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少年与海》(八)

• 旻国为主,all果为辅,雷者自行右转
• 我认为创作像是一台列车,有过客也有打算一路坐到终点站的乘客,有还没有购票的也有根本没打算乘车的。但那又如何,创作像台列车,等到燃油耗尽的那一天才会停下,创作也是如此。
   
    

前一章

  
  
   
(八)
   
    
  
   
   
天亮得很早,订好时间的闹钟还没响,天就将灯给打上了。
    
朴智旻几乎是太阳刚探头就醒了,但他没有立刻起床去洗漱,一是田柾国还躺在自己手臂上,要现在起床他肯定会一并被吵醒。二是这姿势经过一个晚上,手臂早麻了,要抽一时也抽不走。
    
他缓了好一会,打了两个哈欠,才小心翼翼地抽出手,替人盖好被子,再轻手轻脚地离开,回他和郑号锡的房间。
     
郑号锡背对着自己的床睡得熟,甚至出了一点鼾声,即便如此朴智旻还是怕吵醒对方,拿件衣服都格外小心。
     
整顿好自己才走回去弟弟房间。他在床边坐下,揉了揉被田柾国睡乱的前发,“柾国儿,先起床吧,车上可以再睡会。”
   
田柾国难得醒得快,也没再多赖床,顶着一头杂草般的头发显得格外可爱。
   
   
和保安叔叔打招呼之余,田柾国拿了朴智旻放在外套口袋的钥匙先往车库走去,那停了台金硕珍在前年买的车,手里的钥匙自然也是他的。
     
“啊,我还没有坐过智旻xi开的车。”
    
车门都关上了,田柾国的一句话又使朴智旻离开前座,打开后座的门,再三确认田柾国是否有繫上安全带。
    
“柾国儿的第一次乘车体验,得留下好印象才行。”他笑着抬手揉乱田柾国的前发才带上门,坐回驾驶座并发动引擎。
    
他用车上的音响播了电台的歌,幸好这个时间点没有尽是播送些怀旧老歌,而是两个人都能轻轻哼出旋律的曲子。倚在方向盘上的手指跟着节奏小动作地点着,后头的田柾国也小声地唱着,但大概是不太记得歌词,唱出来都有些含糊。
    
几首歌过去,没再听到田柾国的哼歌声,本以为是睡着了,从后照镜往后一瞧,他没阖上眼,只是静静地透过玻璃车窗望着沿途景色。
    
往釜山的路途还远着。
   
   
“等等休息站停会好不好?我们买个東西吃,快饿死了。”朴智旻借着后照镜冲着后座的田柾国挑了挑眉,怕对方不答应似的,还添了点撒娇语气进话里头。
   
“好啊。”
    
朴智旻停好车,让田柾国先去挑自己想吃的,顺带帮他带一份,他想去趟厕所。田柾国点点头答应了,把连帽拉上便下车往便利店方向走去。
    
见人走远了他才熄了引擎,倚在车边,从口袋里掏出几乎要空了的菸盒。
    
刚从宿舍离开没多久,金硕珍就打过他的电话,或许是郑号锡在他进房换衣服时便醒了,只是一直没出声喊他,甚至配合他演了齣戏。
    
他一通也没有接,早在第一通便将手机萤幕朝下并反手开了静音。到现在他才有想法拨通电话回去报一切安好。
    
最新的一则未接来电来自闵玧其,朴智旻没多想便点了手指,反正回拨给哪个成员都一样,就连同龄的金泰亨肯定也会骂他。
    
“柾国在你那?”没一会电话就通了,另一头传来的声音比平常还要哑,大概是刚起床没多久。
    
“...是我的主意,哥你别对他生气。”
    
“没生气。”
    
没等到预想中的挨骂,闵玧其只留了句好好照顾他便率先挂了电话。朴智旻顿了好一会才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手指夹着的菸没吸上几口却燃烧得差不多到尽头,险些烫手。
    
    
    
  
   
*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太阳还是高挂在天上,没有任何理由能打消它的热情。成员们全躲在屋檐的阴影底下避暑,少了夏日该有的活力。
    
朴智旻瘪瘪嘴,近在眼前的大海却没一个人愿意陪他一块去踩水,连金泰亨也摊在躺椅上,用全身动作在表现他想睡个午觉这件事。
    
才想着放弃,回去屋内冲澡时田柾国就走到朴智旻面前,胸前还挂着那台宝贝相机,“哥,我们去玩水吗?”
      
“...柾国儿难道会读心吗!走!”
    
   
海水很冰,和区区一台手拿型电扇根本无法相比。朴智旻将凉鞋脱在不远处,脚踩着冰凉的海水,冲着还在原处的金南俊大声炫耀海水有多么凉快,也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见。
   
田柾国举着相机一个劲儿地向着朴智旻拍,他们也习惯了,甚至在镜头前搞鬼扮丑。等拍累了,才放下相机,踩着朴智旻的影子往前走。
     
他记得,还是练习生时他也常这样走在朴智旻身后。
    
朴智旻加入得晚,一开始他们的感情并没有现在这样子要好,要说生疏也不是,像刻意地错开。或许朴智旻是讨厌他,他曾经这样想过。
    
大概是因为同是釜山来的哥哥,身上总有股家乡的味道,特别熟悉,虽然这话被金泰亨连笑了三天三夜。
    
有时郑号锡先回宿舍,练习室只剩下田柾国和朴智旻两个人负责收拾锁门,回家的那段路总会特别尴尬。田柾国觉得走在大自己两岁的哥哥前面又显得太不礼貌,但并排走也不是办法,于是最后选择了跟在他身后。
    
视线还盯着映在海面上的阴影,往前踏了一步,再抬起眼便对上朴智旻那双微笑眼睛。他也笑了,金色的阳光使他那几乎掉光色的头发沾染上了一层金黄。
   
   
   
   
田柾国一屁股坐在沙滩上,距离海还有十多个步伐,浪花沖不过来。朴智旻把车子停好了才过来,凑身在他身后坐下,特意买得大尺寸的飞行外套用拥抱的方式阻挡起频频吹来的海风,画面还挺好笑的。
   
“不踩踩水吗?”
    
