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世界那么大,遇见你需要多少运气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与海》(五)

• cp旻国为主,all果成分也有
• 我很努力,还是请多夸夸我吧。
   
   
   

前一章

  

  
    
(五)
   
    
   
   
身为艺人,他们不被允许的事很多,从基本的娱乐放松也有许多禁止事项,那些全都被一一列了出来,但现在朴智旻四周充斥着菸草味。
   
他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抽菸的习惯,或许是被闵玧其手边总带着的菸味给感染,或许只是他无意间点了火在菸头上,无心地吸上一口便再也改不掉这项坏习。
     
菸草对喉咙很伤,对于他们这种靠着声音维生的家伙,根本是自杀行为。但又何妨呢?他不怎么在乎。他点染了今晚第二根烟,燃烧产生的白烟在金色的阴影中划出了一条模糊的线,尾巴处在最后消散于空中。
     
田柾国不喜欢他们抽菸的,除了提醒菸草对身体不好外,他也抱怨过好几次不喜欢那个味道。
  
他们都知道小孩对于味道很敏感。
     
闵玧其不怎么在他看得到的地方抽菸了,但他却依旧嗜睡,即便身旁坐着看视频的朴智旻、打游戏的金泰亨,疲倦感也会渐渐侵占他的脑袋。现在也是,田柾国在病房里睡得沉,再晚一点起床,等烟散得差不多了,他依旧不会发现异状。
    
   
这是朴智旻第一次觉得完美的橘黄色日落是如此刺眼。
     
    
   
不久前金泰亨才刚离开,在搭车前往故乡居昌老家前他来过医院和田柾国打了声招呼。中途他还回来过一次,说是忘了拿重要的东西。看他空着手进来,出去也是空着双手,他问他到底是多重要的东西,让他走了半小时有,还特地折返回来拿。金泰亨笑着晃了晃脑袋,什么也没说。
   
朴智旻怎么会没看到,金泰亨耳朵原先挂的耳坠换了,田柾国在他生日时特地买的同款耳坠。
    
他熄了菸,随手将菸蒂扔在走道旁的垃圾桶里。回到病房时田柾国还在睡,他走进浴室里洗把脸,等清洗好开门时小孩不知道在外头等多久了。
    
“哥又抽菸了。”
  
还没来得及把挂在脸上的错愕摘下,田柾国的声音便打在眼前。朴智旻没愣太久,熟练地换上笑眼,将话题岔开,“柾国儿睡醒了?肚子饿不饿,要不吃点东西?”
   
“为什么又抽菸了?”
   
“...”他将视线从小孩身上移开,装作没听到对方那轻得能随风散去的声音似地绕过人,去床头柜找不久前带来的清汤,放在保温壶里,打开时还冒着热气。
  
见哥哥略过了自己的疑问,田柾国扶着墙缓步走回病床,再爬上去坐着。朴智旻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扶着他,况且他刚刚还没有穿上鞋子,光着脚在大理石地板上走。他放下保温壶,伸手拉过毯子盖在小孩的脚上,“习惯一时改不了,没事的。”说着,他又拿起清汤,侧身坐在床侧,舀起了一口汤到嘴边,等吹凉了点才递上去。
      
   
粉丝们说田柾国聚集了六个哥哥的个性,但田柾国曾说过,是几个哥哥们变得愈来愈像。
   
    
他说金硕珍变得和郑号锡相似,容易将情绪显在脸上。金泰亨带了一点金南俊的严谨,而朴智旻沾染上了闵玧其的沉稳严肃。
   
“我不喜欢那个味道的...”因为太烫了,小孩几乎是嘴唇刚碰上水面又退回原位,瘪了瘪嘴。
  
朴智旻以为对方是在嫌弃汤的味道,应了一声后又挪回嘴边吹了吹,“我知道。”
   
“况且那个对身体一点也不好。”
     
他顿了会,把汤匙倚在壶边,将汤匙底面的汤水沥一沥,“我知道。”
   
“那你——”
   
话被递到嘴边的汤匙给堵住,抬头将视线放往朴智旻身上时,他正张着嘴,示意要人嘴巴张开,把汤给喝下去。
   
小孩乖乖把汤匙含住,但没喝几口便不再张口了,轻轻晃着脑袋说吃不下,累了。
   
朴智旻放下汤匙,抬手捂上人的额面,从那层皮肤内传来的温度不至于烫手,却有些烫在心上头,“...你发烧了。”
   
“嗯...”
   
他听金泰亨说过小孩曾经泡着近三个小时的冰水只为了降温,但他没办法,只能起身去喊医生。
   
刚要起身,衣角就被扯住,力度不大,或许他只需要再往前踏一步,扯着自己衣摆的手就会松开,“别走...”
   
    
但他做不到,“不要走...”
   
            
病房之间的隔音很好,房里只有未停止播放的音乐小声地从耳机传出。田柾国很疲倦但低烧使他难以入睡,抓着朴智旻袖口的那只手将力道使得更多了点。
    
“国儿,要喝点水吗?”
    
朴智旻知道田柾国不喜欢身体黏腻的感觉,拿了毛巾用温水沾湿,将不断冒出的冷汗擦拭干净。
    
听见小孩轻轻地用鼻音应了一声,他才小心地扶着人坐起身,把枕头垫在床头,确定对方坐得不会不舒适才取一旁桌上的水杯递给对方。
    
“智旻哥...我好想回家...”
     
