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片天空

世界那么大,遇见你需要多少运气

© 27片天空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与海》(七)

• 旻国,all果成分也有,雷者自避。
• 昨晚睡前发微博说预计今天更新,结果因为胃疼两点多才睡。但也因为这烂胃,文也码完。赘字错词可能会有的,别见怪。
   
   
    

前一章
    

    
   
   
(七)
    
    
   
   
   
出院后的第二个月防弹少年团便宣布正式合体。田柾国跟着他们一块活动的事,几个人是极为反对的,但本人没有表达不满的意见,而方时赫只选择尊重他的意愿。
   
两位负责主持的前辈正在镜头前流畅地进行节目开头作业,几个人就窝在镜头外边上等着进场。金硕珍转过身,从头到脚仔细得瞧了瞧身后的弟弟,“真的不要紧?不舒服的话现在就说。”
   
“我很强壮的。”田柾国举起手臂并大幅度地弯起来,这动作倒也逗笑了一旁站着的金泰亨,完全没注意到距离他们最近的二号摄影机正在照他们。
   
“欢迎他们,我们许久不见的防弹少年团!”
“2,3,防弹,大家好,我们是防弹少年团。”
    
“大家都很有精神呢。哎一古,我们柾国儿今天戴了副眼镜呢,很可爱,十分适合耶。”
    
由于近视度数有些过高的缘故,公司没有勉强cody为田柾国准备隐形眼镜。金南俊特意找了天带着小孩出门,去了他最常光顾的那间眼镜行,让人替他配副新眼镜,圆框的眼镜十分衬他的脸,几个人看了都夸赞不停。
   
“啊,谢谢。”田柾国不好意思地笑笑,习惯性地微微低下头,手指稍微并拢盖在嘴前。
  
“现在是全团都当完兵的状态了呢,除了柾国儿因为有些缘故,所以没有服兵役,对吧?”
他点点头,举起手小小地比划了下,“是的,因为一些缘故,有些可惜错失了为国效力的机会。”
      
“人没事最重要了呢。”
“是,现在很健康喔。”小孩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看的镜头没有错误之后才用力地再次点头。
    
“虽然目前还没有回归的打算,但是柾国儿恢复得很好,我们也都很好,所以各位不要太担心。”金泰亨就坐在小孩旁边,他也看向同一台摄影机,一同和田柾国冲着镜头微笑。
   
   
上半段录程很愉快,除了节目以往的安排,也因为他们久违的露面特意添加了新的游戏。都录四十分钟有了,朴智旻才在主持和郑号锡的谈话间察觉这次录影将会分成两集播出,傻笑的模样还被调侃说一时间回去刚出道没多久那时候了。
  
谈笑之间,闵玧其还是注意上田柾国不断喝水的举动,凑身问还好吗,碍于还在录影小孩只能小动作地摇摇头,小声地回一句不太好。
    
即便随机舞蹈的过程他没有参与,但头昏脑胀还是不安分地窜出,他只能不停灌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至于在镜头前败下阵。
   
闵玧其将他一直握在手里水瓶取走,开瓶喝了一口后才放在椅子边上。和场外的宋浩范对上眼时,小幅度地皱眉摇头。
   
那哥照顾他们多长时间了,这种程度的暗号还是懂的,挪身和制作PD说一声,到一个段落便喊了停止录制。
   
刚想要扶着人起身,田柾国就腿软摔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吓得两位前辈几乎是跳起来要查看状况。
   
“啊,对不起。”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抬手握住金泰亨的手臂站了起来,然后一再重复着鞠躬的动作。
    
看着宋浩范和几个工作人员扶着田柾国走出摄影棚,郑号锡才回过神走近摄影机后方的导演,“如果刚刚还有在录影的话,能不能不要编辑进去?拜托您了。”
    
站在闪光灯前,他们必须做到的是交给镜头一百二十分完美的自己,毕竟那些总是大声喊着自己名字的粉丝们希望看到的肯定是灿烂笑着的他们。
   
他们亦是如此。
    
希望能将最好的那一面留给最重要的那些人,让他们攀上高峰的那些人。他们的想法是这样,田柾国更是。
   
   
    
朴智旻的弟弟和他说过,艺人真厉害啊,即便出了什么状况还是能冷静得像没发生一样去面对。
    
正如他说的,几个人像刚刚并没有中断录影似的,在前辈向观众们说明致歉后继续进行着拍摄,有说有笑的。
    
直到正式录制完毕他们才卸下那副微笑面具,其中最明显的是郑号锡。他看不惯小孩不舒服的模样,急救的阴影比起恶梦还要挥之不去。
    
和导演以及前辈们道谢后便直往休息室走,闵玧其的步伐跨得比谁都要来得大。
     
打开门,田柾国平躺在几张并拢的椅子上,头顶敷着一条沾了温水的毛巾。朴智旻走近蹲在人身边,取开了毛巾,用手覆上对方的额头,“还好吗?”
   