“太冷了。”田柾国摇摇头,接着叹了口气,“大概是老了吧。”
    
“真该庆幸珍哥不在这里,但我会帮你转达我们忙内嫌弃自己老了。”朴智旻没有多余的手可以捏捏弟弟的脸颊,只好带着人左右晃着身体,像个不倒翁。
    
“要回家一趟吗?”
    
田柾国还在ICU里时,田父田母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待在外头,恨不得时间走得快一点,会诊时间能赶紧到。等情况稳定后他也没见过几次父母,所有记忆都随着昏沉一块进入梦乡。再醒来时床头柜上会多一盘水果,地上会多出一盆已然凉掉的温水,他总和家人错开。
     
田柾贤有次抱着一幅画来,从太阳还高挂在天上直至它西下,只为了田柾国能赶紧脱离梦魇,看他亲哥一眼,陪他说上一句话。好在田柾国没有辜负他的期待,那是他清醒最长的一段时间。
   
那会田柾贤正打着盹,听了床头好几声沙哑的哥哥才惊醒过来,赶紧扶人起身喝杯水润润喉。见人意识还算清楚,才拿起被搁在一旁许久的画展示给田柾国看,“你看看,好不好看?”
   
“好看,哥的画功好像更进步了。”他笑了,和画中的田柾国笑得一个样子,唯独少了画里的生气,笑容并没有遮掩掉病痛留下的痕迹,时间赠与给他的沧桑。
   
“送给你好不好?让你挂在房间墙上,看到它就天天想起哥哥。”
   
“当然好。”没卸下微笑,甚至加大了嘴角的幅度。他伸手接过画,把它捧在怀里,多看了几眼又忍不住笑了,还以为有多么自恋,但实际上只不过是特别珍惜。
    
想了想,田柾国摇了头,没想到这个时节海风吹起来还是特别冷的,手心迟迟无法回暖,“我只想看看海,再一会我们就回去吧,好不好?”
  
朴智旻没有出声回应,沉默自然便是默许。
   
他们待到太阳西下,海面上原先闪着的光点渐渐不再显眼时才离开。田柾国在太阳最靠近水平线时拍了几张照,出门太匆忙没带上单反,朴智旻觉得有些可惜,他却认为无所谓,最后留下的不是记忆而是相片,用什么拍都一样。真要说可惜是忘了带朴智旻那台拍立得,起码还能写上什么日子什么时间,与谁在什么地方又做了什么事。
    
    
   
   
  
   
要问郑号锡讨厌什么,他想了想,回答是讨厌弟弟受苦。
    
他的胆子并不大,怕虫怕鬼......但从来没想过他也怕人,害怕失去一个人。
    
在接到通知说田柾国出了严重的车祸时他没有哭,在紧急抢救回来的那一刻他没有哭,察觉田柾国因为长期卧床而无法正常行走时他更没有哭,只是惊慌。
   
但看着人咬着牙和复健师一次次要求延长复健时间,他没忍住,在走廊上哭得痛彻心扉。
    
出院当晚他也哭得特别惨,朴智旻刚进房就看到他哥无声地掉眼泪,眼睛都肿了。
    
“呀,智旻啊。”他缓了好一会才抑制住颤抖的声线,说出口的话带着重重的鼻音,“我真的好怕会失去他,真的,真的很怕。”
    
“...哥你想什么呢?柾国儿现在好好的,别胡思乱想。”朴智旻还站在门口,他想好好得安慰对方,给郑号锡一点定心的勇气,可他也发现自己拥有的并不足以分享给人。
    
“我知道,可是就因为知道所以才怕。怕是梦...智旻啊你打我一下吧?试试会不会疼,嗯?”说着,郑号锡伸出手,将白花花的手臂现在空气中。
    
“不是梦啊哥。”
    
“不是说了防弹聚生分死,我们现在正在一起,怎么会是梦?”
    
朴智旻也想过,会不会这一切美好是暂时的,是一场空,一场美梦。但如果这真是梦,那绝不会是美梦,而会成了在每一个夜晚折磨自己的梦魇,像冷血的肉食动物不断啃食仅存的理智。
   
他没经历过田柾国那段似是童话中睡美人般的日子,可他知道没有任何一位成员能笑着坦然面对。
    
闵玧其在难得的通话里告诉自己他失眠了,肯定是田柾国那小子抢走了他无上限的睡意。该是打趣的语气,听得心里头却没来由泛起苦涩,朴智旻只能笑,笑说那小子真不应该。
    
“是啊,他特别不应该。”好一会闵玧其的声音才又从另一头传过来,伴随着不大清楚的脚步声,他大概是站在走廊处拨那通电话的。
   
    
   
    
  
吃了晚饭才回去首尔,在临走前,他们在车门关上前交换了一个吻,那还是第一次。
    
见田柾国耳朵都红了,朴智旻才带着满得要溢出的笑意走回驾驶座。
   
但后来全程小孩都没和他说一句话,问他事情也吝啬得只回应嗯啊喔三个语助词。跟他闹脾气呢,他想。
    
“我可没有偷袭你啊,不准去告状,听到没?”故意带了点威胁的语气去问话,不是想表示威严只是开开玩笑。
    
“...不会啦。”说完,田柾国匆匆地从口袋里掏出耳机线,开了音乐后就阖上眼皮,表明了不想和你说话。
   

    

   

评论(13)
热度(54)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