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少年与海》(六)

• 主旻国,all果成分也有
• 現在是休假期间,但依旧不会频繁地更文
• 最近很丧志,所以哪怕是一个字也好,和我说句话吧
    
   
   

前一章

  

  

  
(六)
   
    
   
出院的那一天又下起了雨,早上气象说的晴空万里似乎又是一场骗局。
   
前几天照CT时并没有发现异常,需要再多加谨慎观察,不过还是得到了出院许可。金泰亨差点上演悲剧男主角,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但好在他的反应没那么大,只是每个人无一不眼眶有些泛红,鼻头有些发酸。
    
几个人挤着镜头,只露出一双眼睛也罢,硬是合了张照,久违地向粉丝一同分享这份喜悦。
  
   
“很热......”田柾国坐在架高的病床上晃着微微悬空的两条腿,双眼微微眯着看哥哥们忙进忙出。明明来的时候病房里没多少东西,走的时候倒是费了不少心。
   
朴智旻替他将围巾繫好,多出的部分也塞进外套领子里头,“外面才几度,你都待在室内,怕你一下子感冒了。”
   
“你感冒了折腾自己又折腾我们,忍一忍,一会就到家了。”闵玧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外头进来的,刚刚只看到他一直站在门边打电话,大概是在和谁交代事情。他整了整田柾国的头发,才帮他戴上毛线帽,小孩还趁机用脸蹭了蹭对方的大手掌。
   
现在田柾国只差一个黑色口罩,就完美还原了以往的机场时尚。
  
“走吧,浩范哥在等了。”金南俊将手里提着的包包递给一旁的朴智旻,准备蹲下身背起田柾国。
  
“我可以自己走的。”
   
他现在的确愈走愈稳,几乎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只是时间并不持久,超时的复健使他更容易疲倦,他曾经为此发怒,胡乱地摔东西,对自己。
  
“好。”
   
他们都明白小孩子的自尊心很强,顺着他不是过多的宠溺,而是尊重。金南俊点点头起身,接过朴智旻手上的包包便先行往外头走。
  
最后一段路程他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才走完,特意折到脚踝处的裤子被溅起的雨水浸湿了一点。等上车坐稳后,双腿那有些麻木的感觉依旧在脑袋逐渐蔓延,他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
   
宋浩范开了空调,车内的温度要来得外头暖和,郑号锡索性将朴智旻用心包裹在田柾国身上的发热物件取下,只留了件自己的外套盖在人胸前,“离宿舍还有一段路,休息一下?”
     
其实他大可以回家里休息,方时赫并没有反对的意见,但小孩执意要一同住回宿舍。郑号锡听到他用鼻子哼了一声,自己也缓缓阖上眼皮,只留下汽车引擎的轰隆声。
   
   
外头的雨逕自在柏油路上小声地开着派对。
   
   
   
进入宿舍前得绕个巷子进去,车才刚要转到巷口便看到有女孩举着只显眼的亮色雨伞慌张地往宿舍方向跑,想必是出院消息传得快,周围早围了一圈粉丝。
     
闵玧其先行下了车撑开伞,随后是金硕珍,女孩们见成员一个个下车,不免骚动起来,一个声音重叠着另一个声音,合起来便愈来愈吵杂。
   
金硕珍赶忙将食指竖起放置嘴前,示意她们安静些,田柾国睡着了,郑号锡正轻手轻脚地把人从车上抱下来,放在备好的轮椅上头。
   
好不容易让粉丝们缓下来,小孩却醒了。睡眼还惺忪着,稍微缓了缓便侧过头,对着金硕珍后方的女孩们微笑。
  
雨有些变大的趋势,听不清楚他究竟有没有出声,但他说的很慢,嘴型也开合得很清楚:
   
“我很好,谢谢妳们。”
     
几个在最前头的女孩哭了,用着颤抖的哭腔向着前方大声喊:“柾国啊!要健健康康的,要好好休息!我们等你回来!”
   
朴智旻跟着闵玧其走在最后,他没忍住红了眼眶,不知道是因为女孩们的加油喊话还是因为田柾国的笑容。他没有为眼泪作掩饰,但身边的闵玧其把帽沿压得很低。
    
     
    
   
朴智旻记得,他小时候很怕黑,睡觉前会将亮着暖暖灯光的夜灯放在床头柜上,这样才有安心感,但父母总会偷偷地将灯给熄掉,门咔地一声关上后,房里又是一片漆黑。
    
大概是年纪渐渐长了,对于黑暗的恐惧也没有起初来得大,但多少还是心存芥蒂。
    
以往田柾国的房间总是很晚才会关上灯,大多数时候是忙到一半就被睡意给打败,来不及关上灯。但偶尔进去时还会看到他盯着电脑萤幕的身影,这时候朴智旻会拍拍他的肩膀喊他赶紧休息,要是劝不听就硬把人拉到床上躺好再切了灯。
    
那种时候朴智旻总会忘了自己恐惧黑暗这件事。
     
   
出院以后金硕珍才注意到田柾国时常说话说到一半就晃一晃脑袋,然后用力地眨一眨眼睛。问了才知道他会头晕,而它的严重程度是连坐着都像是整个地板在晃动旋转一样。他说那大概是眼压过高的缘故,他现在还不用一块练舞,不打紧。
   
“柾国儿,睡了?”
   