“好多了。”听到声音,他才睁开眼,缓缓地坐起身,“对不起,害录影中断了。”
  
那句话是对着金南俊说的,但金泰亨却抢先一步替他回话,“你没事就好啦。”
    
金南俊脾气向来好,这回他也应允着,“你没事就好。”
    
“我回去再熬个鸡汤给你补一补。”金硕珍揉乱了小孩的头发,硬是挤出一个说不上来难看的笑容,“等会儿我背你回去吧。”
      
“我好得很!”语落,田柾国还举起手臂,拍拍自己二头肌的位置,“我去和前辈们道个歉。”
          
等田柾国的身影消失在休息室后金泰亨才看向金硕珍,“哥,你刚刚的笑真的很难看。”
   
   
“...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完美抱歉了。”
“你那样的语气我不是很喜欢——”
   
   
“都停了吧。有什么值得吵的。”見他俩一副要吵起来的样子,闵玧其出了声打断了这场无谓的争执。
   
气氛突然静了下来,连工作人员频繁的脚步声也变得多余,刚要吵起来的两个人对看了一眼也没再多说些什么,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
    
朴智旻和帮忙补妆的姐姐说了一声便离开休息室,才过了一个转角就看到田柾国的身影,他正向导演频频鞠躬道歉。
   
他们不常上综艺节目,平时拍摄的都是熟悉的剧组人员,不知道导演会不会刁难他,会不会把对他的印象画上一个大X。
    
大概是因为担心的事一件件堆了起来,舍不得的情绪也慢慢地溢出来。回去休息室还得面对那死气沉沉的状态,但上前搭话也不是。还在犹豫期间平时替田柾国整理妆容的cody就撞了上来,她神情有些着急,问了才知道小孩忘了带上眼镜,怕看不清楚一会儿摔跤了。
   
本来想替她拿过去给人,但后来他还是让开道,选择了去边上抽根菸。
      
    
刚点上菸金南俊就打了电话管他该回去了,收拾完就准备下班回家。回了一句才切断电话,转了身想把手指掐着的菸给熄了,但刚抬起视线,反射动作便是愣在原地。
     
田柾国站得位置距离朴智旻并不算太远,“哥为什么又抽菸了?”
      
“...我没有抽。”手里的菸一口都还没吸上,被这样一说还有些委屈。朴智旻熄了菸,向田柾国走去,“走吧,等会回家去了。”
      
他的衣服沾染上了一股菸味,但不是很重。
        
还以为田柾国是在等朴智旻一块走,但等脚步都超过了,人还在原地,回过头踏了几步走回去。
      
“还不舒服吗,要不要再去医院检查?”问着,他再一次抬起手覆上对方的额头确认温度正常与否。
       
“没有,很好的!”田柾国摇摇头又点点头,怕对方不相信,甚至笑开嘴,开玩笑地推了把朴智旻便往休息室方向溜了。
   
            
他的确很好。他记着,该这么想。
    
    
   
   
“突然让你长时间录影,是不是很累?”金硕珍抬起手揉了揉田柾国的脖子。
    
田柾国停了游戏才看向他,并摇摇头说道:“好久没有面对摄影机,好不习惯。”说完,他还笑了,“像刚出道一样。”
    
“明天没有通告,在家好好休息吧。”还以为闵玧其闭着眼睛是睡着了,突然开口倒吓着坐在一旁的朴智旻。
    
田柾国并不知道金硕珍和金泰亨差点吵起来的事,但闵玧其正不高兴任谁都感受得出。他习惯性地对着人噘起嘴撒娇,毕竟哥哥们总吃这一套,“又休息...我已经休息很久啦。”
   
但或许算是个例外,没有人为这句话做出回应,闵玧其依旧闭着眼睛,郑号锡戴着耳机,金泰亨专注在游戏上,而金南俊坐在副驾驶座,他正看着窗外,脸上只有猜不透的面无表情。
    
“...要不然哥哥带你出去玩吧?”朴智旻从后排座椅探头至前排,语气中参了点兴奋。
    
这一次有人开口了,金南俊说的话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仅仅一声好好休息吧。
    
   
   
   
   
“柾国儿,硕珍哥炖了鸡汤,喝点吗?”朴智旻是看门缝还亮着灯才进门的,和田柾国对视了一眼后,对方就转了身留个背影给自己。
    
“明天再喝吧,我想睡觉了。”
    
“那得把头发擦乾才行啊,我帮你吧。”小孩一副就是在赌气的样子,朴智旻也不管,阖上门便走到床边坐下再伸过手接毛巾。
    
“我等等会吹啦。”田柾国摆了摆手,又转了半圈,丝毫不愿意露脸给对方看。
    
朴智旻叹了口气,没再顺着小孩子的脾气逕自取走毛巾,“我们这样算是在吵架吗?”
    
“在气南俊哥?玧其哥?还是所有哥哥都很讨厌啊?”他跪在床上替人擦头发,偶尔擦过皮肤的指尖还带着一丝凉意。
    
“没有。”
   
“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好好休息,今天真的吓到我们了。”对方并没有回应,朴智旻像在自言自语似的。
    
“我明天偷偷带你出去吧。我们回去釜山,上一次说好的。”
    
    
毛巾还是不太管用,最后还是拿了吹风机。轰隆声毫不保留的在耳边响着,田柾国却昏昏欲睡,频频点着头。关了电源,总算是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不算整齐的呼吸声。
    
扶着人躺下,也在还绰绰有余的床铺上找了个位子。
    
朴智旻悄悄地将手覆上田柾国的腰侧,不着痕迹地将人搂得离自己近一些,他却难得浅眠,明明刚刚吹风机的声音都没能吵醒他的,“哥?”
   
“吵醒你了吗?对不起,你继续睡喔。”
    
“哥,对不起...”
   
大概是在为录影的事道歉,脑筋转得迅速却还是顿了好一会。田柾国在说完那句话后就没再出声。睡了吧,他想。
    
朴智旻盯着微微被风带起的窗帘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也困了。
    
   
        
   

评论(8)
热度(57)
2018-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