状态,自从田柾国出了车祸后更是完全停止一切活动,除了事发几天后的记者会,几个人是极少出现在闪光灯前。
   
他看过那場记者会的视频,那时难得是由金硕珍来发言,而金南俊只是适时地回覆问题。镜头带过郑号锡,他的脸上少了平时镜头前一贯的微笑,只是严肃地看着前方,偶尔对着镜头稍微点点头。
   
闵玧其没有出席,或许是在医院,或许正在替自己买醉。
    
   
朴智旻故意蹑手蹑脚地走近,想给人一个大惊喜,毕竟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彼此了。
   
当兵期间的难得假期他曾回来过一次,不过来医院时田柾国正好去复健,还没见上面他就搭车回釜山老家了。
   
他记得,在接到小孩醒过来的消息时,一样是在刚训练结束,一样是由金南俊打来的电话。金南俊话才刚说完,眼泪便倏地落下来,正对着他的教官眼色快,出了门替他留了点私人空间。
   
他不断重复说着一句话,“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啊,智旻xi!”
   
“啊——哥,都怪你,谁让你看过来的。”朴智旻瞪了坐在床头侧的金硕珍一眼,直径走到床头,将刚刚路上买的甜食放至桌上。
    
“你要吓坏JK了,我这条老命耐不住。”
    
金硕珍稍微调整了下垫在田柾国身后的枕头,轻声地问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等得到对方回覆时他才继续替他的小腿按摩。
   
见他俩这样,朴智旻突然没话题能插进去一块聊,一屁股稳稳地坐在墙边的沙发上。正想掏出手机时,眼角余光便看到小孩朝着自己的方向举了手臂,真该庆幸他的目光移动速度并没有很快。
   
田柾国悬空平举着手臂,笑脸盈盈地看向朴智旻。他愣了会才起身走近床边,分明还距离了两三个步伐,小孩子便抱上自己的腰侧。
   
   
“欢迎回来。”
      
       

    

评论(16)
热度(61)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