突然走进黑暗之中,眼睛还没能适应,什么也看不到,但里头传过来的声音倒让人安定了不少,“还没有,智旻哥怎么了?”
   
“也没什么事,就突然有点,想你?”朴智旻凭着印象走到床边坐下。
   
闵玧其在他还没出院前就亲自整理了他的房间,还大费周章地跑了好几趟家具店,为了挑选出最佳品质的床。
   
“哥这么肉麻好奇怪。”说着,他笑了,眼睛适应了黑暗,且因着外头微微透进室内的光,朴智旻能看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被他给笑弯了。
   
“国啊,哥很爱你知道的吧?”
    
田柾国侧过身,打算用手臂撑起身体,下一秒就被拦进怀里,措手不及的动作逗笑了他,“哥这是在学玧其哥吗?”
    
“他什么时候和你说过的?”
    
“每一年生日都会说一次。”
    
“...没有学,是真的,发自内心。”朴智旻委屈地噘起嘴,深怕对方不相信自己。
    
田柾国挪了位置,将毛茸茸的脑袋靠在对方胸前。他话说得很轻,能随风而散的那种程度,但准确地传进对方耳里了,“嗯,我知道的。”
    
    
   
*
   
  
用了近十年的铃声又在同一时间响起,朴智旻看到萤幕上显示的名字第一反应是笑,但想了想又皱起眉。他没有注意自己的表情变化,但如果有第二个人在场的话,大概会笑他表情太多。
    
“哥睡了?吵醒你了吗?”
    
明明没有人看得到的,朴智旻还是摇了头,“我这里是早上,没有吵到的。”
   
“但是柾国啊,你那已经凌晨了,睡不着吗?”
    
“最近是常失眠,”田柾国的音量没有刻意放低,嗓子也没有昨天那通电话来得哑,“但今天是在工作。”
    
“工作?”
    
“嗯,我在拍新的MV了,哥听过的那首的。”
   
他那一头很吵,大概是影象里会用到的器具,正发着轰隆作响的引擎声,像极了昨晚的雷鸣声响。
   
“拍完了吗?”朴智旻在一间装潢老旧的咖啡店前停下,随手拉了外头座椅的椅子坐下,等服务人员凑身来询问需要些什么时才点头轻声回覆了句咖啡,谢谢。
   
“还没有,大概还要一阵子。”
   
咖啡没一会就送来了,热腾腾的还冒着烟,抿了口进嘴里,苦涩渐渐蔓延开来,淡淡的清甜在苦味侵占了整个口腔后才现身出来抢地。
   
“休息时间能偷懒就多偷懒一会吧,拍完回到家之后赶紧去休息。”有位外国人拉了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见对方想开口搭话,朴智旻才侧过身露出手机,示意他正在和人通话。
   
“明天如果没有工作就早点睡,睡不着的话请硕珍哥帮你泡杯柚子茶,很帮助睡眠的。”
   
“不能打给你吗?”分明是正常的语气,却多少能从里头听出一些委屈,仅仅几个字重重地打在耳边。
    
朴智旻一直没有出声回覆,他大概是等烦了,开口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打算结束这通时间不长的通话,“哥什么时候回来?”
    
“再两天,机票订好了。”
    
“等哥回来了,我们回去一趟釜山吧?我突然有点想那儿的海水味了。”
    
釜山的大海特别清澈,衬着阳光总会有海水里全是宝石的错觉。朴智旻的老家并不在海边附近,但就着小孩这么一提,他突然也有些怀念。
    
不过等朴智旻回国了,他们也没有和在通话中约定的一样,乘着车回去故乡老家,田柾国实在太忙了,所以那份思念就被他们默契地留在那通电话里了。
    
     
   
   
   
从门缝里看,走廊上的灯被切暗了,大概是最晚进房的成员也从客厅回房了,留下几盏橘黄色的暖灯好让半夜起来的人不会被绊着。
    
他们还维持着刚刚的拥抱姿势,抱久了倒有点别扭。朴智旻低下头,在对方额上留下一吻,“不吵你了,晚安。”
   
“哥,你能不能留在这?”田柾国抬起头,笑得怪傻气的,“太习惯平常有哥哥们在旁边了,没有人实在睡不太着。”
    
“这是撒娇吗,柾国儿?”
   
“哎,才不是。”小孩子皱起眉头,动作流畅地挣开朴智旻的手臂,在床铺上躺好,还背过身对着对方。
   
好一会都没有动静,还以为朴智旻打算就这么走掉了,刚想回过头看一看便对上朴智旻的笑眼,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躺下的,完全没有发现。
   
“哥...!”
   
“好啦,睡觉吧。再不睡就不让你睡啦。”朴智旻闭上眼睛,但他的嘴角依旧带着笑意,笑脸盈盈的样子怪违和的。
    
他不说话了,没一会儿身旁就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和金南俊的鼾声并不相同。因为抬起手臂而摩擦到被子的声响在静谧的环境下实在太过明显,只能将尴尬在半空中的手给收回去。
    
太痛了,脑袋像不断被人拿针戳捅一般得疼。太害怕了,像水跑进眼睛里头似的,什么也看不清,太可怕了。
    
明明感受得到身旁的人传递过来的温度,四肢却像无视了一般,自顾自地承受着冬季的冷。
   
   
他阖上了异常沉重的眼皮,太阳依旧会升起,明天,终归会到来。
    

   

    

评论(12)
热度(73)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