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要张得多开才能拥抱下一整片天空

《流鼻水记得别用手擦》

• 糖果cp
• 一位姑娘点的文。你们能知道点文之后还文的结果是这种沙雕文了。
• 1000字我打得很开心哈
 
  
  
   
 
  
田柾国正在生气。
   
身为局外人的金南俊神经再像金泰亨那样大条也感觉得到,但自然不知道原因,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哄一哄这种事还是交给同年的那位亲故吧。他可厉害了。
   
  
事是这么想,但郑号锡倒没什么动作,只像平常一样逗逗孩子,关心肚子饿不饿,要不要一块去练舞。
  
还小的时候田柾国要是闹别扭了,会把自己关在房里与世隔绝,深怕哥哥们来安慰还把门给锁上。
但年纪长了,生气这件事他倒是放开了,生一个人的气,直接牵连上其他五个人。
  
也难怪有句话叫1即是7呢。
   
   
  
今早结束打歌舞台过后有场签售会,保母车分成了两台,田柾国唰地拉开车门,朴智旻手臂连抬都还没抬,门又唰地关上。
  
“...”
  
大脑快速得运转,朴智旻最近并没有惹孩子不高兴,毕竟彩排时候他还和自己玩得很愉快。一旁的金南俊最不可能成为嫌疑人,那么就只有后座不时吸鼻子的那位了。
   
“...玧其哥,你惹柾国生气了?”朴智旻抽了张纸巾给对方,手肘支在椅背上,等着人回覆。
   
“嗯。”
   
你和他吵架吵就吵。我坐前座呢,被关门的感受鬼才喜欢。
  
“这样啊...不哄哄吗?”
“我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
  
“那真麻烦...哈哈”朴智旻活了近25年还是得对比自己年长两岁的哥哥低头,这是无可奈何的。
  
 
 
事实上田柾国生气的原因闵玧其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他还没打算去安抚。
 
田柾国能为了食物和金硕珍吵架,能因为游戏和金泰亨几乎要打起来,也能因为没睡饱所以冲着郑号锡发脾气,但这些对上闵玧其也就只是孩子性的撒娇。
  
那么最终理由只剩从上个礼拜就赶孩子回他自个儿房间睡,还不让他进工作室。
  
并不是玛丽苏文学里常上演的分手戏码,只不过是因为闵玧其感冒了,平时就罢了,但现在是打歌期,田柾国又是主唱。
闵玧其不介意会不会因为沙哑而造成走音甚至破音,但他知道田柾国会因为一小失误而内疚一长时间。
  
所以在田柾国抱着枕头敲门时,他打开门的第一句话便是“今天不一起睡了。”
  
每一天都这样丢上同样一句话,自然成了现在这状况。
 
想着,闵玧其又吸了次鼻子。
  
  
 
  
打歌期结束,困扰闵玧其已久的感冒也跟着离去。不过换了个人时不时打喷嚏,频率高得金泰亨都能猜到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柾国儿是感冒了吧?”朴智旻递了张卫生纸过去,先是一脸担忧再笑得满脸宠溺,不得不夸他们宝贝弟弟连打喷嚏都这么可爱。
 
“应该是过敏吧...”话刚说完,又打了个喷嚏。
  
“感冒就早点去休息。”说这句话时闵玧其视线连抬都没抬,直盯着眼前的手机萤幕,所谓科技冷漠。
  
小田同学依旧不愿意和闵玧其说话,只是在起身回房前狠狠地瞪大了那双原本就很大的眼睛。至于闵玧其有没有看在眼里,他才不在乎。
  
刚在堆满衣服的床铺清了个空位给自己躺下,另一侧便陷下。
  
还以为是95生的哪位哥又来他房间凑热闹,谁知道一转头对上的不是金泰亨的长睫毛也不是朴智旻的微笑眼睛,是闵玧其的睡脸。
  
“你起来。”
 
话传到耳里,闵玧其真撑开眼皮了,“你刚刚是对我说平语了?”
 
“...听错了。”
  
“为什么赶我走?不喜欢我啦?嗯?”是丢了几个问句给对方可却没留时间让人有回答的余地,“前阵子没和你睡,还不让你进工作室,哥哥道歉。因为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给你。”
 
“...我也感冒了。”田柾国吸了吸鼻子,当然不是被这番话感动,是因为伤风感冒流鼻水。
  
“没事啊,打歌不是结束了吗?没顾虑。”
  
闵玧其从床头柜上的纸盒抽了张纸巾,嫌弃地在田柾国鼻子上揉了揉,擦干净鼻涕了,又是原来干净的小宝贝。
 
“感冒嘛,运动流汗好得快,听过没?”

评论(7)
热度(40)

© 27片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