朴智旻没有说话回应,因为他不知道小孩口中说的家究竟是哪一个。若是从前他肯定认为是七个人所在的那个住所,但现在呢?
    
田柾国放下水杯,向前探了身子打算去抱住朴智旻。意识到对方的动作,朴智旻先行一步起身向前踏,把人圈在怀里。
  
他拨开已经盖到视线的浏海,吻了小孩的额头,“等你恢复了我们就回家。”
  
无论你口中说的,是哪一个。
    
       
隔天是来送早饭的金硕珍喊朴智旻起床的,小孩总是嫌弃医院的伙食。朴智旻整夜趴在床边睡,起身时腰背简直不能再酸痛了。
   
他没有印象是到了几点才被困意打败,也没有印象小孩是被折磨到几时才昏睡过去。
  
田柾国还没醒,他俩有默契地移动到房外吃早餐。
   
“哥,我一直没有问你,”朴智旻将金硕珍准备的早点捧在手里却没有将它拆封食用,双手无力地放在大腿上,得再多花一点力气,早点才不至于从手里滑落。
  
“那时候,哥的想法是什么?”
  
对方说话时并没有刻意正对着自己的目光说话,金硕珍自然也收回注视的视线,话是朝着对面墙壁说的:“我都长到这个岁数了...”
  
“面对生离死别,依旧会惶恐的。”
  
他说,“要讲我什么都没想根本是在撒谎。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到的,那时真的有要是出了万一该怎么办的想法。”
    
“他还在昏迷时,我也想过一次。”他伸手替朴智旻迟迟不动口的早餐拆开外层纸袋,握着人的手送至嘴边处,“但他现在好好的,之前脑袋里飘过的想法都得一并退回。”

他用力地拍了拍朴智旻的肩膀,微微蹙起的眉头放松了不少,“所以吃饭吧。你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
    
    
   
   
田柾国的二十九岁生日是在病床上过的。那一天即便有约也全员到齐,手上捧着的礼物盒一个比一个多,先是堆在沙发上,最后几乎快堆满了整间病房。

公司从好早以前就不再接收粉丝寄过来的礼物了,但今早去公司时宋浩范却提醒说已经把粉丝寄过来的整理好堆在那处了。
        
郑号锡在床边坐下,揉了揉小孩的手心,“其实还有粉丝们送的礼物,不过数量有点太惊人了。”
          
朴智旻站在一旁笑着点点头附和,“站子送得大概能堆起一个小山了,没有拆开来看,但肯定都是你喜欢的东西。”

手里抱不住几个,几乎都落在床上,但看几个哥哥不在意地笑得合不拢嘴,田柾国也冲着面前的人们露出他的大白牙。
      
“诶,柾国儿你先拆我的礼物吧?我买的你一定最喜欢,一位一位。”
       
“呀金泰亨,你太幼稚了吧。柾国啊你别信他,我的肯定才是你最喜欢的。”
       
“都喜欢的,都喜欢。”
        
“——因为是哥哥啊,所以都喜欢,最喜欢你们了。”他笑得眼睛都弯了,并没有看清楚几个人的表情。
          
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数字10了,他今天起的时间要平常来得晚,天晓得哥哥们等了多久才等到能够给他这份惊喜的时机。

他抬起手臂推了推金泰亨,催着他们回去好好工作,然后再张开双臂,各给了一个大拥抱。

   
    
那份拥抱的时间很长,长得有种令人窒息的幸福感。
     
    
    
“智旻哥怎么还没走?”
   
刚才田柾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朴智旻目送几个成员离开后进来时他正眯着眼睛,直到他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对方才注意到他还未离开。
    
“我今天没什么事。”
    
他笑了,“少来,你每天都没什么事。”
     
朴智旻没有回答,笑着起身,替小孩整理下床面。将礼物全堆到一旁后才抬手覆上对方的额头,是正常的温度。
    
“我发现你们好一阵子没有更新了?”说的是SNS的动态消息。
   
那并不是他单方面的作为,起初成员们依旧会每隔几天就和粉丝们报告近况,到后来时间拉得愈长,更新时间也拉得愈长,还以为是程式坏了,怎么向下拉取刷新就是没有新的一则贴文。
    
因为停止了活动,官咖上头除了近期较重要的消息,也只剩下粉丝之间的加油喊话。
    
“这样子太胡来了。”生来便拥有的小鹿眼睛使田柾国即便长了岁数也不太明显,但此刻他稍稍皱起眉摇头,那场意外带来的消瘦却让人确切感受到时间不断在推移。
    
“不要紧,PD没有反对。”
    
田柾国将手伸了过来,朴智旻完全是下意识地把对方的手握在手心里头,“对了,我的视力好像变得更差了...”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揉眼睛,似乎这么做,模糊的视线就能变得清楚。
     
“不要揉。”
     
“我待会去和医生谈谈,检查一下。”
   
“好。”小孩笑了,用手指挠了挠手心肉,“哥哥,我想录个视频,发给阿米们,好不好?”
    
    
   
    
“各位,你们好吗?我是柾国,好久不见了。”
    
“我现在很好,你们的思念我都有看到,我也很想你们,非常想的那种。”
      
   
    
  
     

评论(14)
热度(59)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